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药(H)_御书屋

      “本王如何?”
    他站在她身前,睥睨天下的神情。
    “·········”
    寄容不答,沉着脸把头撇开,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单单站在那里就能让人双腿发颤。
    “来”
    景傲背对她走到床前坐下,寄容虽有疑惑但是也乖乖的跟了过去。
    “把裤子脱了”
    他的声音有点低哑,同时还着说不出的魅惑。
    一句话,惊得寄容急忙往后退,片刻,她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脸上硬是挤出一抹自认为端庄大气的表情“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王爷莫不是要白日宣淫不成?”
    这句话本是踩在道德的制高点,震慑力十足,不知怎的从她嘴里说出就带了一丝俏皮可爱,让人听着一点威压都没有。
    看着她故作姿态的模样,他眼眸滑过戏虐,“公主可真是本王肚子里的蛔虫啊”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胸前的衣扣上。
    “不····不要!我还没吃饭,身上没力气呢”
    她声音尾调上扬,像是带了个小勾子。
    景傲的心被她吊得砰砰直跳,他把声音压低几分,平息内心的悸动。
    “公主哪里需要出力?躺着就行”
    说罢,他直起身长臂一仰,人被他推到了床榻上。
    得知自己终究是逃不过了,她干脆躺在床上眼睛一闭,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身子紧绷。
    看着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景傲扶额,他的手从胸前滑到内袋,伸出来时手上多了一个青花瓷瓶。
    寄容的裤子被他强行脱下,大片雪色让他耳朵有点发烫。本想安安静静的帮她把药上了,谁知
    “不,不要看!”意识到自己下半身被他脱得一丝不挂,寄容又羞又恼的喊出声,这御贤王怎么能如此禽兽!
    “果然是金枝玉叶啊,”
    听到她反抗,景傲的心情变的欢畅,他用自己的大掌放肆的将她身下每一寸肌肤都抚摸一遍,他的手指在掠过她敏感的私处时能感觉到她全身颤了一下,他更是故意绕着那块粉色水穴来回抚摸,“就连这处,都是娇嫩得紧”
    果然,她的双腿间的花瓣有些肿胀泛红,仔细一看有一处竟是破了皮,他用指腹前后翻动着娇花,仔细检查着。就连藏在皮肉下的小花蒂都不放过。
    手里的瓷瓶被他打开,他用手指沾了沾,浓稠乳黄色质地的软膏覆在指尖上,就着软膏,他把她阴唇的每一处都抹上。
    “唔,好痒,你....你给我抹了什么?”寄容咬着唇娇声问道。
    痒?这个症状太医可不曾说过,只怕痒的是别处吧?
    “这是消肿的药,听说还有止痒的功效,公主痒的是何处?让本王,帮你涂上”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好似一只狡猾的狐狸。
    “嗯?是这里吗?”
    “啊....”
    寄容羞赧地摇摇头,感觉到他粗糙的指腹在嫩穴里按压转动,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从体内流出。
    “原来不是啊,那本王再找找”他的声音带着遗憾,手指往四壁摩挲,好似真的在帮她找那处痒的地方。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