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没喂饱你?_御书屋

      嘀嗒.....
    两人一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享受高潮过后的余韵。
    刚才他说了什么?脑海里的快感太过刺激,寄容已经回忆不起刚才他说的话。
    双眼无神思忖片刻便放弃了,罢了,大概也是些骚话,用不着再去想。
    景傲恢复体力,他将人再次拖下水,用手帮她清洗着穴内残留的浑浊。
    寄容软趴趴地耷拉在他身上,任他去。
    “怎么?刚才不是喊的挺有力气的,这会儿就不行了?”他调侃低笑着,她羞的用牙齿朝他肩膀咬了一口。
    还好力气不大,景傲也不阻止她,这猫儿生气了不让她撒出来可不行。
    穴里的作乱的手伸得愈来愈深,寄容害怕极了他再来一次,急忙说道,“王爷...臣妾有些饿了”
    “刚才没喂饱你?”
    他的眼眸暗色深了一分,初食性,他食髓知味,但是念在她刚破身,他才肯将人了了放过。
    听到这句话,她先是诧异,随后脸颊立刻涨红,这人!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她红着脸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声音带了一丝儿颤栗,“人家说的是肚子饿了...”
    景傲装作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公主下回可要说清楚了”
    能把这句话误解的人就只有你吧!
    寄容气得牙痒痒,推开他的身子往岸上踏去。
    刚跃起半边身子,突然又撤了回来,“王爷先请!”
    “呵,全身上下哪里我没见过”说完他直接一跃而起,垂在双腿间的那物随着他的身体还摆动了下。寄容面上一红赶紧低下头。
    再次抬眼,他已经裹上里衣朝门外走去,“快些,该用晚膳了”
    “好”
    背影消失在门帘,她才肯从水中出来。
    虽然他说的没错,但是主动跟被动是两码事,让她主动将身子光溜溜的展现在他眼前,寄容还是办不到。
    脚刚着地,她一个趔趄,刚准备愈合好的私处这会儿又更是加重了。
    两人一起食过晚膳,景傲进了书房,寄容在屋内踱步想着后日出府策略。
    初兰在边上看着她走来走去,忍不住开口道,“夫人莫慌,您与王爷并未行礼,能不能去参加寿宴还说不定呢.....”
    寄容:.....好像也对
    屋内热气氤氲,她缓缓走向前把窗棂推开,潮湿的泥土气息夹在这梅花香阵阵扑打在脸上,寒风凛冽,发丝拂唇,眼若星辰。
    “夫人可别贪凉,小心高热”
    一语成谶,一柱香的功夫,她便开始眼涨头昏起来。
    “奴婢就说嘛,夫人真是太不小心了!”初兰跑到窗前,上上下下检查缝隙,确认屋外的冷风吹不进来,她才松了口气。
    寄容:....她竟无法反驳,虽然窗外冷意动人,但是也不至于吹了一阵风就能起高热吧?肯定是那会在温泉池跟他闹的时候着凉的!
    真是有苦说不出,她只能躺在床上听着初兰在一旁碎碎念还不能解释,她将手无力地抚上眉心,内心一阵哀嚎。
    “我的头好晕啊,换个帕子吧”
    初兰这才停下嘴,帮她换上新浸湿的帕子后急忙跑去后厨端药。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