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sao穴被狂插空姐受不了疯狂yin叫_御书屋

      “哇……啊……啊……啊……亲爱的……你可真会插穴哟……太舒服啦……太痛快啦……”

    漂亮空姐不自觉地前后摆动肥臀,密切配合男人的动作,“我……我……真服了你……嗷……喔……你实在是……太厉害啦……太强壮啦……太能干啦……”

    “嘿嘿……多谢你的夸奖……”

    汪任飞手掐着漂亮空姐的纤纤柳腰,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屁股上,几近疯狂地挥舞着胯下巨无霸型的肉棒子在她的玉体深处反反复复、不知疲倦地刺探、抽插,渲泄自己的欲望与激情,那种架势活像一头野性发作的西班牙公牛在攻击斗牛士。

    “呜……呜……哦……咿……呀……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哦……吔……吔……你的大鸡巴……简直就是一根牛鞭……呵……太粗啦……太长啦……太大啦……太硬啦……太烫啦……唷……唷……我的好哥哥……真有你的……哎……哎……哎……”

    “呃……呃……呃……没有那金钢钻……我怎敢揽这瓷器活呀?来吧,小骚货……我要和你痛痛快快地干一个通宵……”

    “一个通宵?不行……不行……会……会闹出人命的……”

    “那……那就干到我射不出精液为止……”

    “哎哟……哎哟……哎哟……你干得太快啦……太快啦……用力太大啦……嗯……嗯……噢……爽……爽死啦……爽死啦……哇……我……我快被你干死啦……”

    汪任飞望着漂亮空姐如此亢奋、疯颠,心中就清楚她的又一次高潮即将来临,于是索性用力拍打她的屁股,更加凶猛地抖动下体。

    “哇……哇……啊……啊……任飞……我不行啦……不行啦……呀……呀……我……我……我要泄啦……嗷……嗷……”

    冷不禁漂亮空姐的阴道一阵收缩,随后一道热滚滚的阴精喷礴而出,射在了汪任飞的龟头上。“哇噻——”

    汪任飞被烫得大吼一声,浑身上下打颤,就差射精了。

    一阵狂风暴雨之后,漂亮空姐已经体乏力竭,极度疲劳,只能呵嗤呵嗤地大喘粗气。汪任飞压在她的身子上,握住她的乳峰,胡乱地吻了好几遍,接着伸出舌头一圈一圈地由外围往中心舔动,直至含住她的乳尖。或许是性欲的作用吧,那对温香软玉的肉球比先前更加鼓胀、充盈、结实,莹白中衬出一抹嫣红,显得“丰”情万种,无限可人!

    “我的好老公……你可真强壮哟!”

    漂亮空姐淫心未泯,偷偷地抓住男人的阳具,边摸边说,“做爱这么久啦……我都泄了三次……你的大鸡巴还没射精……还是这么粗、这么硬……”

    “那还不好?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吗?要不然怎么会和我做爱呢?”

    “嘻嘻……”

    汪任飞的话正是漂亮空姐所想的,她心满意足地望着心上人,匿笑不已,脸上充满了娇妖妩媚的神情。

    “美人,我们换个更新鲜、更刺激点儿的姿势吧,好不好?”

    “嗯……嗯……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

    “那好,我们站起来做爱……”

    “站起来做爱?”

    “对呀!很多男人和女人在偷情时,都用这种姿势呀!”

    “哦,任飞……别说‘偷情’嘛……多难听呀……好像我们俩是潘金莲和西门庆一样……”

    “那有什么关系。能像他们那样拥有开心、自由的性生活,不是人生的一大幸福吗?美人,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紧时间做爱,尽情地享受性欲的快乐……”

    谈笑间,汪任飞拉着漂亮空姐的手臂走到墙角边,把她轻轻往后一推,粉背贴紧墙壁。他挺着高高翘立的巨屌靠近她,两手握住她的细腰,嘴巴撅起来印在她的粉脖和香肩处,留下了一个个热吻。一种无比温馨的感觉泛上心头,漂亮空姐禁不住亲吻着他的额头。

    “美人,搂着我,把左腿抬起来。”

    “好的!”

