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该有人管管他_御书屋

      [双性]偷妻 番外完结(高辣) 作者:冉尔

    沈园垂下视线,见孩子喝饱不哭了就慢慢把衣服穿好,趴在方决明的肩上摇头。

    “都不和大哥说了?”方决明捏了捏沈园的后颈。

    沈园含泪摇头,还是固执地咬着唇一声不吭。

    方决明见状不好再逼他,却把人牢牢搂在身前,打定主意再也不来疗养院。沈园愣愣地注视着窗外的街景,眼泪渐渐止住了,忽然仰起头拼命亲方决明的嘴,磕磕绊绊间牙齿都撞了上去,疼得他泪眼汪汪地捂着唇发抖。

    “和大哥说说。”方决明与他额头相抵,“怎么委屈了?”

    沈园含泪望着方决明的眼睛,咬牙坚持,就是不说话。

    “……大哥就要你一个。”方决明没了法子,凑过去温温柔柔地亲他的嘴角,“这辈子就要你一个。”

    沈园闭上眼睛张开了嘴,让方决明的舌尖探进牙关,拽着大哥衣领的手指用力到发白,被方决明轻轻掰开握在了掌心里。

    方决明不用问就能猜到铁定又是张嫂劝沈园让自己纳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抬手把沈园眼角的泪抹了,哄了一路,看着也没什么效果,只得在心里记下,怕老爷子又背着他搞出点什么事儿。

    可是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

    那天方决明出门收账,留沈园和孩子在家,张嫂就带人来了,直接坐在客厅里不肯走。沈园抱着方子桓脸色白得近乎透明,坐在沙发边轻声哄孩子睡觉。

    张嫂介绍说:“这是李家的大小姐。”

    沈园早就和方决明一起看账,自然知道方家和李家有很多利益往来,便也不好真的赶人走,生怕自己坏了方决明的生意。张嫂就抓着这一点,耀武扬威地坐着,只说:“就是来串串门,你别多想。”

    沈园点了点头,觉得方子桓快睡着了,就把他送回了卧室,回到客厅见茶壶空着,便主动倒了三盏茶。

    张嫂和李家的大小姐都没动,沈园眼眶红了点,盯着楼上的挂钟自顾自地喝了。

    方决明还没回来。

    “小圆,你不带李小姐参观参观?”张嫂轻轻踢了沈园一脚,“说不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沈园心里咯噔一声,只觉得胸口闷得发慌,白着脸说自己不舒服,扭头就回了卧室。

    “啧,就是大少爷给惯的。”张嫂抠着手指抱怨,“该有人管管他。”

    李家的大小姐笑而不语,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沈园回了卧室,跌跌撞撞走到床边趴了会儿,难得没被气哭,却开始翻箱倒柜找酒。自打成婚那晚,方决明就再没给他喝过酒,沈园也不会喝酒,可现在除了酒他实在是想不到别的能解愁的东西了。

    很快沈园就找到瓶洋酒,他看不懂上面的字,稀里糊涂地倒了一杯尝,竟然带着股甜味,他便不由自主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回忆也如走马灯一般从眼前闪过。

    从方决明骗他晚上去卧房里亲热开始,一直到方决明把他娶了当男妻,沈园趴在桌边抱着酒瓶子哭得一抽一抽的,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坐在床边继续喝。

    “大哥……”他含含糊糊地喊着方决明,“那晚……那晚好疼的……”说完呜呜地哭起来,手一抖把酒撒在了身上,他也不管,就委屈地缩在床上抽噎,“你是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

    哭着哭着天就黑了,方决明还没回来,卧室里黑漆漆地就门缝里透进来一丝灯光,沈园忽然就想起刚搬来方家时每晚战战兢兢的日子,生怕方决逸一个不顺心把他赶出家门,念及此他怕得瑟瑟发抖,在床上蜷缩成一小团小声地哭。

    方决明赶回家时已经快深夜了,他一进门鞋还没脱就叫沈园的名字,二楼的挂钟刚巧敲了十一下,张嫂迈着小脚凑上来笑:“李小姐等了您一晚上了。”

    方决明这才看见坐在沙发边的李小姐,眉头紧皱,依旧是问:“小圆呢?”

