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浪荡公子重扬(自慰,产奶hh)_御书屋

      肉文攻略 作者:烟雨逐云

    醒来之后满身的热汗,下体一片粘滑濡湿,xiao+xue一翕一合的不住抽动着。我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石室中光滑冰冷的墙壁,此刻却让我觉得温暖。

    夜明珠依旧散发着柔和的光,我有些吃力的想要擦拭一下下身,微微一动却觉得胸口胀痛的厉害。低下头,雪白的naizi似乎比原来更大了,鼓鼓涨涨的如同两团白面团一般,樱粉色的rujian硬的如同石子一般,不去触碰都觉得隐隐作痛。

    我只感到胸前胀痛的厉害,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揉一揉,却在触碰到奶头之后立马如同触电一般的将双手收回。

    啊~~~好激烈的快感,我能感觉到自己的naizi变得异常敏感,而鼓胀的感觉想必是naizi里的奶水太多了。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姑娘,虽然因为开了挂所以整个身体显得异常的成熟和诱人,可是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还未成婚更未生子的小姑娘,如今竟然产出了奶水,还要忍受涨奶的痛苦,更是因此变得更加敏感,连手指触碰一下naizi都能让下体变得濡湿。

    只是虽然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我依然能够感觉到naizi处的胀痛感越来越强烈,渐渐让我觉得胸口似有千斤沉重,好像马上就摇摇欲坠一般。我忍耐着,却终究难以忍受,伸出两只手将那对沉甸甸的的naizi给托住,却同时还要忍受着双手对于naizi的刺激。手心的热度源源不断的传到rufang上,仿佛有了将我灼伤的热度,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恐惧同样一点一点的攫住了我。好热,好难受……

    我突然意识到,很有可能,我又被下药了。催奶本来就是违背伦常的事,难保郁流霜不会用什么cuiqg的药物来进行这件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感觉到自己的神智越来越混乱,只剩下身体强烈的渴望在不停催促这我对自己做些什么。

    naizi好热,好胀,好像被抚摸,好想让里面的奶水儿出来啊……

    xiao+xue好痒,滴答滴答的不停在流水儿,好想有什么大东西狠狠的cao进去,cao坏自己啊……

    我茫然四顾,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根粗长的玉势,应当是方才王蕴之玩弄我的那一根,yuwang侵蚀着我的理智,我跌跌撞撞的跑下床,拿起了那根玉势。

    好大,好粗,冰冰凉凉的,要是插到xiao+xue里,一定会很满足,很凉快,很舒畅的吧。

    我被心里的想法不停的蛊惑着,最后迟疑的伸出两只手,紧紧的握住那根粗长的玉势,一点一点的往着下体的那条小缝里插进去。

    “啊~~~插进去了~~~嗯,好胀啊,好凉啊嗯~~~”

    “啊啊啊啊啊~~~插得好深了~~啊,不行了,不能再进去了呀嗯啊~~~~”

    “嗯嗯,再插用力一点啊~~~好爽,嗯啊啊啊啊~~~~”

    “嗳~~~顶到了呀~~~~顶到子宫了啊啊啊啊~~~插进去了啊啊啊啊~~~小肚子要被假rou+bang干穿了呀~~~~~~”我不住的喘着气,对于快感的追求促使着我不断加大着手中choucha的力度,甚至任由那根玉势顶弄我的子宫口,狠狠的插进huax里,贯穿到子宫里!

    很快,我便被自己玩弄到了高氵朝,下体的花液不断的喷泄而出,顺着玉势一点一点的流到地面上。

    ——夜明珠柔和的光辉中,一个绝美的少女面若桃李,媚眼如丝,酡红着双颊,微张的小嘴儿,柔弱无骨的小手紧紧的握住一根粗长的玉势,大力的上下摆动着。少女白皙的身体泛起了诱人的粉色,饱满的naizi正随着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动着,仔细看去甚至能看到rujian处溢出了ru白色的液体。少女的下体一片泥泞,qgyu之下的aiye不断的从那幼嫩的xiao+xue流出来,巨大的玉势将那小洞儿撑得极大,那rou+dong活像一只贪婪的小嘴儿