    第一次尝试站着性交,漂亮空姐不免害羞得双颊潮红渐起,娇滴滴地应和了一声,挥臂搂住情人的脖子,慢慢地抬起左腿。汪任飞低头关注下方,右手托住她的大腿,左手掏了掏她的阴户,捏着阳具对准目标,紫红色的龟头迫不及待地挑开外阴唇,顶到了淫水四溢的桃花洞口。

    漂亮空姐见他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内心狂跳不已,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瞅着他,嘴里发慌地叮嘱着:“喔,亲爱的……你可要轻一点儿……这种姿势……阴道好像很紧……”

    “放心吧,美人儿,我一定会让你痛痛快快、舒舒服服地丢精的!”

    “嗯……你坏死啦……”

    “可是坏也有坏的好处,不是吗?哈哈哈……”

    汪任飞一阵开怀大笑后,双腿前曲,屁股朝斜上方一挺,那根粗壮颀长的大鸡巴一下子就没入了女人的肉穴中。

    “哎哟……好胀呀……哇……哇……”

    漂亮空姐的阴道本来就较为娇小狭窄,如今的姿势更令它无法张开得太大,倍加紧张敏感,阴茎能塞进去已经够勉强的,在里面活动就更为吃力费劲了,这对于男性的体能、技术都是一场考验。性交沙场上从未吃过败仗的汪任飞百分之百地振奋精神,鼓足力气,腰部左右摇动,屁股前挺后挑,蘑菇状的大龟头重重地刮着厚厚的、湿湿的、褶皱的肉壁。

    “美人儿……这样干你……过瘾吗?”

    “啊……啊……噢……太过瘾啦……太过瘾啦……噢……呵……阴道被干得……又麻……又痒……这滋味……真妙呀……”

    “想不到……你也喜欢这么干……若春姐也喜欢……看来……淫荡的女人都一样……”

    “咿……咿……我……我怎么会是淫荡的女人呀?”

    “还不承认?瞧你这骚样……”

    “呜……呜……唷……唷……亲爱的……你的资本……实在是太雄厚啦……我……我……受不了啦……受不了啦……”

    对于一般男性而言,站着做爱有一个遗憾,那就是大鸡巴插得不深,难以触及女性阴道的最深处——子宫口。然而汪任飞却是一个例外,他的生殖器最兴奋时长达二十五公分,只要努力一下就能扎到子宫口。汪任飞十分清楚自己的生理特点,交媾起来又认真又卖力,每一次进攻都实实在在,很有目的性。

    “喔……哦……哇……嗷……你的大鸡巴……顶得好深哟……嗯……嗯……顶到子宫口啦……又顶到啦……哎……哎……呀……呀……”

    漂亮空姐的娇哼声一阵阵急遽、高亢,汪任飞听得欲火更加高涨,血液更加沸腾,下体摆动得更加勤快。“噢……吔……吔……太爽啦……太爽啦……就像被开苞一样……”

    漂亮空姐喃喃地说,“啊……呵……任飞……你的感觉呢?”

    “和……和……和你一样爽……只要你快乐……我就快乐……哦……唔……呃……呃……”

    “你……你……真是个好男人……哇……哇……不……不行啦……不行啦……”

    金鸡独立的姿势实在令漂亮空姐难以承受,每当她右腿酥软、膝盖弯曲、身体下沉时,子宫口就被汪任飞的大鸡巴顶得发麻发胀,她就会浑身打颤,秀眉紧促,杏眼圆睁,大呼小叫。

    汪任飞瞧见她一幅吃不消的模样,征服者的自豪感、优越感油然而生。他略微一弯腰,用力将她的右脚也托起来。这时,漂亮空姐犹如猴子爬树一般两手紧抱着男人的背部,两腿紧勾着男人的腰际,香喷喷的玉体紧缠在男人的身上,两个乳房撞击着、打磨着男人的胸膛。

    “啊……啊……啊……太棒啦……太棒啦……”

    “喔……喔……吔……吔……”

    “噢……嗷……嗷……嘉……任飞……你真能干呀……哦……呜……”

    “这……这要看是和谁啦……美人……和你这样的美女在一起……我……我是越干越过瘾……越干越有劲……”

    “是吗?是吗?”

