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_御书屋

      柳母在收银台前等柳倾染。看到她手里拿着衬衫,心下了然,“这是买给文修的吧?”柳倾染红着脸不说话。

    ??柳母又看到她还拿着一条花领带,有点疑惑,“染染,这条领带也是买给文修的吗?好像和这件衬衫不太搭啊……”柳母以为这条领带是来配这件衬衫,但感觉有点奇怪,这才问出来。

    ??柳倾染尴尬一笑,她总不好说这是买给秦衍的吧,于是只能保持沉默,好在柳母并没有继续追问。

    ??她们结完账刚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人叫住了她们,“柳夫人,柳小姐……”

    ??她们回过头看,看到一个衣着华贵的贵妇人笑着向她们打招呼。这人柳倾染认识,是宁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和他们家倒是有几分交情,不过平常也不常见面,没想到今天倒是在这里碰到了。

    ??“宁夫人……”柳母淡淡开口打招呼。

    ??“宁阿姨……”柳倾染也跟着喊了一声。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你们,想想也是好久没去拜访了,柳夫人身体可好?”宁夫人笑着开口寒暄。

    柳母客套了几句,宁夫人又接着开口,“柳夫人和柳小姐母女的感情可真好,不像我那个女儿,整天不着家,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宁小姐可能有自己的事要忙吧,宁夫人就不要怪她了……”柳母安慰她。

    “也是,这孩子说要帮她爸的忙,自告奋勇进入自家企业工作,而且听说干得很不错,大家都夸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宁夫人的语气很骄傲。

    冷夕颜不着痕迹地扯了扯嘴角:这话也就宁夫人敢说而已,谁不知道宁珍珍刁蛮跋扈,不学无术,去自家企业上班也就是做给别人看而已,实际上几乎没在公司出现过,手头的工作全丢给底下的人做,最后功劳却变成她的了,底下的人都敢怒不敢言。

    这时,宁夫人看到跟在柳倾染身后,沉默不语的宁少轩,“这位是?”宁夫人疑问的目光看向柳母。

    “这个是染染的贴身保镖,宁少轩……”柳母笑着介绍。

    “您好,宁夫人……”宁少轩微微颔首。

    “原来他也姓宁,可真巧啊……”宁夫人笑着开口,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宁少轩的表情变得有点古怪,眼睛里还闪过了一抹震惊。

    “宁夫人,您怎么了?”柳母见她的表情有点奇怪,关心地开口问她。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长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说这话的时候,宁夫人看着宁少轩,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可惜的是,宁少轩脸上毫无任何波动,这让宁夫人有点失望。

    “许是人有相似吧……”柳母不以为意。

    “是啊是啊……”宁夫人连连附和,不过还是有点怀疑。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柳母才向宁夫人告辞离开。临走的时候,宁少轩不着痕迹地看了宁夫人一眼,眼中飞快地闪过了什么,随后收回目光离开。

    等她们走远后,宁夫人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这个男人……真的很像死去的那个女人,宁夫人很怀疑,宁少轩很有可能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他跟那个女人长得太像了,眉眼间还隐隐能看出几分宁父的模样,纵然是人有相似,也不可能这么像吧。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调查清楚为好。

    ??宁少轩回到自己的房间,脑中浮现了今天在店里的一幕。他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他还能又一次见到那个女人。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女人,是如何狠心赶他们母子出门,还赶尽杀绝,害得他母亲惨死,自己也差点活不下来,要不是遇见柳母,现在也就没有他了。

    宁夫人并不是宁总裁的原配,自己的母亲才是。当年宁总裁和自己的母亲有婚约,因此娶了母亲。然而他对母亲并无感情,一直冷落她。后来是一次醉酒才有了自己。

    ?小小年纪的他,看着母亲一次次遭受那个男人的冷暴力,一次次委屈求全。而那个男人却无动于衷,还让小三,也就是现在的宁夫人,登堂入室,羞辱自己的母亲。

    他有好多次都想要冲到那个男人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可是他不能,因为那样做母亲的日子会更加难过。后来,那个女人毫不留情地将他们母子扫地出门。

    ??老实说,他的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他和母亲终于摆脱这个家了。以后,就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他会好好孝顺母亲的。小小的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然而,那个女人还是不肯放过他们,竟然派人来追杀。母亲为了保护自己,被残忍杀害,临死前要自己不要陷入仇恨之中,好好地活下去。之后,他很幸运地遇到柳母,被她带回柳家,一直到现在。

    以那个女人多疑的性子,肯定会调查自己,他一点都不怕。如果她不来招惹自己,那彼此就相安无事;否则的话,自己也不会跟她客气!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