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恨我吗?_御书屋

      结果....不出意外,他被拒绝了。
    “一个下贱的马奴胆敢肖想本公主!”
    听到这句话,他本来是想亮出自己的身份,可是一道道鞭子打下来,打在身伤在心,他不还手,也不想再解释,若是这一道道鞭痕能把他打醒也是值得的。
    后来,他醒来之时已经在景军营地,是景国的密探将他认出送回来。
    之后他变的沉默寡言,一心向武,他用了七年时间,从一名领将小兵变成统帅叁十万景军的统领大将军,而禹国这匹瘦死的骆驼他们啃了七年才让他倒下。
    当初为何扮作马奴....还不是为了你。
    这话他不能说,说出来就输了。现在他才是赢家。
    景傲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当然是为了刺探敌方情报了”。
    “哦...”
    寄容表情很平淡,丝毫没有怀疑他说的话。
    “你...恨我吗?”这句话,压在景傲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眼下正好。
    “恨?不恨?”
    “对,恨还是..不恨”掳人为妾,灭她故国,她大抵也是恨的吧?
    寄容轻笑一声,金色的烛火点缀她的眼尾,凝脂如玉,明艳不可方物。
    “臣妾若说不恨,王爷信吗?”语气轻佻,带着叁分自嘲。
    景傲感觉喉咙暗哑艰涩,欲言又止“不...信”
    寄容阖上双眼,她也不解释,让他认为自己有愧于她,也是一种筹码。可是她揣测不出这人的想法,不敢就此要挟他放出自己的父母。
    之前在廷狱,母后提到皇兄.....还有为何要说出那番话?寄容感觉眼前迷雾重重,直觉告诉她母后在隐瞒什么,她把这件事在心底暗暗记下,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王爷,臣妾那日出府私见父...朝廷重犯,本应受牢狱之灾,是王爷网开一面,庇护臣妾免于受罚,臣妾甚是感激,可是....”
    她嘴角紧抿,鼻头一皱,晶莹的泪珠从脸颊滚滚而落,景傲眉头一皱,心疼的帮她拭擦泪水,“可是什么?”
    “可是...”她呜咽着继续说下去,“可是臣妾瞧见父王与母后,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就连身后的被褥都薄得可怜。臣妾..臣妾斗胆请求王爷,给他们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加一床新被褥”
    眼看这小祖宗的眼泪越蓄越多,他连连答应,不就是一身干净衣裳一床新被褥,有什么不行的?瞧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垂怜不已,他心尖一烫,身下也起的异样。
    “再哭就办了你!”他语气低沉清寒恐吓她。
    却不知,寄容压跟一点儿都不怕,她还以此作为筹码,“王爷若是想要,也不是不可,但是得答应臣妾一个条件”
    景傲气笑了,这丫头刚才还哭哭啼啼的求他,这回儿便是胆子大到同他谈条件了,他要是想现在就办了她,直接强夺就是了,哪里还需要跟她谈条件。罢了,且看她想作什么妖。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