    漂亮空姐听了心花怒放,淫性更加膨胀,“哇……哇……哇……”

    寂静的休息室内,这对沉浸在了情欲高潮中的男女赤条条地拥抱在一起,无节制地猛干男欢女爱的勾当,场面惊心动魄,火爆异常,比火山爆发还要壮观百倍。

    “美人……美人……我的美人儿……我爱你……我爱你……”

    “呀……呀……任飞……我……我也爱你……我也爱你……”

    “呃……呃……呃……美人,够不够?够不够……”

    “哎……哎……不够!不够……嗯……哦……啊……再用力点儿……我需要……我需要……”

    汪任飞稳稳扎扎地站在地上,兜着赤裸裸的漂亮空姐,机械、快速、奋力地摆动下体,他的肉棒子在湿淋淋的阴道中推拉抽插,将美妙的快感传送到女人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漂亮空姐双眸紧闭,娇喘嘘嘘,打骨子里感觉舒爽、痛快。“哎呀……哎呀……哎呀……爽……爽……爽死我啦……哇噻……太爽啦……”

    “是吗?是吗……那……那太好啦……那太好啦……”

    “亲爱的……呵……呵……你的大大鸡巴……太棒啦……太棒啦……喔……吔……快……快……我快受不了啦……”

    看见心上人再度进入性爱高潮,汪任飞连忙抱紧她。漂亮空姐主动伸出双臂套住男人的脖子往自己身上一摁,汪任飞顺势一个前倾,压在了她的身上。整个过程中,两人的生殖器从未分开过,连接得特别紧密。汪任飞悬空抱起女人的肥臀,狠命地摇动屁股,继续渲泄过盛的精力。

    “唷……唷……我的好老公……你捅进去……又抽出来……呵……太厉害啦……”

    漂亮空姐一面浪叫着,一面伸手抚摸男人的头发、胸膛。

    “哦……哦……呃……我的美人儿……我的宝贝儿……呃……”

    汪任飞忍不住伏在女人的耳根处喘息道。漂亮空姐醉心于情人的强壮和威猛,迷恋于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淑女的风范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淫娃的疯狂和开放。

    “啊……啊……任飞,你……你怎么还不射精呀?呜……我……我好期待呀……”

    “美人儿,你就那么盼望我射出来吗?”

    “是的……是的……你不知道……热烘烘的精液射在里面……好舒服好舒服哟……我……我已经很久没有试过那种感觉啦……”

    “是吗?美人,你可太骚啦……”

    “噢……唔……任飞,我想……你的精液一定特别多……快……快射出来吧……”

    “还早着呢,美人儿!我……我还想多干一会儿……”

    “喔……嗷……你……你……你还要干多久啊?”

    “这……这就不好说啦……”

    汪任飞双手握住女人的一对玉乳,一面抓揉一面俯头咬住乳蕾,猛吸猛舔。

    “嗯……嗯……嗯……”

    漂亮空姐亢奋得摇头晃脑,情不自禁地挺起酥胸,双手无助地抚摸着男人的厚实健壮的背肌。

    就在汪任飞的嘴巴轮番“轰炸”女人的乳峰时,他的胯部也没停歇,一直紧持不懈地大肆摆动,阳具浸在淫水汪汪的阴道内抽插旋转,在运动中一点点地延展、一圈圈地膨胀。

    “哇……呵……啊……真是太美啦!太妙啦……啊……噢……”

    “唷……唷……美人……美人……”

    “天啊……太棒啦……哦……唔……吔……好哥哥,再来!再来……”

    “喔……呃……呃……我干!我干!我干……”

    “好哥哥,好爽!好爽……不……不要停……啊……啊……我甘愿……我甘愿死在你的胯裆下……”

    “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汪任飞把女人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身体前倾,双手环抱着女人,“美人……你死了我怎么办呀?我……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嗷……噢……唔……任飞……你有那么多爱你的女人……你……呵……你可以找她们呀……”