    ,正一开一合的吮吸着那透明的物事,想要将它吞进去。

    而我自然看不到自己如今的媚态,我沉浸在汹涌的快感中,却未曾注意到石室内已经多了一人,郁流霜那双灰扑扑的眼睛正定定的看着我的naizi,确切的说,是盯着我白皙ru肉上的ru白色的奶汁。

    等我会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郁流霜站在我的身后,伸出修长的手抓住了我的naizi,不停的rounie着。

    郁流霜按照我的目测,大概是一米八五的身高,而我这个身体,十二岁的小豆芽,却只有大概一米五出头。如此大的身高落差让他可以轻易的站在我身后观察着我naizi的反应,并且让我看不到他的神色,感受不到他的情绪。

    这对我来说很被动,我扭动着身子想要转个身,却被郁流霜的双臂给辖制住无法动作,他的手更加用力的rounie起我的naizi,以一种特殊的手法,我的ru汁慢慢的渗了出来。他不知从何处拿来一只晶莹剔透的小碗,紧贴着我的ru肉,而那奶水便慢慢的流到了那只漂亮的小碗里。

    我羞耻的看着自己的一对大奶儿流出ru白色的液体,流满了小半碗。我的naizi异常敏感,在郁流霜的rounie之下快感强烈到难以忍受,只是郁流霜是个十分厌恶姑娘表现ydang的家伙,每次我稍微出格他都会皱起眉头,是以我不断的克制自己紧咬下唇,不要发出太过ydang的sheny。

    只是我愈加吃力的xi声和愈加濡湿的下体都出卖了我,更昭示着我此刻被撩拨到了何种地步。我的身体敏感到了极致,不停的被揉naizi让我的全身如同过电一般爽的飘飘欲仙,终于,我克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sheny,在寂静的石室中清晰可闻。

    郁流霜却只专注着手中的动作,对我的sheny充耳未闻。我愈发控制不住自己的jiao着,手中的玉势却被另一个人夺去。

    我抬起头,眼前的竟然是一位相貌英俊风流的陌生男子,仔细一看,轮廓竟有些像当初在广恩寺厢房里看到的那位白日宣y的男人。

    我混沌的大脑终于开始运作,这个男人的身份,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应当是刀客山庄的少庄主,重扬。

    如果说郁流霜是医学上的奇才,那么这位重扬便可以说是武学上的奇才了。年纪轻轻便将一首双刀使得出神入化,武力值爆表堪称一绝。而重扬的姨母,他母亲唯一的妹妹,恰巧便是皇位热门候选人七王爷沈曜的母亲柳妃。也就是说,重扬和沈曜是非常亲近的表兄弟。而重扬此次出山,便是为了助自己的表哥一臂之力。

    但是为了成为一张出人意表扭转乾坤的底牌,重扬的身份需要保密,所以他便假作与王家有合作,以贵客的身份在王家安家落户了。

    可是问题是,重扬根本就不算攻略任务,充其量就是个牛逼哄哄的龙套,为什么现在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这里,还夺走了我手里的玉势。

    而挑着一双桃花眼的重扬立马就为我做出了回答:“小dangfu,当初在广恩寺那儿爷可就盯上你了,瞧瞧你这张脸,那时光是窥着爷耍弄青衣便喘着气满面春光了,想必那会儿下体也湿透了罢,一看便知道你是个什么ydang东西了,也亏得爷忍了许久才过来找你,没成想一进来便看见你拿着这假东西拼了命的cao自己,一脸欠cao,真是个yjian东西!”

    我心下吃惊,没想到重扬在那个时候就盯上我了,因为只是个龙套,我并不了解他的属性,只是如今看来,只怕是阅尽女色且花样繁多的ngdang公子了!

    烟雨逐云:

    这章赶得比较急,可能会有点错误,大家将就一下,么么哒~~~

    周五晚还有一更,还是大概十点左右,敬请期待哟~~~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