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府_御书屋

      顾鸢呆坐在闺房的床上,像被抽去灵魂的木偶人。
    她重活一次,还是这么窝囊,命运始终不掌握在自己手里,重蹈覆辙似乎就是她的命数。
    在父母眼里,嫁给谢钰这一生都能衣食无忧,成了将军府的主母,身份比之商贾之女不知高了多少。父母觉得这是一桩好姻缘,所以她甚至不用见过未来的新郎官,只需在家里乖乖待嫁,这是父母之命,这是媒妁之言。
    她忽然觉得自己无比的可笑。
    回想起前世的大婚之日,他只和谢钰匆匆拜过天地,她回房等了一夜,熬红了眼睛,最后却是自己摘的盖头。
    谢钰不想娶她,便弃之如敝履,新婚当晚就借着边关战事吃紧的信匆匆离开了京城,每次谢钰回来都有意躲着她,甚至派人送来和离书让她改嫁。
    她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夫君如此厌弃,哪怕最后谢钰战死沙场,两个人都未曾见过一面。
    ——
    ——
    转眼到了月中的彩灯节,顾鸢求着顾父顾母说要去看灯会,身边有丫鬟柳萃作陪,夜幕一临,顾鸢便坐在马车里出了府。
    她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如果改变不了自己嫁入谢府的命运,倒不如逃的远远的。她在这半月变卖了自己的手势,在名下银票里存了些盘缠,足够她离开苏南,她有手有脚,还会生火做饭缝缝补补,怎么就不能自己一个人活下去?
    顾鸢今夜一袭男装,头发用玉冠竖起来,穿着绣着云鹤的袍子,未施粉黛的白瓷面庞有着天然的少年感,倘一看,就是个极其俊俏的男孩子。
    “鸢姐儿,前面就是放灯河了。”
    说话的是丫鬟柳萃,上一世也跟着她嫁入谢家,却不知怎么染病死了。
    柳萃掀起马车窗帘的一角,窗外的漫天灯火便将本昏暗的轿子里照的亮堂堂的。
    顾鸢前世鲜少抛头露面,只在小时候和顾父顾母一起出来看过灯会。而如今这眼前盛景和记忆中的璀璨缓缓结合,实在是美不胜收。
    马车靠着市集边上停了下来,顾鸢说要和柳萃单独逛逛,今夜是彩灯节不设宵禁,便和那车夫随便约了一个点,中间足足留有几个时辰,足够她甩开柳萃逃走了。
    她这是逃婚,只怕父母和顾家都会受到牵连,谢府的人被悔婚肯定会迁怒,柳萃也会因为大意将她弄丢而被惩治,顾鸢心里的愧疚感让她有些呼吸困难。只不过她已经顾不得其他,她无法再经历一次被活埋的痛苦。
    顾鸢正暗自计算着逃跑路线,却不知被谁突然狠狠撞了一下,顾不得肩膀疼,她便注意到了脚下掉了一个圆形玉牌。
    “诶,你的……”
    顾鸢刚要转头叫住撞她那人,那人却早在拥挤的人群中消失无影无踪。
    她手抚上那枚玉牌,上面的纹路细细密密,手感清凉,玉质剔透,是佳品。
    罢了,那人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定会来找,只不过她马上就要离开这苏南,那人也寻不到她了。
    “柳萃,这是旁人丢的玉牌,你明日拿去上交官府,等那人来寻吧。”
    话音落了许久却没人回话,顾鸢回头寻去却发现自己和柳萃走散了。人潮拥挤,两人可能早被冲散十万八千里了,这样也许更方便她脱逃。
    “吁——”
    一匹黑色的骏马突然冲过人群,人们如同受惊的蚂蚱四散开,黑马上的那人拉了缰绳,以迅雷不防掩耳之势一把将顾鸢拦腰捞上了马,还不等顾鸢惊呼,那马早就飞奔而过层层人群,耳边只剩疾风呼啸。
    “呃……”
    顾鸢的心脏露了一拍,她在回过神来时身体已经跨在马背上,而她的身后是一个温热的身躯。
    淡淡的清茶味萦绕在顾鸢鼻尖,骏马飞奔的疾快,她甚至看不清道路两旁的树木。
    “别怕,坐稳了。”
    男人磁性而略沙哑的声音在顾鸢耳边轻轻响起,她侧脸想看清男人相貌,却发现男人脸上带着一个黑金色的面具,将上半张脸遮的严实。
    “你是……谁?”
    或是前世经历过死亡,顾鸢没有想象中的慌乱,反而却不知被什么安抚了心一般,反而十分踏实。
    男人没有回答,顾鸢楞楞的盯住他露出的一半侧脸。
    这男人的下颚骨线条锋利而清晰,薄唇紧闭,脸上没有多余的脂肪,一切都贴合的刚刚好。
    初夏的晚风不冷,而顾鸢身后温暖宽阔的胸膛却和她紧紧相拥。
    她觉着热了,本紧束的玉冠散下来几柳头发,脸颊也不知不觉爬上红晕。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