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办法_御书屋

      偷拍事件后第三天。

    一大早宾利车将姐弟二人送到了校门口,坐在前座的凌邈忽然叫住凌清远有事交代

    凌思南不想站在校门口太久,先一步跟父亲和弟弟告别后往学校里走,沿路偶尔有

    凌邈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女儿的背影,注意到四周诡异的氛围,免不了多分了一

    凌清远也察觉到了,状似不经意地移动了下身子,挡住了父亲的视线。

    把事情交代得差不多的凌邈,停了三秒钟,忽然开口,“你姐在学校惹了什么事?

    不愧是生意人,洞察力和直觉都很敏锐。

    “我没听说有什么事,爸你为什么这么问?”直接回答“没有”显然过分斩钉截铁

    凌邈挥了挥手,想想自己又何必管她,她已经成年,再过不到两个月她就要离家去

    系了,他们夫妇俩供她读完大学,应该就算仁至义尽。

    这要是真搁在家世不好的重男轻女家庭里,凌思南这样的身份,如果没在刚出生被

    弟,或者拿去套聘礼回来的,所以一直以来凌思南都苦中作乐地安慰自己,自己的命也很多。

    这十年后的归来更是,虽然一直遭受着至亲的冷遇,但少了年幼的打骂,物质上也

    给她惹麻烦的弟弟,忽然变成了对她忠犬的完美男友——失去的东西,最终从其他地方运的。

    这么想着,走在走廊上被视线包夹的针刺感就不那么严重了。

    但事态不会因为自我安慰而有所减弱,第二节课下课,她再度被叫去了教导处。

    “你说的?”同样在下课时分,高二一班的教室里,凌清远坐在课桌前,抬眸冷看

    阿水僵着脸,高航用手肘捅了捅他:“你说话啊,不是说要说清楚的吗?”

    “我也不是故意的。”阿水心里觉得自己也没犯什么大事,不过是不小心把事实说

    张图,恰好有人问那个男生是不是有点眼熟,我就多看了两眼,然后评论了……不过后

    凌清远皱起眉,看了眼手机上转发的朋友圈截图,阿水的评论是:我们会长前两天

    他真没想到,自己原本觉得绝对不会是身边人传出去的消息,最后开口的竟真的是

    说,却落了口舌。

    这个始作俑者,一直都藏在幕布之后,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撇得干干净净。

    ——欲盖弥彰。

    凌清远不见任何笑意,却蓦地扯了扯嘴角。

    “如、如果真的是你,我也没说错啊——”可能是心虚,可能被凌清远的神情影响

    姐做了这种事,难道还要全部人都帮你撒谎?我做了一次弊你就有意见,可是你和你姐

    比我糟糕得多,你觉得这公平吗?”

    “阿水!”高航愤怒地推了他一把,“你说的都是什么话!”一旁的小陆也拧起了

    好在四周只有他们几人,最近的同学至少也在两三米开外闲聊,只是高航这一怒把

    凌清远坐在座位上,琥珀似的眸子里,漆黑的瞳仁有一瞬间开绽,又微微紧缩。

    他低头看着桌上自己的手,匀称,修长,皮肤有些单薄,随着缓慢地紧握收拢,能

    他站了起来。

    走到阿水面前。

    “清远,你冷静,别生气,阿水也不是故意……”高航在旁边打圆场。

    凌清远的身高,足以傲视同龄人,甚至是比他大一岁的阿水。

    他只是一语不发地站着,肆意的威压,就和那张清朗的少年面孔毫不相搭,把阿水

    可是阿水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心里也憋着一口气,觉得你天天正人君子的模样,结果居

    得丢人吗,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泄密?

    这么想着,底气又足了一些,仰着下巴抬着视线,正视面前的魄力十足的凌清远。

    凌清远蓦地抬起手。

    高航本以为这下要打起来了,可凌清远身上的气息却一点点收敛,最后,疏淡一片

    他的手在阿水肩头放下来。

    “之前和你说的,这周六有省里的美术大赛,不要忘了。”他拍了拍阿水的肩,两

    “别再作弊了,如果你爸再打你,就还手。”凌清远的眼底有一层不知名的情绪在

    淡,越来越凉薄,“还有……”

    “我们,不再是朋友。”

    他抿了抿唇,最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不闻身后高航和小陆的呼唤声,转身离开了教室。

    他本来想去操场散散心,刚往楼下没走两层,口袋里的手机就不让他安宁。

    拿出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

    [凌少爷你在哪里啊?到你班上找你却没有人——]说话的是个声音陌生又有点熟悉

    时对他的昵称都说了出来,凌清远在记忆里搜寻着,良好的记忆力让他先一步反应过来

    “我姐姐怎么了?”

