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破_御书屋

      她试图在他身上找出属于他父王的痕迹,可是,除了神似的那张脸,其他不管怎么看都不像!
    “不!他不是父王!”她的父王高大威武,虽然偶尔会对他流露出严厉之色,但更多的时候是笑吟吟地喊她“喃喃”。
    他喜欢搜罗各国奇趣儿的小玩意儿给她,就为了哄她高兴,每次惹父王生气,他也总是故意板着一张脸哄她和解。
    可是....可是眼前这个人!寄容神情激动,无法将眼前衣衫褴褛的老人跟曾经父亲的角色重迭。
    “喃喃....你受苦了”妇人啜泣,低下头抹着泪。这些日子外边到处传着,昔日高高在上的掌珠公主如今沦为下贱的妾室,那个男人还是她的仇人。
    “不..不,父王母后才受苦了,我一定会把你们救出去的!”
    “喃喃,听母后一句劝,走吧就当作没来过这里”
    寄容身体一震,不敢相信对方赶自己走,心口遏制不住的疼痛“您不认我这个女儿了吗?”
    “对!你走吧!终究是我俩母女缘浅....”从此再也不见。她声音哽咽,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绝情的话语,泪水婆娑的脸庞,寄容怎么也不相信母后说出来的这番话,她一定是被逼的!
    她心里有个仿佛有个制胜的法宝,眼里闪着坚定的光“母后,相信我,一定能把你们救出去的!”
    “..如何救?”
    “我让马...御贤王把你们放出去”
    “傻孩子,你忘了是谁把我们抓起来的吗?”
    “是...”是他。
    “我们的喃喃长大了,父王母后不能再庇佑你了,听说你现在是御贤王的..妾,以后他便是你遮风挡雨的人,若他待你好,我们就知足了”她的手透过冰冷的铁栏,一脸慈爱地摸着她的髻发。
    自己女儿的姿态已经够低了,她不想让她日子更难过。
    “他说,只要肯拟口谕便能出狱,父王为何不拟?”只不过是一道没用的命令罢了,父王已入狱,有谁肯听这个落魄皇帝的话呢?他们想要口谕,拟不就好了?
    “喃喃....事情没那么简单”她嘴巴翕动,不知道从何开始解释。
    倏地,廷尉狱大门传来愤怒彻响的呵斥声“给我滚开,否则莫要怪本王不顾及兄弟情。”
    “就是,皇上寿宴安王竟在此处,莫非是想劫狱不成?”
    “我没有”
    “没有还不滚开?!”看见景顺堵在门口,他里已经去猜到了,寄容十有八九会在里面。
    听到外面的动静,景后大惊失色的问道“喃喃,怎么回事?你是偷偷跑来看我们的?”
    “母后,是孩儿不孝让你们受苦了,帮我跟父王说一声,再等些时日女儿一定能会把你们救出来,你们一定要坚持住!”
    “好..好”景后啜泣哽咽,蓦地,她突兀一说,“如果阿瑾找上你,你千万要小心”
    皇兄?门口的动静越来越大,她不想让母亲看到她即将狼狈的模样。脑子里的疑虑压下,寄容坚决果断的转过身,把满脸的泪水擦拭干净,提着裙裾走向光亮处走去。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