    “不……不……我只要你!我只要你……美人……你是我心目中最美艳、最聪慧、最妩媚、最性感的女人。”

    “不……不要再安慰我了……”

    “我是说真的,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汪任飞一边旋转着屁股,一边加大胯下捅戳的力度,他那根巨屌如石油开采机的钻头一样朝着阴道的最深处钻了进去。

    “哎……哎……哎……老天啊……你太厉害啦……”

    漂亮空姐兴奋万分,双手在男人的背上又抓又摸又掐的,“哦……哦……停一下……呵……不……不要停……快……用力……呀……呀……不要……啊……”

    汪任飞搂着漂亮空姐的后背,一边与她交媾,一边亲吻她的脸蛋、她的脖子、她的双肩。“噢……喔……呜……呜……我……我不行啦……我不行啦……啊……啊……太爽啦……太棒啦……嗯……任飞……你太强壮啦……唔……唷……停一下……停一下……嗷……哇……哇……”

    随着漂亮空姐的一声爽快地闷哼,两人以坐姿背后式开始了压榨对方的火热欲望。这个姿势汪任飞虽然不能看到空姐的表情,不过胜在可疑很好的把握住前面甩动的豪乳。也可以看到她穿着制服的背影,而且还省力,给了他无限地舒爽。

    现在一遇上真正的对手,自然是舒爽异常。飞机发动机沉闷的声音足以掩盖一切。更不用说空姐熟悉头等舱洗手间地隔音效果,所以用不了多久,她就开始放声大叫起来!

    操纵着飞机摇杆,在空姐姐狭窄跑道里面穿行的汪任飞也逐渐的兴奋了起来,他那个头和持久力都非常强的武器发扞出了强大的攻击力,给了自己和这个空姐非常大的刺激和享受。

    这个姿势男人的主动性比较弱,不过也是可以改变地。汪任飞享受了一阵之后,就开始不满足被动,所以双手离开了前面甩动的豪乳,改为托住两瓣圆臀。将其用力捧起,然后重重的落下,给予那空姐直至尽头的巨大冲击!

    那漂亮空姐开始乱叫了起来,非常的疯狂,因为这样的环境,对于她来说,也是第一次。也是非常刺激的体验,而且现在汪任飞的攻击力实在太强了,让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哎……哎……哎……老天啊……你太厉害啦……你的鸡巴真是绝世无双啊……”

    那疯狂程度比之av女优有过之无不及的淫叫声,让汪任飞再次受到了非常大的刺激,因为他无铬是和露露还是和可可做爱地时候,她们都不会这么疯狂的叫喊。只有那次双儿因为药物的关系比较疯狂,现在他自然听得非常的爽快。

    疯狂了一阵之后,漂亮空姐发出了一阵阵尖叫,然后无力耸动,靠在了汪任飞的身上,不再叫喊,只是不停的大口喘气。

    看着香汗淋漓、脸如桃花、媚眼如丝的模样,汪任飞又是一阵猛攻,只让她几乎要翻白眼,一直说受不了了。

    汪任飞自然也是畅快淋漓,奈何他地作战能力已经有了大幅度提高,是普通人的几倍,饶是这样刺激的环境,也还是没有让他这么快搞定。

    想了一下时间,汪任飞有点着急了,反而是这个空姐似乎已经云里雾里,忘记了身在何方,根本不记得现在是工作时分、现在是飞机上。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汪任飞将这个空姐性感的娇躯抱起来,让她站在了洗手台前面。爽得一塌糊涂的空姐哪里还站得住?整个身子伏在了洗手台上面。

    眼前的情景让汪任飞更加的兴奋了,他分开粉嫩的臀肉,从后面开始了最后一轮的大冲刺。

    强烈的刺激让本来已经难以发出声音的空姐又再次呻吟了起来,用起最后的力量,让自己的粉臀不停的后顶,迎接汪任飞的疯狂冲击。

    现在的汪任飞更多了一层视觉享受,因为从前面洗手台的大镜子里面,他可以完完全全的看到那漂亮空姐的全部表情,他轻轻将她的帽子摘掉、把她的秀发弄散,顿时镜子中的空姐便披着柔顺的长发,端庄优雅的玉脸上布满了春意的潮红,美眸中烟波似水,微微半眯着,漆黑的长发随着她的头一起疯狂地摆动着……

