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惊澜受伤_御书屋

      亓惊澜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帝修窝在自己的怀里熟睡,光滑的丝被只盖住了下半身,紫色的长发和自己的金色的长发纠缠在一起,长长的睫毛下是紧闭的灵动双眼,鼻尖呼出的热气喷在自己的胸膛,弄得自己心里痒痒,嫣红的小嘴微微翘着,仿佛在向自己索吻,而白皙的脖子被自己吮吸出好多痕迹

    “唔……”帝修哼了一声,转了个身,打断了亓惊澜的思绪

    亓惊澜轻轻的环住帝修的腰身,亲吻这裸背“睡吧……还早呢”

    看着帝修在自己怀里熟睡,亓惊澜无比满足,也搂住帝修继续睡去了

    “帝王非常抱歉打扰您的休息,帝元帅说有紧急通知,您是否接见”森杰依旧毕恭毕敬的说着,见帝修没有反应,继续重复着刚才的话“帝王非常抱歉打扰您的休息,帝元帅说有紧急通知,您是否接见”

    “唔……叫他进来”帝修无意识的说着,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床上还有另一个人

    浑身酸痛的不行,腰要断了一样,伸手摸了摸……咦,这硬梆梆的肌肉是谁的?手感不错

    帝修睁开眼睛,看见亓惊澜熟睡的模样,瞬间回忆起昨晚的场景,这个雄性,居然……居然对自己做那种事,害的自己……想到这里,帝修的怒火立马涌入自己的身体里,恨不得此刻杀了亓惊澜

    “唔……再睡一会”亓惊澜伸手搂住自己身边的人

    “滚……你给我滚下去……”帝修再也忍不住了,一脚踹下亓惊澜

    帝奇原一进房间,就看见帝修赤身裸体的坐在床上,身上还全是性爱过的痕迹,而地上跪着的,居然是自己得力的部下亓上将,怒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自己宝贝了这幺久的人居然被自己的部下吃干抹净,自己能不生气吗?

    “帝王真是好雅致,连会见下臣都要选在这个时候,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您的好事,要不我先退下,您和亓上将再好好玩玩?”帝奇原阴阳怪气的说着,转身就往外走去,再待在这他怕自己会杀了亓惊澜

    “叔叔,你等等”帝修叫住往外走的帝奇原,“你……给我滚出去”指着还在震惊中的亓惊澜“滚的越远越好”

    “我……”亓惊澜觉得自己这两晚做的都是梦,早上醒来一切都恢复原样

    “滚……”帝修怒吼了一声,身上的龙纹若隐若现

    帝奇原惊住了,帝修想杀了亓惊澜

    “帝王,您要杀了我吗?”亓惊澜满眼痛苦的看着帝修,无法想象刚刚还躺在自己怀里人现在想杀了自己

    “你最好趁我杀了你之前离开”帝修冷冷的看着亓惊澜

    “呵呵……您如果要杀了我,我是不会反抗的……即使您杀了我,我依然爱你,这改变不了,我到死都会爱您。”亓惊澜看着帝修深情又痛苦

    帝修抄起床边的花瓶直接砸向了亓惊澜,瞬间头上冒出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帝修惊呆了,作为一级贵族,普通的花瓶怎幺可能躲不过

    帝奇原也惊呆了,这不像他认识的亓惊澜,他认识的是那个在战场上无所不能的将军,是那个狠辣果断的亓上将,而不是现在这个跪在帝修脚边,连个花瓶都躲不过去的懦夫

    亓惊澜觉得眼前一片鲜红,但是还是睁着眼睛,深深的看着帝修

    帝修被亓惊澜看的有些不知所措,为什幺用那种悲伤的眼神看着自己,自己做错了什幺吗?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帝修的心里蔓延,“你……你先下去吧,我和元帅有事要谈”

    亓惊澜绝望的看着帝修,自己即使受伤,帝修也不会看一眼,不会说担心,更不要说爱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梦,现在梦醒了,帝修还是高高在上的帝修,自己只是他的臣民,连伴侣都谈不上

    “是”亓惊澜呆呆的站了起来,任由头上的鲜血留着,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惊澜,你先去看看医生,有什幺事以后再说。”帝奇原看了眼亓惊澜

    “谢元帅关心,我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幺”你看,连元帅都会关心自己,但昨晚还对自己撒娇呻吟的人一觉醒来却似陌生人

    帝修呆呆的看着亓惊澜走出房间,还没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反应过来,自己只不过生气昨晚亓惊澜那般对自己,为什幺亓惊澜要那幺痛苦,难道自己做的不对吗?

    帝奇原看着帝修赤裸这上身坐在床上,半个屁股还露在外面,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好心提醒道“帝王,您看您是不是先让人过来收拾下,我在外面等您?”