    张嫂撇了撇嘴:“歇下了。”

    方决明抿着唇把鞋脱了,二话不说

    就往卧室走。

    “哎,大少爷!您和李小姐说说话啊?”张嫂眼疾手快把人拉住了。

    李小姐也站起来,笑吟吟地说:“咱们来谈谈生意呗。”

    “这是威胁我?”方决明冷笑着甩开张嫂的手,“得了,我就是赔本也不可能再和李家做生意。”他盯着张嫂一字一顿道,“让我爹死了这条心。”

    张嫂还想再劝,方决明已经大踏步地走了,明明气得发疯,开卧室门时还是小心翼翼的,怕吵到沈园,谁知一推门就闻到满屋子的酒气。

    沈园趴在床边边喝边哭,听到方决明的脚步声,脑袋稍稍抬了起来:“……你回来了?”

    “小圆!”方决明吓了一跳,把酒瓶子抢了,伸手就把沈园捞进怀里抱着,“你这是做什么?”

    “……大哥。”沈园坐在方决明腿上痴痴地笑,“你还是不是我一个人的?”

    换了平时,沈园哪好意思问这些问题,借着酒劲儿倒一股脑说了出来:“你……你说过只插……我一个人……”

    方决明拎起酒瓶看了看,那是别人送他的洋酒,喝着好喝,就是度数高容易醉,而沈园已经喝下去大半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大哥就是你一个人的。”方决明心疼不已,搂着沈园亲他满是酒气的嘴。

    沈园傻乎乎地和方决明亲了会儿,坐直了身子在大哥怀里扭来扭去:“插我……快插我的花穴……”

    方决明把沈园的衣服脱了,这人喝了酒,身子都比平常热,花穴的温度也比平日高上几分,方决明插进去的时候忍不住按住了沈园的腿根,情不自禁用力顶了进去。

    “大哥,你再娶一个吧。”沈园却在方决明彻底进入的瞬间开口,“我……我不想让你为难。”

    方决明趴在沈园身上沉默了很久,气急反笑:“大哥说过什么你都给忘了?”

    “大哥……”沈园声音平静得仿佛一潭死水,“我生不了几个孩子,你守着我会被人笑话的。”

    方决明闻言直接把沈园按在自己怀里,抬手就对着他的屁股狠狠打了几下。方决明心疼沈园的身子,还没这么欺负过他,这几下直接把人打哭了。

    “看你还敢不敢把我往别人身边推。”方决明打完就后悔了,搂着沈园亲得缠缠绵绵不肯松口,“成天瞎想。”

    “可……可我是个双儿……”沈园屁股火辣辣的疼,委屈地抹着眼泪,“哪儿有人娶双儿做正妻的。”

    “我这不就娶了你吗?”方决明到底还是心疼他,攥着沈园的臀肉温柔地揉,“疼不疼?”

    “疼。”沈园呜咽着咬住方决明的颈窝,尖牙磨得方决明直想笑。

    “下次还敢不敢说这样的话了?”方决明偏头狠狠地亲了他一口,挺腰在湿软的穴道内驰骋,等了半晌却没有听到回答,方决明摸黑凑到沈园面前仔细一瞧,这小孩儿鼓着腮帮子生闷气,借着酒劲闹脾气。

    “小圆,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的。”方决明耐下心哄他,“管别人说什么呢?大哥就想和你过一辈子。”

    “那生意怎么办?”沈园被顶得浑身直哆嗦,屁股在床单上蹭来蹭去,“都……都怪我……”

    方决明闻言作势又要打他:“又不是没了李家生意就做不下去。”

    沈园喝了酒,胆子愈发大,翘着屁股哭喊道:“你打啊,你打了就不许娶别人。”

    方决明绷不住笑了,扶着沈园的腰挺腰撞进去好一阵捣弄:“大哥哪儿舍得再打你?”

    沈园被滚烫的性器撑得两腿发软,酒劲上来了,意识也就迷糊了,跌进被褥里被方决明压得动弹不得,就花穴里那根肿胀的欲根一下一下顶进穴道深处,抵在宫口弹动。

    “不行……你打完就不娶了……”沈园兀自哭着挺动起腰,满嘴胡话,“你打啊!”

    “哎呦我的小圆。”方决明翻身把人搂在怀里哭笑不得,“不管打不打,大哥这辈子都和你过。”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