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你跟我上床都是在利用我

      “嘟…嘟…”
    凌晨叁点多,池离离的手机打来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迷糊中,池离离接起电话,对方自称是她爸爸的哥哥,那个年轻时远走海外打拼的,她从未见过面的大伯。
    池魏来不知是从哪里得知了她的事情,大半夜的从德国给她来了电话。
    这个电话,让池离离彻夜未眠。
    “你起来啦,吃早饭吧。”
    池离离刚做好早饭,就看到周风见下楼了。
    看到桌上的饭菜,周风见惊讶又疑惑,“原来你会做饭啊!”
    他从来都不知道池离离会做饭!
    “会点简单的。”池离离不好意思地冲周风见笑了笑,然后给他盛了碗粥。
    周风见迟疑地坐下,端起碗小小地尝了一口,见味道还不错,他才放心吃了起来。
    “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做早饭吃?你昨晚没睡吗?”
    周风见见她眼睛下面有一圈淡到几乎看不到的黑眼圈,要不是他见过她的每一个模样,不然他也很难发现。
    “嗯,有点事儿所以没睡好。”
    池离离一直在低着头吃饭,纠结着该怎么跟他开口说昨晚的事情。
    “还在为校考的事情烦恼吗?”
    周风见刚才就觉得她很不对劲,感觉她有事想和他说,“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我不是你男朋友吗?”
    就是因为他一直以她男朋友自称,池离离才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这个口。
    “没事。”
    到最后,池离离还是什么都没说。
    池魏来那边催得很急,从和他通电话的时候池离离就发现了。
    她这个大伯性子刚烈直接,不会拐弯抹角,但对她是真的不错。
    他听说了她的事情之后,二话不说就打电话回老家,把她父母和两边的亲戚都骂了个遍,骂完之后,他就表示会把她接到德国去。
    所以池离离现在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去德国。
    难得家里还有个大伯对她好,愿意照顾她,给她一个家,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可是,她要怎么跟周风见说这个事情?
    一开始,她住进来只是为了找个暂时的栖身之所,尽管后来他们默认他们在一起了,但这段感情,始终是看不到未来的。
    在周风见家人不在的时候,她可以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他的家人回来之后呢?她又该去哪里?
    马上就要放寒假了,周风见的弟弟要回来了。
    寒假之后就过年了,他们一家人都会回来,她是时候考虑离开的事情了。
    池离离心不在焉了两天,迫于寒假的临近和池魏来的压力,她终于鼓起勇气,跟周风见开口了。
    “周风见,我有个事儿想跟你说一下。”
    两人在他房里的床上半躺着看电影,气氛正好的时候,池离离突然扭头看着周风见,开口道。
    终于等到她主动开口的周风见听此,他立即关掉电视,打开床头灯,和她面对面坐好,等着她开口。
    周风见看得出来她这两天有心事,他一直在等她主动和他说。
    “我……”池离离见他一直冲她笑,有一瞬间,她都想改变主意了。
    “嗯?”
    周风见轻轻应了一声儿,看着她的眼睛,鼓励她开口。
    池离离被他这么看着,她下意识地移开了脸,说道:“我要走了。”
    走?
    听到这话,周风见的笑容立即顿在脸上,“你在说什么?”
    周风见没想到自己等来的竟然是这句话,他以为池离离要跟他说的是,请他帮忙参加考试的事情。
    以为自己终于被她需要了,他还在暗暗高兴的时候,她竟然跟他说她要走了!
    “前两天晚上,我大伯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德国和他一起生活。”池离离低着头,不敢看他。
    这个消息对周风见来说,实在太突然了,他从没来想过有一天,她会离开!
    “你答应了?”
    房间里安静了许久,周风见才开口。
    他紧紧地盯着她,眼里带着怒气和不甘。
    “为什么?”
    “啊?”池离离惊讶地抬头,正好撞上他的目光。
    他的眼神,总让她有一种愧对于他、做错事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走?住我家不好吗?你走了,你的学业怎么办?!”
    周风见一连向她抛出好几个问题,他是太着急了!
    “大伯说会支持我在德国继续完成学业。”池离离乖乖地回答他的问题。
    她现在连大声和他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了,只能是他说什么她就答什么,希望这样可以让他心里好受一点。
    “那我呢?”周风见沉声问道。
    天知道他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有多不好受。
    “周风见,马上就要放假了,小雨还有你爸妈应该都会回来这里过年吧?我总不能一直住在你家啊……”
    池离离回答不上他的那个问题,她只能转移话题。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这话惹怒了周风见了。
    “你这都是借口!”
    周风见掀开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跪在床上,按住她的肩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就是想离开我了,是吗?!”
    “不,应该说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对不对!”周风见几乎大吼。
    其实他一直都清楚,池离离愿意在他醉酒后,让他用她的身体发泄,半夜爬上他的床,在知道了他给她转钱之后,主动献身。
    这都是源于她心里对他的感谢和愧疚!
    以前他一直在装傻,努力说服自己,她不是这样的,他们是有感情!
    可现在,他没办法再骗自己了。
    “我没有……”他的话让池离离感到震惊。
    她摇头否认,想要解释的时候,周风见已经把她压倒在床上。
    “既然你都肯牺牲自己来回馈我,那在你走之前,我要把你欠我的,都讨回来!”
    以前他把她当女朋友,所以事事都让着她、宠着她,连做爱都是她说可以才可以。
    现在,他要把以前她不许的,全都要回来!
    …………分割线…………
    首-发:yuwangshe.uk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