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цωěиωāиɡ.cōм 肏她(下)高H_御书屋

      男人的上身精壮紧实,若不是脱下衣服,还以为只是一个文弱书生。他的肌肉每一块都长得刚刚好,寄容光是看着就心砰砰直跳,怎么能有如此完美的男人,相貌身材都这么合她胃口。她将眼睛闭上,克制住自己对他犯花痴。失去视觉,身下的快感强烈的冲击着大脑。这个男人似乎很清楚的知道她肉穴里的敏感点,每一次抽戳都能准确的摩擦到位,用那一根硕大的肉棒将她捣得欲仙欲死。
    “啊······好舒服”,寄容忍不住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听到她这么一说,男人更是亢奋,景傲抱着寄容侧躺,一只手将她的右腿抬起,操穴的动作越来越狂野,粗长的阴茎一次又一次深入紧致温热的水穴里,将蜜液捣成白沫。
    吮吸感缠绕着棒身,让他几乎忍受不住精关大开。
    静谧的寝房充斥着脸红心跳的呻吟声,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娇吟交织在一起连绵不绝。
    “嗯嗯······好深·····好爽·····”
    她的意志力越来越薄弱,羞于说出口的话都情不自禁的从嘴里倾泻出来。寄容的下体被男人的阴茎塞满,小指大的洞口被撑大到极致。
    他的每一次抽戳又重又猛,毫不留情的撞击在她花心,晶莹粘稠的淫液从两人交合处溢出,打湿两人的股间,顺延至床单上。
    “啪啪····啪”
    肉与肉撞击的声音清晰悦耳,浑圆丰盈的乳球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波荡,被单上留下女人动情难耐的抓痕,身后的两个精囊不断拍打着女人的臀部,发出淫靡的声响。
    “啊啊啊····不行了”柔软的身子颤抖如风中落叶,她经不住连连求饶。
    “这就不行了?看来以后得多锻炼锻炼”
    锻炼什么?寄容意乱情迷得承受着身子的情欲快感,欲望的潮水充斥大脑让她根本无处思考。
    男人淫邪的在她耳边呼着热气,濡湿的舌头在她耳后舔舐。
    感觉到女人肉壁的紧缩,景傲揉弄女人胸部的手劲儿加大,身下更是毫不客气的捣弄着水穴。“噗呲噗呲”的水声淫荡回响。
    “啊!”
    他的龟头强而有力的戳到一处软肉上,寄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痉挛,刹间,脑子里一片空白,身子的某处开关大开,淫水汨汨倾斜而出,她尖叫着到了高潮。
    一阵热潮冲刷过棒身,花径传来四面八方的挤压感,酥麻的快感从景傲的尾椎骨蔓延至大脑,浑身的血液火热沸腾。
    “爽完了?轮到我了”
    不顾寄容刚达到高潮还过于敏感的身子,景傲大手按压着女人的的腹部,堵在花穴里的淫液沿着洞口排出体外。
    他把她的腿分得更大,一条玉腿搭在自己腰间。高潮过后的肉壁仍在一阵一阵嚅动着,肉棒的每一寸都与穴内软肉紧密贴合。
    耳边的呻吟声不断回响,他更是加足马力腰间不停晃动捣着肉穴,粘稠晶莹的春水捣成了细细白沫。她的甬道里像是有无数个吸盘,不断地吮吸的肉茎,终于,在一阵阵节奏紧凑的肉体拍打之后,他精关大开,将精液全部喂到她的子宫里。
    他终于射出来了,寄容再一次痉挛,身子一抖,眼角春水盈盈。
    过了好一会儿,消软下来的肉棒才从她酸涩不已的嫩穴拔出,红肿的穴口汨汨流出两人混杂的水液。
    折腾了半宿,寄容终于熬不过昏睡过去。
    转眼天光大亮,寄容醒后,看着头顶的窗帘,才意识到自己还在记淮府里。
    窗外的光白的刺眼,这会儿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直起身子,骨架像是被什么东西碾过酸痛无比,特别是腿心那处。
    掀开锦被下了床,她不敢多待。
    一个时辰后,景傲回到空无一人的寝房,神色冷淡的坐在床边,屋内的空气中还残留着女人香甜的气息,可是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淡漠冰冷的模样仿佛周身裹了一层寒冰,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
    门外,婢女头低低的走了进来,“大人,那位小姐起身之后便出了府。”
    尽管门窗大开,熏香的气味儿都掩盖不住昨夜里的氤氲,他的脸沉了下来。
    桌子上布好的早膳已经发凉,景傲凝着脸片刻,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寄容,很好。
    寄容坐着的马车,是记淮府的管家帮忙雇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景傲的授意,她摸了摸饿得瘪下去的肚子,脸垮了下来。
    “姑娘,寄府后门到了。”车夫的声音传进马车了。
    寄容回过神,“多谢”。
    她轻呼一口气,撩开车帘,确定无人才下了马车。
    寄容回到别院,终于有一种全身放松的感觉,看着天应该是正午,昨晚睡得挺足的,这会儿她精神气爽。
    寝房里,初兰看见她,慌慌张张的迎了上来。
    “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奴婢担心死了。”初兰从天亮等到下午,心里像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还好夫人这几日去青光寺静心祈福,老爷和少爷都在外不知忙着什么,没人来寻她。
    一直半吊着的心终于沉了下来,她整个人像是重获新生。
    “这不是回来了吗,用得着这么担心嘛?”
    寄容看她心急之色,帮她倒了杯茶。
    初兰喝过茶水,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姐这一夜是去了哪里?”
    “办了点事”,寄容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初兰欲言又止的看了她好几次,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出口,但是又十分担心。
    寄容见她憋住的模样有点好笑,她不禁失笑道:“别担心,真的只是去办了点事。”
    初兰撇了她一眼身上的衣裳,嗫嚅道:“小姐究竟办了什么事儿,连衣裳都换了?”问完之后,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逾矩,急忙补充道:“奴婢没有质问的意思,只是担心小姐害怕被人欺负了去”
    寄容安抚的笑了笑:“昨晚不是下雨了,我把衣裳淋湿了,自然就换了一件。”
    听到她的解释,初兰恍然大悟,“那奴婢给您去准备去寒的姜汤!”
    寄容:……&8461;ǎοsещеи.℃οм(haosewen.com)
    看着小丫鬟风风火火的背影,她欲言又止把剩下的话咽了进去。罢了,待有合适的时机,再告诉她吧。
    --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