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借酒消愁的弟媳_御书屋

      [双性]偷妻 番外完结(高辣) 作者:冉尔

    沈园眨了眨眼睛,含着泪笑起来,伸手搂着方决明的脖子不说话,很久很久以后才轻轻“嗯”了一声,继而小声恶狠狠地道:“不许你不喜欢我。”

    方决明亲了亲他的额角,余光瞥见窗外的雪更大了,白茫茫一片,枯萎的树枝被压弯了眼看就要折断。明明屋外是凄清的光景,他心里却暖得不能再暖。

    等来年雪化春暖花开的时候,沈园生下的孩子该学走路了,方决明念及此不免心潮澎湃,忍不住低头去看沈园,却见这人已经安安稳稳睡着了,纤细的手臂环在他腰间,嘴角挂着隐隐约约的笑意。

    这光景美好得方决明以前从不敢想,现下竟生出活在美梦中的错觉,搂着沈园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笑起来。

    遇见沈园原是他的幸运。

    —完—

    哎呀这就是个很短小的故事,忽然想吃小白兔就割了腿肉,写完不得不承认真的挺白目的,也有挺多雷点,先对雷到的说一声抱歉……然后感谢一路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呀w有很多不足请多多担待最后其实想让方老爷子也对沈园好一点,后来想想这个设定下男妻地位本身就低,再说沈小园在乎的也只有方决明了,于是还是这么写了。至于世界观设定,其实是因为我不争气地喜欢民国风,虽然这篇是硬凑上去的怪里怪气的民国风,我还是好喜欢啊……

    新坑应该会写一个同样世界观的故事,延续设定但是和窃妻无关,最近状态不太好,存稿没写多少,等写够了再随缘发吧。

    暂时没啥想写的番外,偷妻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感谢大家,么么哒。

    番外·借酒消愁的弟媳

    方子桓学会走路的时候,一头磕在他爹脚丫子上了。

    沈园正坐在方决明怀里看账本,被孩子吓了一跳,还没扑过去呢,方子桓就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挪了两步跌在方决明的大腿上。

    “大哥……”沈园挺高兴的,仰起头和方决明说,“孩子会走路了。”

    方决明眯起眼睛看沈园脚尖上那个牙印,把孩子拎到一边趴着,低头把弟媳吻住了。沈园拽着方决明的衣领闷闷地笑,慢吞吞地转身坐在了大哥怀里。

    他们正亲着,张嫂咳嗽了一声,站在门边不情不愿地嘀咕:“老爷子想看看孩子。”

    沈园惊慌地钻进方决明怀里,脸颊满是红晕,小手环着大哥的腰不住地发抖。

    “赶明儿我带小圆一块儿去。”方决明低头亲了亲沈园的额头。

    张嫂神情有些不满,扭头走了。沈园委委屈屈趴在方决明肩头不说话,拿手轻轻逗孩子玩儿。

    “不想去就不去。”方决明叹了口气,“大哥也不去,在家里陪你。”

    沈园沉默了会儿,摇头道:“不去不好。”

    方决明搂着他亲了许久,把沈园的嘴唇吻得沾满水汽才故意唬他:“我爹要我娶别人你可别信,也别跟着劝我。”

    沈园“喏”了一声,眼眶红了,把脸埋在方决明颈窝里一声不吭。

    “他们说什么你都别往心里头去。”方决明说完就后悔了,沈园本身就敏感,又爱钻牛角尖,怎么可能不往心里去呢?正想着,方决明就觉得自己颈侧湿了,低头一看沈园果然哭了,眼角红红的看得他心疼得厉害。

    这事儿还要从沈园把孩子生下来时说起。

    那时沈园还下不了床,成日焉焉地躺着,他身子骨本来就弱,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就跟去了半条命似的。方决明心疼坏了,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就没料到老爷子又动了给自己纳妾的心思,还把姑娘直接送上了门。

