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7_御书屋

      ck被舔的动了情,凭着本能就着狗嘴把肉棒顶了进去。

    狼狗被顶的呆了一瞬,接着就好像想明白了似的张口咬住肉棒,边舔边咬。

    狗牙锋利,肉棒被咬了一口之后Jack吓了一跳,立时就有些要软,他挣扎着肉棒从狗嘴里抽出来,费力地用双手护住。

    可那些畜生怎么会知道罢休,一口咬在了他手腕上,犬牙没入皮肤,拔出来时伤口深可见骨。

    Jack剧痛之下牙关猛地收紧,正肏他嘴的那只狼狗不幸遭了罪,狗屌被咬,呜呜着想要抽出来。

    可Jack反应并不及时,没有来得及张嘴,那狗受不得疼,两只抱着他头的前爪就抓挠起来,一瞬间就把他头脸都挠出无数血引子,甚至还有一爪子勾住了他的眼,把眼皮直接撕裂开,向下收的时候又挠破了眼珠。

    Jack眼睛剧痛,狂叫着在地上翻滚起来,草地顿时染上了鲜血。

    那几只狼狗也被他甩开,被他发狂的样子吓住不敢上前。

    “啧啧,畜生就是畜生,不中用啊。”围观的一人摇摇头,吹了声口哨把狼狗召唤回来。

    那一只被咬了狗屌的则落在最后,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主人被气笑了,抬腿踢了它一脚:“没出息的家伙,滚开。”狗狗们败下阵来,Jack又半死不活地浑身淌血,几个人都担心他被玩废了,犹豫之下就给康恒打了个电话。

    “什么,被狗咬了?还把狗给咬了?啊哈哈哈哈!”电话里康恒笑的快要岔了气,好半天也缓不过来。

    “哎哎,可惜了,我这没法看直播,记得录好啊!”几人面面相觑,他们也搞不懂老板这古怪的恶趣味到底是怎么来的,明明大少爷跟他都是康家人,可怎么都好像俩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不过康恒惋惜归惋惜,却也给了他们明确的指示:不用管他死活,把准备好的都用上吧。”

    第62章 Jack番外4-Ted的围观

    Jack被放进一个巨大的水族箱里,大的简直不成样子的水族箱。

    他头上戴着一个呼吸装置,透明的罩子只罩住鼻子,却也能保证他不会淹死——只要他闭住嘴巴。

    但是闭嘴这件事却实在有些困难,尤其是当他看到朝自己游过来的巨大章鱼时,第一件事就是吓得张大了嘴巴。

    他是想逃的,可章鱼游得飞快,比他一个断了一条腿的残疾人要快得多。

    眨眼间,章鱼就缠了上来,巨大的触手把Jack包裹住,每一个触手都找了一个洞试图钻进去,也包括他的嘴巴。

    J全身的洞就这么被插得满满当当,因为有水的润滑,那些触手插进去很是顺利。

    这种感觉不同于被人肏,被玩具控制,更与狼狗什么的不同,这种饱胀黏腻的感觉,让Jack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分外自由。

    章鱼的触角是越来越粗的,雌穴和肉穴都被撑得满满当当,肉穴周围更是所有褶皱都被撑开了,仔细看的话,那一圈肛肉外面的皮肤都亮亮,随时都可能破掉一样。

    终于章鱼觉得怎么都插不进更深了,便开始裹紧Jack,一点点地收紧身体,力图把这个被控制的人整个都裹住。

    胸腔里的气体越来越少,Jack有一种骨头都要被挤碎的感觉,他缓缓地闭上眼,放弃了挣扎。

    如果这就是自己最终的归宿,那就这样吧。其实这样,也不差。

    水族箱外。

    一个男人正跪趴在地上,翘着屁股抬头看进去。

    他身后的男人不停地撞击着,大肉棒整根肏进又抽出,带出浸满了肠液的肛肉,粉嘟嘟的翻在外面。

    “看够了吗?”男人拍了拍身下的粉嫩屁股,冷笑道,“不想变成你哥这样,就快点把沈千溪那个老鬼的藏身地点交代了。”Ted不住地摇头,他怎么知道沈千溪在哪,他根本不知道啊!水族箱里Jack一动不动,章鱼终于觉得无趣,果断地放弃这个全身是洞的“抱枕”一径游走了。

    片刻后Jack似乎有了些清醒的迹象,可他才刚动了动,不远处就有好多条鳗鱼游了过来。

    只是这些鳗鱼不是普通的鳗鱼,它们全身都能闪光,游动时身体就会亮一下。

    是电鳗!Te的对自己的亲哥哥其实并没什么深厚的感情,这会更多的是一种兔死狐悲的心情,他看着Jack被过分改造后却依然能用各种地方高潮的身体,心里就一阵阵发凉。

    落在这群人手里,自己恐怕也难逃这样的命运。

    电鳗发现了漂浮在水中的Jack,三三两两地游过去,却不出意外地都聚集在他身下的两个穴口周围。

    “那些电鳗需要找地方产卵受精,懂吗?就是下小鱼仔。”男人抽出肉棒拿了一个电动跳蛋塞进Ted 屁眼,又顶着跳蛋肏了进去。

    跳蛋一下被顶进肠道伸出,Ted被刺激得直翻白眼,哪里看得到Jack身下同时钻进去五六条电鳗。

    那些电鳗似乎是在争抢一个穴口,互相一挤竟然齐齐地放起电来。

    整个人剧烈地抖起来,昏暗的光线下,能看得到他周身电流环绕的样子,景象分外迷人。

    有的电鳗败下阵来,开始在他身体上寻找其他穴口。

    很快,就有两条电鳗发现了Jack的双乳也能钻进去,甚至他的肉棒上也有一条电鳗在奋力往里钻。

    Jack嘴里吐着白沫,全身抽搐不停,身体各处都有鳗鱼往里钻。

    这场面像极了低成本恐怖科幻电影里的桥段,可谁又能相信,这是真的在发生的事情呢?Ted 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可后穴里的跳蛋正好抵在他的敏感点上,爽得他尖叫起来,一边往前挣扎着躲避,一边哭道:“不要,那里不行,啊啊啊啊!不要啊!”男人笑着掐住他的细腰,愈发猛烈地肏干起来。

    Ted 直觉一股电流直冲脑顶,眼前一道道白光闪过,全身一瞬间紧绷起来,前面早已射不出东西的小肉棒流出一股股淡黄色的液体。

    骚味传来,男人冷笑着掐了一把Ted的肥屁股。

    “骚浪贱货就是嘴里含着不要,身体却在极力的迎合。怎么,你哥被鳗鱼产仔都没拦的住你爽的漏尿啊?”Ted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只胡乱摇着头,若不是被男人掐腰拉着,早已瘫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哥哥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就是个骚浪贱货。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