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是他操你舒服还是我操你舒服?

      “你不住这家酒店吗?那你住哪里啊?”
    池离离没听出他刚才话里的醋味,她只是急切地想知道他住在哪里,以后她要怎么才能找到他?
    “我不住这里!”周风见闷闷地应了一句。
    他只是办了这家酒店的游泳卡,因为这个泳池离他住的地方最近,他就住在酒店旁边那个小区,拐个弯就到。
    “可你全身都湿了……”
    池离离以为他住得远,他这个样子要怎么走啊?
    “要不你到我房间里换一下衣服吧,我那里有男装!”
    她房间里有男人的衣服!
    这个信息让本来想走的周风见改变主意,跟她一起上楼了。
    池离离开了门,跑去衣柜里找了身池裴青的衣服,池裴青工作太忙,这两天都是她帮他洗衣服的。
    “这个你应该能穿,你换一下吧。”池离离笑着把衣服递给周风见。
    周风见见她衣服是从衣柜里拿出来的,一看就知道她不是第一天住在这里,而且和她一起住的,还有男人!
    他拨开池离离手里的衣服,大步走了进去,扫视一圈,发现房间里除了他们俩之外,没有其他人。
    “怎么了?”对于周风见的举动,池离离有些不解。
    “这衣服是谁……”
    周风见刚想问她衣服是谁的,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离离,我的夜宵呢?”池裴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池离离听到池裴青来了,她赶紧把周风见推到浴室里,“你先把衣服换上,在里面别出声儿!”
    她刚回国房间里就有男人,这要是让池裴青知道了,他非得气炸了不可。
    关上浴室门后,池离离就去给池裴青开门。
    说到夜宵,池离离脸上有点尴尬,“对不起,我忘记买夜宵了。”
    池裴青也是无奈,不过看到她头发湿湿的,本来想叫她一起下楼吃的念头又打消了。
    “算了,那我自己下去吃吧,你快去把头发弄干,小心感冒了。”
    “好。”池离离乖巧地点头,目送他离开后,关上了门。
    他们两人的对话,在浴室里的周风见听得一清二楚。
    那个男人居然心大到还有心情吃宵夜!
    顺利把池裴青应付走了,池离离忍不住松了口气。
    转身回去找周风见的时候,就看到他赤身裸体地从浴室里出来。
    “你!”池离离吓得捂住了眼睛,“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虽然周风见的身体她不止一次见到了,但阔别两年多,才刚重逢,这么直接不太好吧?
    看到她把眼睛捂住,周风见的嘴角扬起一丝讽刺。
    她都敢背着男人把他带回房间里了,还装什么装!
    一想到这里,周风见的目光渐渐变冷,他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抵在墙边,捏着她的下巴便用力吻上她的唇。
    大手剥去她身上的浴袍,她身上只有湿哒哒的泳衣。
    泳衣下,两年前青涩的身体愈发成熟柔软。
    重新将她拥在怀里的那一刻,周风见就知道了,他还是逃不过。
    可是,她已经有别的男人了……
    周风见的吻带着和她重逢的喜悦、激动,还有得知另一个男人存在的嫉妒,以及物是人非的悲戚。
    他不想这么快就瓦解他两年多以来,好不容易筑起的、阻挡她的心墙。
    可在靠近她的那一刻,他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
    “周、周风见……”
    池离离好不容易从他口中夺得一丝空隙,“你干什么!”
    他原谅她了吗?他是认真的吗?
    周风见松开了她的唇,额头抵在她额上,喘着粗气道:“跟你偷情!”
    说完,他抓着她肩上泳衣的带子,直接往两边扯开。
    肩带勒着她的手臂,衣领已经褪到胸下,她未着内衣的双乳跳了出来,暴露在他眼底。
    周风见见此,胯下当即挺立,大手拖着她的双乳,低头咬了上去。
    “唔啊、疼……”
    他带着怒气的举动弄疼了池离离。
    久违的情欲既熟悉又陌生,一时间,让她难以接受。
    池离离挣扎着想要推开他,或许,他们可以慢慢来,至少,不是这样……
    “周风见,不要、你放开我!”
    周风见的手已经探到她身下,薄薄的泳衣根本抵挡不住。
    胯下的那根巨大一直在顶着她的腿,叫嚣似的就要侵犯她的穴。
    “为什么不要?两年前你不是哭着求我操你吗?怎么,现在变纯情了?”
    周风见隔着泳衣揉弄她的穴,那个地方的感觉还深深地印在他脑海里,不知道两年过去了,那里的感觉变没变?
    或许是变了吧,因为另一个男人!
    周风见勾开她腿间的泳衣,手指用力插入,扣住她的穴。
    “池离离,他知道你的第一个男人是我吗?是他操你舒服还是我操你舒服,嗯?”
    周风见恶狠狠地盯着池离离,想要看她的反应。
    他承认,此刻的他嫉妒那个男人嫉妒得要死!
    “你在说什么?”池离离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是谁?
    她的反应,让周风见误以为她在否认他们的曾经。
    “看来你是忘了我操你的感觉了,我这就带你回忆回忆!”
    周风见扶着胯下的巨硕,用力挤开她身下的小穴,插进了一半。
    “啊、好疼!”
    他毫无前戏地插入,再加上她长时间没有被人碰过,身下突然被粗鲁的对待,让池离离感觉比第一次还疼。
    她用尽全力推开他,捂着小腹从墙边滑落,痛苦地卷缩在墙角。
    周风见看到她这模样,也吓到了。
    再看自己肉根上残留的那一丝血迹,更加手足无措。
    怎么会这样?
    周风见拧着眉头,看着她想了很多。
    但最终,他只是穿回自己的衣服,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分割线………
    阿见还是直过头了……
    不过女主还是会火葬场的,别担心哈哈(当然,如果写偏当我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