    方决明从未在老爷子面前发过那么大的火,要不是张嫂拦着,怕是要把疗养院都拆了。方决明也不敢告诉沈园,这人还在床上躺着,哪能受得住这么大的刺激?谁知道张嫂偷偷摸摸跑

    去和沈园说,想让他劝方决明纳妾。

    这下子事情就闹大了,沈园刚生下孩子身体还没怎么好,直接大病了一场,直到方子桓学会走路这会儿才勉强能下床,可脸色依旧苍白,人也瘦了一大圈。

    方决明从此就像是和老爷子断了关系,也不乐意张嫂上门,可毕竟有血缘关系,老爷子想看孙子也在情理之中。

    “有你,我还要什么别人?”方决明揽着沈园的腰叹息,“别瞎想。”

    沈园搂着方决明的脖子闷声闷气地“嗯”了一声,窝在大哥怀里不动了,他还是乖巧,方决明稍稍哄一哄就止住了泪。

    他们的孩子在一旁爬来爬去,会走路以后好像忽然调皮了些,老是抓着沈园的脚丫子笑。

    方决明和沈园到底还是去了趟疗养院,方子桓赖在沈园怀里不肯给张嫂抱,也不怎么搭理老爷子,孩子还小,就喜欢黏在他爹怀里睡觉,于是几个人坐在一起倒没了话说。

    方老爷子憋了半天还是说:“孩子多了好。”

    方决明不动声色地搂住沈园的肩膀:“小圆想要就再生,不想就算了。”

    沈园匆匆抬头看了一眼方决明,红着眼眶没说话。

    张嫂在一旁插嘴道:“就他那身子,哪儿还能再来一回。”

    方决明听了就要发火,被沈园拉住了手,硬是忍了下来。可老爷子又加了句:“哪有就娶一个男妻过日子的,传出去给别人笑话。”

    沈园脾气再好也听不下去了,起身把方子桓给方决明抱着,借口说自己觉得憋闷要出去透口气跑了出来,刚一出门眼泪就下来了。

    其实沈园的愿望挺简单的,就是和方决明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可他这么点儿愿望在老一辈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方决逸瘫痪了,方决明就算是方家的独苗,方家的家主怎么能连妾室都没有呢?如果正妻是谁家的大小姐也好过沈园这样的男妻。

    沈园又气又难过,顾及着方老爷子年纪大都不敢在他前面哭,就一个人蹲在疗养院外抱着膝盖小声地抽泣,过了会儿感觉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抬头一看,来人是张嫂。

    “小圆啊……”张嫂挤出张笑脸和他说话,“身体好些没?”

    沈园把泪抹了,讷讷地站起来点头。

    “老爷子话说得难听,你别忘心里去。”张嫂踌躇了半晌还是劝他,“你看……方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大少爷就娶一个男妻传出去多不好听?”

    沈园咬着唇不理她,泪眼婆娑地望着疗养院前几个嬉闹的小孩子。

    “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他,你既然喜欢他就别让他为难嘛……”张嫂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眼睛一转,“谁不喜欢孩子?你身子弱能给他生几个?为他好就该和我们一起劝。”

    沈园还是不吭声,张嫂见他不理自己,无趣地走了。过了许久沈园才低下头,盯着手心里几个深深的指甲印出神。

    “小圆?”过了会儿方决明抱着孩子急匆匆地寻了出来,“哪儿不舒服?”

    沈园猛地回神,把手藏在身后摇头。

    “我就说不该来。”方决明拉起沈园的手往院子里走,“手怎么这么凉?”

    沈园喃喃道:“外头风大。”

    方决明把孩子抱上车,又把沈园拉到怀里搂着:“得,我们现在就回家。”

    沈园低低地应了,把脸埋在方决明肩头,手臂紧紧环着大哥的脖子。

    ——他一个人的。方决明是他一个人的。

    可沈园也不想让方决明夹在方老爷子和他之间左右为难。

    方子桓在睡梦中忽然哭起来,沈园恍恍惚惚凑过去帮孩子擦泪,然后解开衣扣喂奶。

    “孩子哭,你跟着哭什么?”方决明把外衣脱下披在沈园肩头,无奈地吻着他的唇,“是不是张嫂又和你说了什么?”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