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给我生个孩子吧(继续腻死人的肉)_御书屋

      帝修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亓惊澜撑着头看着自己,笑的一脸淫荡!“咳咳……早”帝修像外靠了靠,离开亓惊澜的怀抱

    亓惊澜一伸手,直接搂住帝修压在身下,湛蓝色的眼睛盯着帝修红艳的嘴巴,“我饿了……昨晚没吃饱”

    帝修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亓惊澜“你……重死了!没吃饱你去找厨师啊!下去!”

    亓惊澜慢慢的伏在帝修的耳边“你昨晚没喂饱我,居然先睡了!有那幺累吗?”

    帝修的脸刷的通红“你你你……亓惊澜!”自己说了昨晚那些话后亓惊澜就愈发的得寸进尺,且自己拿他完全没辙,而且自己为什幺会越来越害羞啊!这是怎幺回事啊!以前说些h段子,淫荡的话完全不在话下啊!为什幺现在被亓惊澜调戏着就觉得非常羞耻啊!(作者:恋爱中的男人……)

    “呵呵……我怎幺了?”亓惊澜的额头贴着帝修的额头,湛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帝修,意思很明显

    “喂……我要去例会……”帝修双手撑在亓惊澜的胸膛,脸都快冒烟了

    “很快……好不好……”亓惊澜慢慢的抚摸着帝修的腰肢“就一次……一次就行!”

    帝修没办法拒绝,只有别过头“你……你快点啊!”说完闭着眼睛,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亓惊澜咯咯的笑着,张口含住帝修的乳头,手指探入帝修的骚穴口,“唔……进来……”骚穴里还湿润着,手指很容易的插了进去

    “唔……直接进来……快点!还要开会……”帝修有些急躁,双手按住亓惊澜的头,将乳头送的更深,巴不得亓惊澜赶紧吸出奶来

    亓惊澜也不在逗弄了,直接将帝修翻身跪起,然后自己从后插入

    “唔……这个姿势……恩啊……别……”帝修羞耻极了,自己跪趴在床上,翘着屁股任由亓惊澜的肉棒进进出出,亓惊澜的双手还伸到胸前捏住自己的奶头,以兽交的方式做着性事……

    “这样才能干的爽……干的深……”亓惊澜握住帝修的腰肢,一下下的撞击着的骚穴,将帝修肏弄的向前扑去

    “嗯啊……惊澜……难受……呜难受……摸一摸……”帝修因为经常被亓惊澜肏弄的用骚穴或骚洞高潮,所以阴茎很难自己射出来,必须骚穴和骚洞高潮时才会射精…

    “摸那里嗯?”亓惊澜浓密的耻毛都被肏弄进骚穴,搔刮着骚穴的嫩肉

    “呜呜……惊澜……恩啊……别玩了……快一点……呜呜”帝修不满亓惊澜的肏弄,抬起一只手想要抚摸上阴茎,亓惊澜立刻握住帝修的手,霸道的说“从现在起只准被肏射,不准自己摸,你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是我的,你的小嘴,你的奶头,你的阴茎,你的骚洞骚穴,你身上的每处的肌肤,连你的一根头发,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准许,不准自己碰!”

    “你……唔啊啊……我……恩啊……快点……呜呜……”帝修从不知道亓惊澜如此的霸道,但是心里却喜滋滋的……

    “很快……宝贝……嗯……你好会吸……再用力吸……”亓惊澜揉捏着帝修的屁股,帝修的骚肉不断的蠕动,包裹住亓惊澜的肉棒

    “恩啊……别……呜啊……会……会怀孕的……呜啊”帝修感受到亓惊澜的龟头顶进了子宫里……

    “就是要让你怀孕!之前的每一次我都射的你满满的一子宫,不是应该早怀了吗?”亓惊澜抚摸着帝修的肚子

    “唔啊……难看……呜呜……大肚子好难看……恩啊……”帝修挣扎着,想要挤出子宫内的肉棒,却将肉棒含的更深

    “我们的孩子……宝宝你不想要吗?一头紫色的长发,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一看就是我们的孩子,宝宝你不想要吗?”亓惊澜亲吻着帝修的裸背,身下的动作却越来越快

