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_御书屋

      “小姐小姐,糖炒板栗要不要来一份?”
    “那就来一份吧”
    “好嘞”
    “哟这位小姐可真是美貌天线,咱们铺子里新上了一套发饰跟您的气质绝对搭!要不要进来看看?”
    “好,我们进去看看”
    ·······
    “夫人··不是··小姐,咱们能不能不要再买了,我看那侍卫都要拿不动了”初兰凑到她耳边一边说一边回头往身后瞟。
    侍卫身上提着的东西都快要没过他的头顶了,在这样下去还怎么保护她们家夫人。
    “待会儿我进那家甜点铺子里,你让他先回去放东西知道了吗?”寄容指着前方那一颗大榕树旁的铺子声音压低轻声说。
    听到她这么一说,初兰顿时恍然大悟,她激动的点了点头。
    待两个走到说好的甜点铺前,寄容一个人走了进去,丫鬟初兰把侍卫拦住对他吩咐道“你先回去放东西吧,我和小姐在此处等你”。
    侍卫面无表情地想把身上的大件儿小件儿放下,身型刚动,初兰突然咋咋呼呼喊起来“那是小姐最喜欢的琉璃盏,若是摔破了怎么办!还有这些··这些,都不能放在地上!”
    她双手出叉着腰,趾高气扬。
    卫青颇为无奈,想他可是王爷身边最得力的侍卫,杀人如砍麻瓜的双手竟是用力提这些没用的东西,就连一个婢女都能对他指手画脚,此刻他只想仰天哀嚎。
    看他不为所动的的模样,初兰只好僵着一张脸,语气颇为不耐烦,“你提着这些东西走路都难还怎么保护小姐?若是小姐路上碰到个叁长两短你可怎么交代?我们就在此处等你,你快去快回!”
    卫青站在原地思忖片刻,她的话也不是并无道理,这处与御贤王府也不算远,两个弱女子也干不出翻天的事儿来,他声音沙哑混沌,像是生锈的铁链“我去去就回”
    说完,人在眼前瞬间没了影儿。
    窄巷里。
    “嘘是我”安王把手从她嘴巴松开。
    “刚才多有冒犯”
    “没事没事··”她喘着白气儿,刚才一只手捂住从身后捂住她的嘴巴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侍卫刚走很快就回来,我们长话短说。”
    “喃喃,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寄容神色恍惚,喃喃是自己的小名,宫里的亲近之人都会这么叫她。许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唤自己,再次听到倒是让她眼眶有些许湿润。
    上一次见面他还是质子,现在两人身份相反,寄容心里一片唏嘘。
    “你找我来是为了何事?”
    “我···你可愿意离开此地?”
    “安王说的可是御贤王府?”
    “离开这皇都,我可以助你逃出去”
    “逃?”她的眼里带着一抹哀伤自嘲,“我能逃到哪里去?”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
    “那我的父王母后怎么办?”
    “他们···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只要他俩肯低头,皇帝会顾及皇室脸面,把他们安顿好的”
    “安顿好···活人能安顿,死人自然也能安顿,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她哽咽,语气十分坚定。
    她又道,“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与父王母后见上一面?”语气急切哀求,仿佛他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