掌珠公主_御书屋

      开元十二年,冬。
    窗外,雪片掺和着细雨像低泣般从天空洒下来。
    盛开的梅花被雨雪压低了头,厚厚的冰霜结在枝头。府道上的下人嘴里哈着白气儿,穿着厚重的冬服清扫着积雪。
    屋内,炭火已经燃尽,寒意渗道骨子里,令人的四肢百骸都冻得僵硬。
    披着雪白狐裘的少女坐在窗边,她的脸已经被灌进窗内的风霜吹得凉透,一张本是艳红的绛唇已经变得又白又紫。
    “公主,外边天太冷,咱们还是把窗子关上罢”,侍女初兰小心翼翼得走上跟前。
    少女闻言,轻薄的身子转过来,一张脸未施粉黛却是芳容妖娆,妩媚纤弱。
    她便是禹国第一美人之称的掌珠公主,倾城艳颜,遗世独立。
    初兰自惭形秽地低下头,“公主莫要着凉了。”说完,便把窗户关上。
    掌珠公主寄容回过神来,嘴上仰起一丝自嘲的冷笑,只见她莞尔道“亡国公主也算公主吗?”
    她的声音妩媚摄人,只可惜浸了十分的寒意。
    少女媚骨天成,绝世容颜带着一股异国的艳色,任谁见了都不由的心头浮起“尤物”两字。
    初兰听到她这么一说,鼻头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您永远是奴婢的公主”
    “好了,以后莫要这么叫我了,即使我还是公主,但是现在也该改口了”
    是了,她如今已经是”嫁”到景国,成了御贤王的妾。
    “是,夫人”话语里带着哽咽,眼泪抑制不住的往下流,初兰用手揩掉眼角的泪,随后又道“夫人一定要保重好身体,奴婢··奴婢就剩夫人您了”
    一月前,禹国被灭,景禹两国合并为景。
    禹国皇帝贤怀王与皇后沦为阶下囚,其余整个王族皆贬为流民,逐出境外。而禹国的前朝公主寄容,沦为战利品押送到御贤王府。
    叁日后,寄容没等到处死的消息,反而传来旨意封她为妾,纳入御贤王府。
    为妾?这对于一个地位尊贵的公主来说就是耻辱,还不如一头撞死来的痛快。可惜她还不能,只要父王和母后还活着,她就绝对不能有死的念头。
    御贤王,景傲,二十有八,是当今皇上的胞弟。骁勇善战的武将,手握景国叁分之一的兵权,他用兵灵活注重方略,有勇有谋,这次吞并禹国之战就是由他率领。
    他是唯一一个手握大权而不被皇上忌讳的人,当初的争夺皇位之际,四面楚歌暗箭难防,危险之时他帮当今圣上挡过一记血刀,从此皇帝便对他心无芥蒂,他乃事整个景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之人。
    世人皆知她虽为前朝公主,可地位却连普通百姓都不如,眼下这女子竟被御贤王纳入王府为妾,京城众女子纷纷咬牙切齿,泣涕连连。
    凭什么一个阶下囚能夺得王府后宫的一席之地?
    把御贤王的身份地位抛开不说,单单是那张长得人神共愤的脸,就能让京城所有女子趋之如鹜,甘之如饴拜倒在他的神颜之下。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