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ō⒅ℳ.©ōℳ 是他害的我们家破人亡_御书屋

      “喃喃,你上回儿回去他们没有罚你吧?”景后一脸担忧地看着她,上次她偷跑来被发现,也不知道回去又没有被罚,这些天晚上她都睡不好觉,一睡着就梦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那姓景的打的浑身是伤。
    “有女儿只是被罚抄《女诫》并无大碍”
    禹后听到前半句话她心里砰砰直跳,直到听完后半句,悬着儿的心才落地。她嘴巴喃呢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这景帝也算是有点良心,大寒知道给我们添床被褥换身衣裳,喃喃在御贤府里过的可好?他们有没有虐待你?”
    寄容看了一眼他们身后的床榻,并未解释。
    二人一脸担忧的模样,寄容心里一暖,她抹了抹眼角的泪珠莞尔道“并没有,我俩相敬如宾,他未曾苛刻虐待过女儿”
    起初确实是吃过苦,但是她不忍心让二老担忧,自己的处境比他们好上千百倍,她哪里敢报忧。
    寄君泽前些日子浑浑噩噩,这几日醒来才知晓自己的掌上明珠被纳为人妾,并且还是灭他禹国的统领大将军,他切齿痛恨怒发冲冠,恨不得将景傲此人碎尸万段。
    一想到这里就来气儿!寄君泽怒火中烧,哀痛无比地看向她,“喃喃,这景傲是我们的仇人!这些日子真是委屈你了,你在等些时日,咱们定能脱离苦海!”Pο壹8χ.Ⅵρ(po18x.vip)
    “父王景傲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最起码对女儿还是挺好的,寄容欲言又止,最后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寄君泽听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为仇人袒护,他面色徒然一变,他握住她的手,面部狰狞扭曲吼道“喃喃,他可是灭你故国的仇人!你怎能替他说话?!你忘了是谁害我们家破人亡?是谁害你被世人耻笑?!朕的掌珠你糊涂了吗!”
    “父王,女儿明白,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他只是听奉皇上之命罢了
    禹后将神经激动的寄君泽拦住,她一边安抚着他一边朝着寄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自家的孩儿喜欢上仇家确实不是一件能让爹娘接受的事儿,禹后也害怕她被人蒙蔽,她似不相信,最后又向她求证一遍,“喃喃,告诉母后,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
    喜欢上自己仇家听起来未免太荒唐,但是寄容并未将他看作是仇人。
    看着两人一脸希冀的等着她的答案,寄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前些日子母后还不是盼着自己与他合好吗?这会儿怎么突然就如此反对起来?寄容眼眸微垂,她只知道景傲这个人不算太坏,但是喜欢应该也没算得上
    “咳咳”看着她踌躇犹豫的模样,寄君泽心胸气闷剧烈的咳喘起来,寄容急忙回神答道,
    “没有的母后,只不过是在府中他从未刁难过女儿,所以女儿一时心急才为他说话,父王莫要伤心”
    听到在她这么说,二人的心终于沉下,若是不喜欢那便好办了,禹后示意让她靠近一点,拉住她的手在耳畔轻声问道,“阿瑾可有寻到你?”
    “皇兄?他不是在境外吗?还有母后之前叫女儿提防他是何意?”除了她与禹皇禹后,其他族人已被迁移境外永生不得再踏入。
    “这说来话长,喃喃你听好了”
    寄君泽语重心长地对她说“父王之所以宁愿被囚于牢中也不愿拟谕,是因为阿瑾在外还带有一队军马,此军凶猛彪悍以一敌百并非一般士兵所能拿下。
    景澄那狗皇帝为了找个由头捉拿他们,才一直苦苦逼父王将他们判为逃兵,若是瑾儿有求于你,请你务必协助他!”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