    “啊——我不行了……我又射了啊……”

    空姐发出一阵阵哀嚎般的爽快呻吟之后,又伏在洗手台上面不动了。不是昏迷过去,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强烈高潮,刺激得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让汪任飞也达到了积累的高峰,看到两个豪乳压在洗手台上面压扁了,他异样兴奋,将空姐的双手反拉了起来,让她前面的整个模样都全部看得一清二楚,然后开始了最后的冲击!

    再就要爆发的前一刻,汪任飞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没有套套啊!

    空姐是在飞机上面工作,汪任飞是出差,谁会想到在飞机上面会发生这么一场激烈的友谊赛?当然没有人准备好那个东东啦!

    “没有套套,怎么办啊?”

    汪任飞问了一句,虽然有事后避孕药这种东西,不过这个时候,做为男人的,还是要尊重一下女方的意见。

    那己经昏昏沉沉的漂亮空姐才想到这个问题,猛的精神了一下,低声说道:“今天……不行呢,出来吧……”

    这当然是很煞风景的事情,不过事到如今,汪任飞也只能听从她的意见,毕竟如果出了意外,对自己也不好,他再不顾一切的疯狂挺动了一阵,在快要忍不住了的时候,然后让飞机腾空,离开了温柔的跑道。

    空姐还在大口喘气,忽然想起他在自己后面,要是喷到自己背上就糟糕了。

    赶紧转身说道:“小心,别弄到我制服上面了……”

    弄到别的地方都好办,弄到制服上面擦洗也不能一下子干了。

    “那就将就一下……”

    既然如此,疯狂之际的汪任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把她身子拉了一下,将她的头按下,将湿漉漉的阴茎挺入了漂亮空姐的性感红唇中,然后用力挺动了继续刚才的舒爽,并抱住她的头展开了最后的爆发!

    “啊……呜……”

    吃了一惊的空姐明白他的意图之后,也没有再挣扎,努力配合着他,尽情的耸动,让这个刚刚把自己送上了无数高峰的男人也得到了畅快淋漓的最高享受!

    微微娇嗔的白了汪任飞一眼,空姐把口中之物吐在了马桶里面冲走了,然后自己漱口下。

    两人都很累了,相视一笑,大口的喘气。

    欲望过后,空姐也恢复了理智,惊呼一声“糟糕”赶紧催促汪任飞收拾好衣服。

    经过一番整理,除了脸色红润之外,两人都确定对方已经怯复了正常模样,可以出去见人了,才走向门口。

    “我们……”

    汪任飞开了一个口,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空姐笑一笑,“这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个美好记忆,但是你有你的生话,我有我的日子,别说什么以后了。你对我也没有什么感情,刚才也是我主动的,你不用自责。就算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吧,让我们都记住有过这么美好的一刻,就ok了!”

    汪任飞想了想,自己确实对她没有感情,她也未必对自己有什么真正的感情,刚才只是一次一夜情式的艳遇,呃,或许应该叫‘一日情’的艳遇。

    看到她的洒脱,他也笑了,“好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听什么名字呢。”

    漂亮空姐微微一笑,“相逢何必曾相识,不用记得我的名字。”

    汪任飞没有再多说,笑了笑,准备开门出去。

    “哎,”

    那空姐又贴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我不是经常这样,今天是我第一次在飞机上面这样放纵,也将是最后一次。你很厉害、真的令我很high从无法忘怀的销魂……”

    听到一个美女空姐在耳边这样说,对男人来说,无疑是充满诱惑的挑逗。汪任飞怕自己会有再次把她按倒的冲动,赶紧笑了笑,先出去了。

    回到最后,看了看时间,过了快一个小时,飞机已经不知道又飞走了多远。他想到了一个词,——一日千里,这一“日”还真的是千里啊!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