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上门_御书屋

      “还想活吗?!”
    “想!..”
    见她服软,景傲才肯放过她,白皙光滑的屁股上多了几道鲜明的手指印儿,刚才也没使多大劲儿,怎的皮肤如此娇贵?
    他眼里闪过一丝懊恼,眼睛瞥向床塌里,最里层一瓶青瓷药瓶埋在被褥边缘,他伸手将东西取来放在鼻间闻了闻,随后手指沾上膏药,均匀涂抹在刚才被打红的臀肉上。
    涂完臀肉,顺便将私花也里里外外也涂了一层,油光莹亮,像是抹上一层诱人的蜜。
    眼下,寄容已经哭得浑身乏力,她眼睛红肿酸涩,双唇泛着水光微嘟,他将人抱起入怀,手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她的背部帮她缓气儿。
    哭吧,哭出来就好受多了。
    “你混蛋!”
    “是是是....”
    “不要...抱我”
    景傲:?要还是不要
    黑夜里的烛火一明一暗的摇曳,伏在胸膛的少女呼吸声趋于平稳,沾着泪水柔顺的睫毛乖巧的落在粉嫩的脸颊上,透着几分不谙世事的纯真。
    若一直都这么乖就好了。
    —————————
    翌日,寄容难得早醒了一回。
    昨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今儿一起来就感觉精神十分抖擞,不知怎的,压在心口的郁气一夜之间散去,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神气十足。
    或许这就是早起的魔力?
    她伸了个懒腰,唤婢女进来洗漱。
    “小姐的高热似乎好多了呢”初兰把手从她额头上挪开,能让公主乖乖吃药,王爷应该花了不少力气吧?
    “是啊,我现在觉得浑身都舒畅”
    初兰看她面若桃花,双眸回盼流波,总感觉哪里发生了变化,要说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傲梅,今日就像是伫立在幽静山谷中,恬静优雅的径直绽放,眼角眉梢都洋溢着一股婉转盛开的气息。
    难不成是王爷的功劳,想到这里她脸颊一红,摇了摇头把脑海中的思绪甩掉,看见夫人精气神都这般好,她也感到高兴。
    食完早膳,暖阳在寒冬天高高挂起,窗外的开的正好的寒梅撒上一抹金粉。
    这么好的天气,再不出去晒晒太阳她自己都要发霉了,刚这么想着。
    “奴婢给郡主请安”
    “郡主吉祥”
    屋外,婢女的声音传了进来。
    郡主?来这干嘛?
    房门被推开,一个打扮雍容的少女,领着两个婢女走了进来。
    “你就是寄容?傲哥哥的妾?”她把妾字念得咬牙切齿,灼灼的目光凝视,仿佛要在她身上烫出一个洞来。
    为首的少女体型有些微胖,本是妙龄女子,头上手上却带了许多雍容华贵的金银首饰,如此显得老气许多。再加上她不加掩饰的厌恶嫉妒之色,寄容的直觉告诉她,来者不善。
    她向初兰睇了个眼色,初兰颔首,步伐悄悄的向门口移去。
    “郡主跟你说话呢!”说完,她的婢女箭步向前,她被推了个踉跄。
    抬首,目光瞥见初兰已不在,她心里松了口气,心里打着鼓分析起局势来。
    门外的婢女眼光闪烁,眼睁睁看着她被欺负,寄容心里划过一阵冷意,她抚平衣袖,对郡主行了个礼,“臣妾初到景国,第一次见到郡主,望郡主多有担待”。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