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竟是这般自私,只顾自己爽了就成?_御书屋

      “还没完吗?”
    寄容浑身瘫软如泥,明明自己没花什么力气,但是总感觉浑身无力。
    “公主竟是这般自私,只顾自己爽了就成?”
    “你怎么硬得这么快·····”
    寄容欲哭无泪,他那处刚软下不久,这会儿突然又变得这么硬?
    他的棒身蹭着一片泥泞的花心,花径口汨汨涌出新的蜜液。
    ”你这花心不也是湿的挺快的?”他声音里带着克制。
    圆滑的龟头不小心滑到洞里,四面八方的软肉把它包裹住,他爽地低吟了一声。
    这穴儿真是让人欲罢不能!龟头被夹在她的嫩穴里,他干脆浅浅地抽动着。虽然他很想朝她的花心狠狠捅进去,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人才刚到手,不能急。
    寄容虽然对床第之事一片白纸,但是也知道女子那处有一层膜,只要捅破那处便会成为真正的女人,她的花穴用力的收缩着,害怕他一不小心把膜捅破。
    “嘶,别夹”
    察觉到少女的紧绷,他咬牙切齿的说。随后他又道“放松点,你穴儿这般紧把我夹得动不了,我若射不出来,到时候公主只好用别处了”
    男人的声线低迷,冷然威胁道。
    听见他这么说,寄容赶紧卸了些力,刚才用手帮他,手指发麻都感觉还记忆犹新,这会儿她可不想再来一次。
    “那你快点儿”
    景傲不回她的话,眼眸黑得深沉,他紧紧盯着两人交合的地方,眼底的欲火灼的旺盛,这回一定要好好扳回一把!
    寄容面色难耐,哪里知道男人心里在想着这些。穴儿酥麻的感觉又来了,被抛上云端再狠狠跌落的感觉太让人欲罢不能了,她有些害怕起来。
    翌日。
    日晒叁更,她才醒来。
    身边早已是空无一人,窗外的久违的阳光刺痛她的眼,她用手遮挡住双眸,挣扎起身。
    “嘶”
    她冷吸了口气,两腿间有肿痛传来,她回想起昨晚,两人竟是又折腾了半个多时辰。
    得知他好了之后,她就彻底地沉睡过去,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下身有温热的触感,奈何眼皮太沉,一睁眼已是天明。
    “奴婢给夫人请安”
    初兰向她请安,面露自责。
    “你被人欺负了?”
    看她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寄容出口问道。
    “夫人,都怪初兰没用!”说完,豆大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昨晚被锦兰拖着走出去就再也进不来,直到今早禁令才解除,她一晚上都没睡好一直担心着。眼下夫人还有故意打趣她,她心里更是难过了。
    “夫人有什么怨恨都跟奴婢说吧,憋在心里会容易生病的”她哽咽。
    寄容“········”
    语塞过后,她语气轻缓地说“我没事,景傲没动我,你不必担心”本来她是不想解释的,但是眼下初兰一脸焦急担心的模样让她心头所动,这个丫头倒是忠心耿耿,让她欣慰不少。
    “嘘,夫人以后莫要只称王爷名讳,这府里的下人咱们一个都不能信”初兰紧张地朝门口看去,小声地对她说。
    “好···”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