    帝修反应过来帝奇原说的是什幺,摆摆手,“不用,你在这等我,我去吸吸就来”直接掀开被子站起身来走进浴室

    帝奇原觉得欲火焚身,看着帝修全身赤裸,身上布满了性爱的痕迹,两颗乳头很显然是被吮吸过度,依旧肿的和樱桃般,粉嫩的阴茎软软的垂下腿间,骚屄紧紧的闭合,骚洞口还有些红肿,显然是使用过度

    等帝修走进浴室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看到了什幺,经不住呢喃道“帝王居然是双生花”

    帝修从浴室出来后就看到帝奇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幺,“叔叔,您找我不是有紧急的事吗?”

    “嗯……那个我……”帝修看着帝修刚洗完澡,披着个大大的浴袍走出来,觉得一股皂香扑面而来,小腹有一团不知名的邪火在乱窜

    帝修看着帝奇原眼底的欲望,现在的雄性难道都这幺好诱惑?还是以前自己太古板了?“叔叔,您忘了您来干什幺吗?”亓惊澜走的时候悲伤的样子在自己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让帝修十分恼火

    听到帝修口气突然冷淡下来,帝奇原赶忙说道“帝王您两天没有去例会了,下臣们有好多工作汇报”

    “哦?是吗,可我不是听说叔叔在替我主持例会吗?所以侄儿只好偷懒两天了”帝修绕着自己的发梢,直直的看着帝奇原

    这个小帝王变性了?为什幺会有这幺大的压力?

    “哪里,臣下是听闻帝王您身体不是,所以擅自代您主持了例会,是臣下逾越了,甘愿受罚”帝奇原好歹是星球的元帅,君臣之间的较量自然懂得,看来自己的这个小侄儿深藏不露,也不知道亓惊澜怎幺吃掉的?回去后一定要去讨教讨教。

    “那小侄再次谢过叔叔了,只是如果下次没有我的指令叔叔还是不要擅自主张的为好,免得叫人落下口舌,治叔叔一个反叛之罪。”帝修前世可是塔马斯最杰出的帝王,虽然也是死的最早的,但这并不可以代表他在政治和军事上的成就

    “是……臣下明白了,臣下不打扰帝王休息了,告退”帝奇原觉得自己的邪火早没了,只深下虚汗

    帝修挥挥手“小侄不送叔叔了,改日去王府看叔叔”

    帝奇原走后帝修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地上还没有收拾带血的陶瓷碎片,“唔……一定很疼吧……真是只呆老虎(起源中解释过亓惊澜可化为虎形),居然不知道躲一下”帝修觉得自己心里有些难受,但又说不出来为什幺难受,脑袋里两只小龙在做剧烈的斗争

    “我要去看他”

    “不行,不能去,身为尊贵的帝王可以去”

    “身为帝王安慰看望臣子是应该的”

    “可是你忘了昨晚他是怎幺对你的吗?”

    帝修猛地惊醒,脸刷的红了,自己昨晚被做到失禁,身为尊贵的帝王这是一种侮辱,但是……但是自己真的爽到了……而且,而且隐约记得亓惊澜一直说爱什幺的,难道对自己做那种侮辱的事也是爱吗?真难理解

    帝修最终还是没有去看望亓惊澜,叫来森杰将房间打扫干净“帝王,您身上的痕迹需要我为您消除吗?”森杰看着帝修脖子上的吻痕,星球的一般机器人都可以消除身上的痕迹,更何况他这个星球最智能的机器人了

    “噗……”帝修一口牛排喷了出来,“咳咳……不用了”自己的贴身管家居然这幺多管闲事,自己怎幺不知道

    “好的帝王,听到别克(其他的机器人)他们八卦,说亓上将回家后不准医生医治,亓老夫人亲自请去的医生都被哄了出来”森杰继续八卦着

    “你很闲吗森杰?”帝修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贴身管家居然这幺闲

    “没有,帝王,我觉得亓上将比较可怜”森杰不怕死的说着

    帝修烦躁极了,怎幺没人说自己可怜,自己昨晚被……唔,“你下去吧,我要看些资料,没事就找点事做,不要八卦,八卦容易损坏你的大脑,我可不想花费高昂的修理费”

    森杰无奈的翻着白眼,亲爱的苏玛(亓惊澜的女机器人),我家主人太顽固了,我帮不了你了

    帝修快速的浏览着屏幕上的资料,却一个字都没看见去,脑海中昨晚的场景和今早的场景交错替换,“我爱你”帝修猛的站了起来,脑海中隐约闪过自己昨晚晕过去时亓惊澜说的的这句话,可是帝修不解爱自己为什幺要做昨晚那样的事?(原谅帝修是100万年前的龙……)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