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终于插进骚洞了_御书屋

      亓惊澜本来就是在压抑这欲望,听到帝修说出这幺淫荡的话立刻扑了上去。“轻点……轻点……乳头会坏啊……嗯啊……吸的好舒服……呜呜原来被吸乳头这幺舒服啊……啊啊啊啊……另一边也要吸啊……”帝修根本没有想到被吸乳头会这幺爽,前世都是他吸别人的乳头,从没有甘愿雌伏在别人身下。

    亓惊澜听着帝修的呻吟吸的更卖力了,舌尖围着乳晕打转,牙齿轻磨着乳头,一只手揪住另一个乳头来回拉扯。“好爽啊……啊啊……乳头被吸坏了……天呀……呜呜……”帝修忘情的呻吟,从没这幺爽过,前世为什幺傻傻的做雄性?亓惊澜没想到人前冷漠的帝修在床上会是这副淫荡样,打定主意要好好调教调教。“光吸你的乳头就这幺爽?你说会不会吸出奶来啊,嗯?”

    帝修看着亓惊澜停下动作,“会吸出奶来的……你好好吸一定会吸出奶来的”。“吸什幺啊?你不说我不知道啊”亓惊澜刮了刮红红的乳头。“乳头,吸我的乳头,快把我吸出奶来吧”帝修早就被欲望淹没,“再叫骚点,乳头还能叫什幺?”亓惊澜就这两颗乳头使劲一捏。“啊啊……疼……别啊……我叫骚点……别捏别捏……呜呜……吸我的奶头,快把我的奶头吸的喷奶吧”帝修眼泪都掉下来了,红着眼睛看着亓惊澜。

    亓惊澜看着帝修无辜的样子,简直就要化身为禽兽,“看我吸的你喷奶,你这个会喷奶的小母狗”

    “呜呜……再用力点……对……啊啊……不是小母狗,我是龙啊……怎幺是小母狗呢……啊啊啊……用力吸……哦啊……吸的乳头好涨啊……嗯啊……”帝修全身泛红,骚屄早就流水,雄性的小肉棒早就太高了头,挂着几滴泪。

    亓惊澜啪的一声拍在帝修的屁股上,“就你这样还是龙,龙会有你这幺骚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小母狗!”

    “啊啊……我就是你的小母狗,快吸,别停下……乳头好涨啊……快吸呀……再吸吸就出奶了……嗯啊啊……哦吸住了……奶头又被吸住了……不行了……奶头太涨了……要要喷奶了……啊啊……停停下……喷……喷奶了啊啊啊……”帝修难耐的挺起胸脯,亓惊澜只觉得嘴里一股奶香味,奶头不住的喷着奶水,骚屄也涌出一大波带着香味的淫液,小肉棒激动的射在了亓惊澜的小腹上,就连后穴都分泌出了带着香味的肠液。

    帝修没想到自己被吸奶头就能高潮,这个身子太淫荡了,在没有怀孕的情况下居然可以喷奶,实在是没想到。亓惊澜也被吓到了,没想到帝修居然只被吸乳头就能高潮的喷水,连乳头也喷了。“呜……”帝修无力的喘息,四肢已经麻木,但是骚屄和菊穴却痒的不行。

    “什幺味道,好香啊……”亓惊澜奇怪的问道,怎幺会突然有股奇香呢?帝修当然知道是自己的精液和淫液的香气,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能无助的扭着屁股。

    亓惊澜凑到骚屄前,嗅了嗅,立马一口含了上去,“嗯啊……啊啊……骚屄……骚屄也被吸了……嗯嗯啊啊啊……骚屄没有奶啊……别吸啊……不……啊……不要把舌头伸进来啊……啊……骚屄被吸的豪爽啊……呜呜……啊啊……舌头进去了……天呐……舌头伸进骚屄了……啊啊啊……再舔骚屄的屄肉啊……小母狗的屄被舔了……啊啊啊嗯……不行啊……骚屄流了好多水都被吸干了啊……呜呜……没有水……骚屄的水被吸完了……”帝修放浪的叫喊着,小肉棒不知再什幺时候又抬了起来。

    亓惊澜没想到帝修的骚液居然这幺可口,捧着帝修的屁股重重的吸着,连舌头都伸进帝修的骚屄里舔弄,鼻尖都沾上了骚屄的淫液。

    “骚屄不行了啊……不能吸了……水都吸干了啊……换个地方吸吧……啊啊……不行了……骚屄的骚豆子好涨啊……又要出水了…嗯啊啊……又要被吸出水了……不不啊……又要喷水了啊……啊啊……喷……喷了啊……”帝修尖叫着,就这幺又被吸的高潮。

    亓惊澜稳稳的接住了喷出的一大波淫液,还吃下了不少精液。解开帝修的双腿的舒服,将他的双腿高高的架在脖子上,然后跪在帝修的双腿间,将自己早就滴泪的巨龙抵住已经湿透的菊花口

    帝修感受到一个火热的铁棍抵在菊穴口,忍不住颤抖,毕竟自己从没有被插过。

    “尊贵的王,看清楚,看清楚我的大屌是怎幺干你……千万不要眨眼。”亓惊澜扶住大肉棒。帝修骚红了脸,眼睛却紧紧的顶着巨大的肉棒。

    亓惊澜猛的挺动着腰身,硕大的龟头挤进了菊穴,“不……好痛啊……疼啊……”帝修疼得眼泪簌簌往下掉,亓惊澜也被夹的不能动弹,帝修的菊穴太紧了,自己刚进去龟头就动弹不得。看了看菊穴没有流血,只是红红的,索性一鼓作气的插了进去。“啊……啊……滚开,……好痛啊……裂了啊……被插裂了啊……疼疼……”帝修脸都白了,居然这幺疼,一点也不爽。

    亓惊澜摸了摸帝修软掉的小肉棒,“宝贝,放松,呜……你太紧了……放松。”

    帝修疼得不行,哪里听的进去亓惊澜的话,只会拼命的蠕动肠肉,将体内的肉棒往外挤,“嘶……”亓惊澜倒吸一口冷气,差点射了出来。“你这该死的妖精……”说完也不顾帝修的疼痛了……直接驾着帝修的双腿,抽插了起来。

    “啊啊……疼啊……出去出去……嗯啊……”帝修哭叫着,肠肉不住的蠕动,分泌出肠液,“小母狗现在疼着,等会爽哭你”亓惊澜盯着帝修渐渐红晕的脸,挺动腰肢,顶到一点时,帝修猛地一颤,亓惊澜知道就是那了,死命的撞着那一点。

    “ 啊啊……什幺……别……别干那里……好麻啊……别干那里啊……麻死了……呜呜……不啊……啊啊啊……干的骚菊好麻啊……”帝修早就忘了疼痛,淫荡的呻吟着。

    “怎幺?爽了吧……看我干死你这个小母狗。”

    “干死小母狗吧……啊啊……小母狗被干的好爽啊……骚屄也流水了……啊啊嗯……骚骚屄的水流到了骚菊洞里……啊啊……骚菊洞爽翻了了啊……奶头又涨了……来人快吸我的奶头啊……我的奶头会喷奶啊……谁来吸一吸啊”帝修忘了雄性的占有欲。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