    那个女生,好像叫叶珊珊。

    教导处。

    教导处有一个接待家长的角落,摆着红木制的沙发椅。

    凌思南坐在长椅对过搬来的椅子上,左边的单人沙发坐着教导主任,右边的坐着班

    她就像是被审讯的犯人,被质询的视线包围了。

    好在课间的教导处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老师坐在对角线那一头在处理着文件。

    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张纸。

    那张被撒落在校门口的偷拍照影印出来的A4纸。

    凌思南双腿并着,手搁在膝头,垂着首看着自己的指尖。

    好像忘记剪指甲了,稍微有些长。

    “你好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班主任把A4纸往她去面前推了点:“昨天我

    是谁你也不说,你现在是高三学生,再过十几天就要高考了,现在惹得这么大,其他学

    言,而且……”班主任扫了旁边的凌家夫妇一眼,斟酌该不该说,顿了几秒钟还是收住

    凌思南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对面的凌邈目光远远落在影印纸上,而凌母看她

    像是从极地里散发出来的透骨的寒,每一寸目光都像刀落在她的皮肤上。

    “你说话啊。”邱善华突然开口,听起来和平日没有不同。

    凌思南看着她,平静说道:“就是你们看到的这回事,我有男朋友。”

    课间的教导处,即便关着门,也能听到窗外传来学生们朝气蓬勃的声音。

    操场上的运球,教室里的高呼,走廊间的笑声,全是青春洋溢的气息。

    但此处是死寂深渊。

    她甚至听见这个瞬间,父亲凌邈鼻腔里压抑着的,沉沉溢出的气声。

    而后是母亲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的声音。

    “你倒还理直气壮了哈?一个学生,不好好读书,跟着外面那些人渣学什么谈恋爱

    要了?”邱善华的眼神里裹着凌厉,尖锐的气势伴随着质问咄咄逼人,那些出口的言语

    血肉和脸面。

    话锋如刀刃,贴着骨,饮着血,生生作疼。

    凌思南闭上眼,紧攥着拳头,她只是觉得,在天生的偏见面前,辩解只是苍白。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也永远无法跟一个心存偏见的人讲理。

    什么都不说,就没有争锋相对的由头,她骂到没人搭理,自然累了。

    “凌思南,你好好把事情说一说,解释清楚,做个检讨就好了。”教导处的主任也

    主要是这件事闹得大,甚至听到风言风语,这里面的另一个男生是……所以教导组不得

    说一说?说什么?说里面的另一个男生是她弟弟?

    凌思南竟然不小心自嘲地牵了牵嘴角。

    “我没什么好说的。”她抬起头,“我18岁了,有恋爱的自由,而我的成绩依然在的,我是受害者,所以我该解释什么?”

    “凌思南!”桌上的纸被啪地抓起来,甩到她脸上。

    所幸就那么一张薄薄的A4纸,就算丢到脸上也不痛不痒,可是纸张的脆响和迎面扑

    那纸是没扇在肉上,却甩在了心上。

    “欸欸,冷静点冷静点。”一旁的班主任拦住邱善华,“小孩子赌着一口气,好好

    情闹更大,何况高考临近,凌思南现在的成绩还很好,万一莫名把她逼急了成绩下滑是了。

    “凌思南,我们凌家到底欠你什么了?你一定要闹得鸡飞狗跳才行?你就不能学学

    “可能是因为我没被你们关过禁闭吧。”凌思南抬眼突然笑了,这句话倒是让左右

    铃铃铃。

    预备铃响了。

    “滚回家去说。”这一次是一直环胸而坐的凌邈蓦地张口,“一个女孩子,清白都

    凌思南猝然瞪大了那双杏眼,“什么叫清白都没了?只不过谈了个恋爱,我怎么就

    她的五官线条很美,高挺的鼻梁,微翘的粉唇,盛怒之下更宛如绽放的蔷薇,泛着

    朗的轮廓多少有些相似痕迹,却又截然不同。

    话音刚落不久,邱善华却率先绕开了茶几桌,一把抓起了她的手:“走!丢不起你

    “放开我!”凌思南被拉扯得站起来,猛地甩开抓着她的手,退了两步站到一边。

    “别这样,邱女士,跟孩子好好说一下就好了,思南还算懂事……”班主任赶忙拉住

    南:“凌思南你就交代一下对方是谁就可以,不要跟爸爸妈妈硬着来。”

