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耐操(H)_御书屋

      随后他将速度慢下来,一下一下地缓缓进出。
    “大不大?”
    同样的话他又问了一遍。
    “大!”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停下来故意威胁她。此时已经在欲望的边缘徘徊,脑子里的快感比理性来的更快。
    “呵,小嘴儿真甜,奖励你!”
    话说完,景傲勇猛地直顶她脆弱敏感的花心,寄容的小腹平坦无赘肉,身子摇曳晃动,可以隐隐看到肚皮上有一处凸起的轮廓。
    “啊...嗯啊...”过于强烈地快感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这个男人太强了,明明才是第几次做?他就能每次律动都踩在她的敏感点之上,就这么一根大肉棒能把她捣得欲仙欲死。
    “嗯...王爷王爷”她失声尖叫,柔弱的身子颤抖连连,紧窄温湿的水穴紧紧包裹着救赎的浮木,殊不知花穴里的风浪都是它带来的。
    这股磨人的快意让他精关忍不住大开,倏地另一股热意也朝他喷撒开来,两处水液交织融合。
    “啊!..好烫”体内的水液温度太高,寄容止不住浑身向后退,动作间,两人的性器分开一小截,两人紧密连和的地方像是鸡蛋被打破,里面的粘腻的液体朝着缺口汨汨流出。
    不到一秒,两人的性器又紧密贴合,他的肉棒还在喷射着浓稠灼热的液体,堵的她下面酸胀无比。
    “怎么样?本王干的你爽吗?”他邪恶地在她耳边呼着热气儿,身下的肉棒堵在穴口不肯拔出去。
    “呼...王爷,臣妾不行了”寄容娇嗔一声,伏在他身上,胸脯依然在上下起伏个不停。
    那对大雪乳摩擦着他的胸膛,惹得他又来了兴致,只可惜女人体力实在是不佳,才做了这么会就喘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
    可真是不耐操!看来以后得多做做才是。
    湿热的舌头朝着她的颈项舔去,他的鼻子就像是一只狗在她身上时东西乱嗅,时不时又用舌头去舔舔。
    景傲最喜欢她这一刻,乖巧无比,就像是一只等待主人顺毛的猫儿。
    寄容已经是倦得一根指头都抬不动,这人属犬的不成?她的头越来越沉,渐渐的挨到一个肉色枕头随后沉沉的睡去。
    窗外月色朦胧,月华倾了一地。
    ————————
    翌日清晨,寄容朦胧间醒来,身旁空无一人她伸了个懒腰又继续睡去,冬季早晨睡回笼觉是最舒服不过,只可惜刚浅眠,耳畔就传来婢女初兰的轻声叫唤。
    “夫人,夫人快醒醒,安王殿下来消息了”
    “什么消息?啊!”寄容惊的从床榻坐起,这浑身一动,整个身体像散架了一般,让她酸痛不已惊呼出声。
    “夫人!夫人没事吧?”初兰将她扶起,枕在靠背上。
    “我没事,你快说安王怎么了”
    初兰环顾四周,小心翼翼轻声说道“安王出狱啦!奴婢一大早就听到下人们在夸我们王爷手足情深,今早儿就将安王放出来了。”
    手足情深?寄容手指捏了捏酸痛无比的腰,一脸鄙夷,明明昨晚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好吧!
    昨晚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今早儿醒来下身也没有粘腻的感觉,应该是被他清理过了,想到这里,寄容脸颊倏地一红,这男人挺细心的嘛。
    她的心情莫名的变好。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