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ō⒅ℳ.©ōℳ 肉体与水液拍打的声音(微H)_御书屋

      肉体与水液拍打的声音,女人微微的娇喘声,世上最美妙的和弦。
    “你!嗯嗯啊”
    蓦地,他动作突然加快,寄容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撞飞出去,他挺动腰杆用力撞击她体内的最里层的花心。寄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眼见她开始痉挛颤抖,下身的花穴也正在不自觉地的收缩。
    “啊啊啊啊”
    “嗯”
    一声高声娇喊,一声暗哑嘶吼。
    浑浊不堪的液体顺着两人紧密相连的私处汨汨坠下。
    “叭”的一声,像是吸得死死的塞子突然拔出,被塞子堵住的琼脂佳酿倾洒一地。Pο壹8χ.Ⅵρ(po18x.vip)
    随着他的抽出,她四肢无力瘫躺着身子,双眼无神,嘴巴微微翕动像是浅滩上的鱼。
    干完事儿的景傲,此刻才开始小心谨慎起来,她高热刚好,要是再生病可就糟了,他用软裘把人裹住抱回床塌。
    两人清理干净之后平躺在一起,男人一脸餍足,女人低婉又透着几分困倦。
    “不是刚睡醒,怎的又困了?”
    “臣妾就是困嘛”她的嗓子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绵意,景傲听的心里直痒。
    “好好说话”虽然他不介意再来一次,但是看她困倦软绵的模样,明显不会答应。
    寄容:?还不能困了
    眼下不是生气的时候,她现在更在意的是他之前说的那句话,
    “王爷,是不是奴婢童言无忌,禹国才”当初年幼无知正在气头上才说出这句话:想娶我?那就等禹国灭亡再说吧。
    想想虽然不太可能,但是这其中王朝被灭,是不是也有她的一份责任?
    身旁的美人羽睫低垂,眼底有些暗淡懵然。这几日好不容易让她变得鲜活些,这会又变成了当初枯萎恹恹的模样。
    “公主未免太高看自己,国家兴亡从来不会是因为一个女人”禹国之所以是大国,是因为地广人多,人越多兵力,财力自然也会变得越强。
    可惜的是,皇帝昏庸无能,权利更多是掌握在皇权世族身上,世家们拉帮结派只为了争夺更高的权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权欲熏心。
    这也是为何,一个大国能被小国吞并的原因。
    她不会是战争的导火线,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去毁掉她的国家。权利四分五裂的国家被灭是必然的事情,不过,申请当将领统帅确实是有自己的私心。
    他想看她从高高的云端跌落泥潭,想看她绝望怨恨无能为力的模样,昔日高贵尊雅的女人,变成平民被人随意践踏,想想就让人兴奋无比!
    后来后来怎么就把人带回来呢?
    ——
    堂皇富丽的宫殿里,四周一片金色耀耀生辉,他屏气凝神站在殿外就这么呆呆的痴望着她。
    几年未曾相见,她个子窜了不少,五官随着年龄长开来,美得更动人心魄。
    “你是谁?”
    她终于发现他了。
    她有万般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忘了他。
    这双眼留来有什么用?还不如剜去!
    当年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一股恨意快感充斥大脑。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