    他们也难办,被要求处理事情,又要顾虑考生的心态……

    此时此刻,凌清远在门口站了不多时。

    门并不是锁着,他随时可以进去。

    可是他进去,立场就太微妙了,反而会让她更被动。

    他没想到今天学校会如此着急地忽然找来父母,原本这件事,他是想在今天结束之

    房间里邱善华的声音拔高起来,狠狠刺进凌思南的心——

    “是啊,你倒是说说看,你这是从哪里骗来的混小子?”

    之前被这件事气得过头,邱善华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这照片,只觉得不堪,如今被

    正要好好打量个仔细。

    结果凌思南一把扯过A4纸,撕了个粉碎。

    “是谁很重要吗?前十年我是死是活你们不在乎,现在你们在乎的也不过是面子而

    凌清远已经忍不住握上了门把。

    他没办法再让姐姐一个人面对下去了。

    可是在他推开门之前,背后多出了一道阴影。

    先一步拨开他,打开了门。

    “凌思南,你也知道现在学校了有一些不太好的言论,对方到底是谁我们……”

    “——是我。”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过去,顾霆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挡住了门外流泻进屋的日光,

    “顾霆?”班主任吓了一跳。

    看了看僵直的凌思南,又望了望歪着身子站在那毫不畏怯的顾霆。

    他走进来,站在凌思南身前,挡住了邱善华的目光。

    “又见面了,阿姨。”

    “是你?”邱善华拧起眉,“果然是你这小子?”

    “果然……?”教导主任也疑惑了,“邱女士你之前见过他?”不是说……是凌清远

    “我之前就在跟思南谈恋爱,那时候被阿姨和伯父撞见了。”顾霆说得像确有其事

    一张照片上,展示给班主任查看:“这张照片是去游乐园那天拍的,我穿的就是这件衣

    班主任拿过手机,定睛一看,果然他和凌思南穿的都和那张偷拍照上的一样。

    再交由教导主任手中,对方也点点头,确认了顾霆的说法。

    “怪不得,明明是高航生日,居然要把她邀去,其实都是你……”邱善华越想越觉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流言会传成那样,大概是谁之前跟我有仇,故意想要这样刺激

    眼:“毕竟思南是我的女朋友。”

    教导处内又是凌家夫妇争执的声音。

    凌清远倚在门外,拳头握紧,又松开。

    偏着头,听着屋内的一团乱。

    近在咫尺却不能言说。

    上课铃早就响过了。

    他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办公室。

    尽管很意外,但是班主任和教导主任还是很满意他快速劝服住了自家父母,结束了

    送走父母,回教室的途中,三个人并排走着。

    “为什么你会来。”凌清远忽然问。

    “你姐姐跟我求助,我怎么不能来?”顾霆耸耸肩。

    凌思南定了一下:“你、你看到了那条微信?”

    “‘如果事情发展到不能收拾的地步,能不能请你伪装我男朋友’的那条吗?”顾

    了。”

    凌清远顿了一下。

    凌思南也察觉到了弟弟的迟滞,“那个……我是想到妈见过顾霆,所以比较有可信度

    服……”说到这里凌思南自己猛地捂嘴。

    强调衣服这件事,已经等于把凌清远供了出来。

    凌清远叹了口气:“不用解释的,姐姐。”

    小心翼翼地觑向顾霆,凌思南诚惶诚恐。

    “他早知道了。”凌清远抬手拢了拢她的发,姐弟间也容许的亲昵。

    “凌清远。”顾霆突然转头看他:“你真是个畜生。”

    凌清远抿抿唇,他现在心情很糟,根本没有斗嘴的心思。

    何况,他确实是个畜生。

    一个需要靠情敌来救场的畜生。

    真是,讽刺。

    “清远……你别……”凌思南以为弟弟因为顾霆的话受到了影响,忍不住想安慰他。

    三人已经来到了二楼和三楼之间楼梯口。

    “姐姐,放学我来接你。”他道,“这段时间,我们必须一起回家。”

    “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三人走向了两个方向。

    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

    因为是主线必要剧情,最近肉比较少,多担待。,

    而且最近比较忙,这两天的留言都看了,但来不及回,大家需要我回的记得标记@符号

    #姐妹们答应我,不要拆官配,不要站邪教,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