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_御书屋

      ,就见他抬脚猛地一踹,那门便重重地推着桌子敞开了,桌角刮得柜子带出了一大条痕迹。

    桌子还横在中间我出不去,我只能先把行李箱递过去,而后爬上桌子想越过去,结果还没转身就被人搂着腰抱下来了。

    我落地后容时也没有松手,一手拿着我的行李箱一手揽着我问:还有东西吗?

    我摇头,推开他的手自己拿过行李箱往外走。

    其实最喜欢的几双鞋子我早就已经寄到闺蜜家了,剩下的几双不要也罢。

    所幸我们最后出门的时候他也没有拦着。

    进电梯的时候容时一言不发,看也不看我。

    我扭头看着他说:谢谢你。

    他盯着电梯按钮,语气淡漠:谢我什么?

    他这种态度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好讪讪地说:谢谢你帮我踹门。

    他哼了一声,模仿着我的语气:不关他的事,是因为我知道你劈腿了才去找他的!

    我没想到他是因为这个在不高兴,有些失笑:我怕他打你啊。

    他又哼了一声:我又不是打不过他。

    我盯着他嘴角看,那里已经有些肿了。

    他自然知道我的意思,神色有些窘迫:那是我欠他的,这一拳必须要让他打了他才舒服。

    我仍然觉得过意不去:对不起……这下你们兄弟也做不成了,我不应该让他知道是你的。

    当时是报复心切,觉得被他知道对象是容时会更愤怒,才没顾后果地说了。

    他笑了一下:没什么,我本来就不想和他做朋友了,如果不是你,我大学毕业就会和他断了联系。所以我不怕你告诉他,就怕你不告诉他……

    他伸手过来揉了揉我的头发,那种他特有的温柔语调又回来了:要是他没叫我过来,你该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我反驳:我都锁门了。

    他有些无奈:都被逼得锁门了才能谈,不是更可怕?

    我没话说了,隔了一会儿才问他: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明明走了有一会了,不应该那么快就赶得回来。

    恰好电梯到了,他便一手推着箱子,一手虚护在我腰后,留着一点绅士的距离,回答我:我一直没有走。

    我扬眉:你怎么知道我会摊牌?

    他摇头:我不知道啊,不仅不知道,走的那一刻你甚至还给了我一种你没选择我选了他的错觉。

    我下意识地反问:那你怎么……

    他没有再说话,一直带着我到了他车边,帮我放好行李箱,又替我打开了车门,而后就站在车门口看着我系安全带,垂眸看我,声音低柔得像天鹅绒在我的心尖尖上来回飘着:我只是不舍得走。

    我心跳骤停,盯着他几乎动弹不得,一下子安全带也系不好了,干脆就放弃了手上的动作,回过头来看他:容时……现在是我不玩了。

    他脸色微变,天鹅绒的声音结了冰渣:什么意思?

    我笑了:我现在是单身了,你不要随便勾引我,我会缠上你的。

    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我当然知道,巴不得你缠我呢。

    他弯腰进来伸手替我系好安全带,而后并未完全退出去,撑着椅子和椅背看我:我很高兴你被出轨的时候找了我,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

    我问他:话又说回来,你刚刚跟他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没有你我就不会和他在一起。

    他弯了弯眼睛: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我摇头:那算了,我吻技差。

    他被逗笑了:你真是记仇……

    他替我关了车门,绕过去上了车,点火的时候又说:那我告诉你个秘密?

    我问:什么?

    他勾勾手指头:过来一点。

    我竖着耳朵凑过去,却被他在耳朵上迅速亲了一口。

    我捂住耳朵看他:幼稚。

    他哈哈大笑。

    我说:秘密就是,他第一次和我约会的时候穿的是你的衣服吧?

    他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了?

    我有些得意洋洋:猜的,我聪明吧?

    他低头,很满意的样子:聪明,这是你猜到的,这样我也算没有违背对他的承诺了。但我的秘密不是这个。

    这我就不明白了:不是这个吗?那是什么?

    他回头看我:你还记不记得你大三的时候救过一个小学弟?

    我愣住了。

    我记得。

    大三的时候我有一次晚归,在学校后门碰到了一个夜跑的同学,他从我身后跑过去,而后在我面前忽然倒地不醒了。

    当时路上并没有人,我打电话叫了救护车,跟着他一起去了医院,折腾了一夜。

    当时太暗,我没看清他的脸,上了救护车他就戴了氧气罩,到了医院就直接进了手术室,我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他身上没有手机,也没有带任何证件和钱。我垫付了医药费,还因为钱不够暂扣了身份证在医院。

    当时我还很奇怪。明明他还没醒,我也没有联系到任何人,居然就立刻有家属赶了过来。

    他捏捏我的脸:后来医生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恰好在身边对我实施了心肺复苏,我可能就活不过来了。

    我仍然回不了神:真的是你?

    他勾唇,看起来帅气又温柔: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对你情根深种?当时我还没出院,护士把你的证件还回来,我还在枕头底下放了几天呢。后来是因为快放假了,怕你没有证件回不了家,才拜托来探病的他帮我把证件还回去。

    小贱人当初还身份证和钱给我的时候倒是什么都没说,只说有空请我吃饭答谢。

    他说:所以我说,很高兴你找了我。

    我扶额:你别说话,让我缓缓。

    他的表情有些委屈:不先亲亲我么?

    我抵住他凑过来的脸:先说清楚,小□□是不是你安排去给小贱人的?

    他马上否认: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是那种人,你如果能幸福我会更高兴啊。

    不是,怎么听着那么言不由衷呢……

    他拉住我的两只手腕:先亲一下嘛。

    是央求的语气,嘴唇却无比霸道粘了上来,吮舔揉压,弄得我气喘吁吁,面红耳赤。

    他松开我:糟糕,想在这里上了你。

    我捂脸:我还是打车走吧。

    他皱眉:走去哪里?

    我说:去我闺蜜家,跟她说好了去她家借住几天的。

    他更不高兴了:你是对我那个房子不满意吗?

    啊?

    他满脸的不满意:为什么不去我家住?

    我有些为难:不方便啊。

    他瞧了我一眼:那我明天去你朋友家找你就方便了?她奶孩子,我在边上和你谈恋爱,和谐吗?

    这画面想想也是醉了,我连忙改口:那容小爷,我能去你家住几天么?

    他眉开眼笑:当然可以,热烈欢迎,住到我们结婚为止。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