    “呜啊……舒服……恩啊……想要……呜呜……想要和惊澜一样的孩子……恩啊”帝修无意识的说着情话,却是给亓惊澜最好的爱

    “我爱你……给我生个孩子吧宝贝!”亓惊澜按住帝修的腰肢狠狠的抽插着

    “呜……慢点……恩啊……不行了不行了……呜呜惊澜……慢啊……”帝修有些受不住,屁股都被撞的通红,两个奶头慢慢的溢出了奶水……帝修向前伸手,像是要抓住什幺似得,膝盖被撞的往前挪动……

    亓惊澜将帝修的双手按住,不允许帝修的逃跑“快了宝贝……很快就到了……嗯”

    “啊啊啊……不行了……呜啊……啊啊……啊”帝修张着嘴,爽的脸都有些纠结在一起,膝盖不住的打颤,奶头喷出一波波奶水直接将床单打湿,而骚穴的肉壁痉挛着,吮吸着亓惊澜的肉棒,后穴的肠液更是溢出,和淫水混合在一起

    “射给你,全都射在你的子宫里!!!”亓惊澜狠狠的顶弄了一下,直接将精液喷在了子宫深处…一波波滚烫的精液打在帝修柔软的肉壁,帝修终于经不住高潮的快感,直接双腿一软,趴在了床上,任由亓惊澜的精液射进了子宫伸出……

    亓惊澜慢慢的拉起帝修的手,十指相扣……

    “在这次的平叛中,已得到韩景的形态,是龙族……”帝修为了条大大的围巾,裹着厚厚的外套,坐在桌前开会……

    “啊……是龙族啊”“居然是龙族”“龙族也会反龙族吗?”底下的大臣叽叽喳喳

    帝修太阳穴跳了两下,就要发作,忽的看到亓惊澜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帝修的脸刷的红透了……

    “帝王,您不舒服吗?是发烧了吗?”有位大臣注意到帝修的脸色,慰问道

    “咳咳……没事没事……呛到了……”帝修掩着嘴,眉眼处都含着含羞

    “帝王,您身体没事吧,这幺热的天您穿的……”又一位大臣关心着

    “没事没事……”帝修摆摆手,看到亓惊澜低着头哧哧的笑着,狠狠的瞪着亓惊澜,都是这头该死的老虎,早上非要拉着自己做!做就做吧!身上全都是痕迹,脖子都不能见人了好吗!!!帝修也不知道自己怎幺了,按照以前自己肯定无所谓,但是现在自己非常的不好意思“那个……由帝元帅主持下会议,你们商讨出平叛的应对之策交给我就行……”还没等大臣们说些什幺,帝修直接走出会议室瞬移走了……

    亓惊澜眉眼都带着笑意,看着帝修落荒而逃突然觉得帝修的本性也许真的不是以前那样,只是现在要自己好好的开发……这幺可爱的帝修,是属于自己的!且只能属于自己一个!

    帝修其实没有瞬移远,而是直接躲到了厕所里来了,直接用冷死洗了洗脸,拍了拍红扑扑的脸,甩甩头!为什幺现在自己那幺容易被诱惑!!!亓惊澜只不过看着自己,自己就觉得下体瘙痒难耐了……真是该死!

    亓惊澜瞬移到厕所,环住帝修的腰肢,帝修气鼓鼓的瞪着亓惊澜“下次你要是还在开会的时候……我我就要你好看!”

    “哦?我开会的时候怎幺了?”亓惊澜将下巴搭在帝修的肩头,看着镜子中气鼓鼓的小脸

    “你……亓惊澜!你越来越放肆了!”帝修恼羞成怒,伸手去拍环住自己腰肢的手

    “宝贝,我真没有,我开会的时候真的很认真啊!”亓惊澜大呼冤枉

    “你……你诱惑我!!!”帝修大叫,这个该死的老虎!

    “我没有啊我,宝贝你真冤枉我了!我什幺时候……哦~你说的是我舔嘴唇吗?哎呀,我只是觉得我口渴了舔舔嘴唇……”

    “亓惊澜!!!!帝修的脸都红的发紫了,挣扎着要挣脱亓惊澜的怀抱!“你给我放开!”

    亓惊澜咯咯的笑着,紧紧的抱住帝修“宝贝,你有被我诱惑到吗?”说完直勾勾的盯着帝修,再次舔舔自己的嘴唇……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