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_御书屋

      你全家都是肉文女主! 作者:安妮海格

    、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

    作者有话要说:手贱改了一下三个锅锅的名字,结果被锁文了

    “啊”阮绵绵感觉到自己紧窒的哔被一长的东西穿刺而入,那感觉陌生又刺激,可下身传来的细微疼痛让她忍不住的呻吟出声,“大哥,不要”

    女人说“不要”往往就是“要”的意思,活该被人虐

    “不要”阮景天勾起唇角露出一个邪恶得近乎残酷的笑容,手中的黄瓜往她湿润的哔用力一捅,急速朝着某一点摩擦戳击,“宝贝,你下面这张小嘴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下面这张小嘴可不是这么说的台词敢不敢再老套一点

    “嗯好舒服”快感逐渐侵蚀她的意志,她发现自己本控制不了从口中溢出的荡呻吟,“大哥,用力爱我”

    啧啧啧,果然再怎么欲拒还迎,也掩饰不了欲女本色。

    “贱人是不是只要是男人你就会对他们张开大腿”阮景期狠狠拍打着阮绵绵的屁股,将自己肿胀硕大的哔抵在了她的后面用力挤进,阮绵绵痛得身体一颤,哭着喊,“三哥,我们这是乱伦”

    我勒个去,刚刚不是还被你大哥伺候的很舒服吗那时怎么没想到是在乱伦呢

    阮景年紧贴着她的背部,大掌从后面换过来,将她前受到冷落的两团握在手里,像揉面团一样肆意揉捏着,“绵绵,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二哥会好好疼你的”

    被三个哥哥轮番折磨的羞耻感让她忍不住哭了,她很恐慌,仿佛自己掉进一个无底深渊,“我们是兄妹,我们不能这样”

    折磨她不是很享受么羞耻感应该是快慰居多吧

    “绵绵,承认吧,你对我们也是有感觉的,不是亲情,而是爱情。”阮景年伏子,勾住她的小脸柔声哄道,忍不住在红润的小嘴上啄了一口。

    阮景期维持着一个姿势不变,发泄似的用力挺进抽出,脸上毫无怜悯温柔,有的只是无尽的蔑视,冷着脸说,“贱人你的身体吸的那么紧,还敢说不爱我们”

    说得好确实挺贱的

    作者旁白:阮绵绵虽然表面抗拒,她的身体已经接受了,而内心,基于从小到大深厚的感情,迟早会接受他们,现在的她,只是跟伦理作抵抗,处于矛盾中。

    所以,她不敢发出声音,害怕泄露了自己的情绪,只是在他们口中小声呜咽。

    她对哥哥们对他们的感情在屡次的爱中变质了吗还是说,她早就在成长过程中不知不觉爱上了他们否则怎会如此轻易便在心底接受

    三双挑逗的大手流连在她身上,很快,她连最后一丝清明也消失殆尽。

    在高潮来临的销魂一刻,三个男人各怀心思相视一笑,她再也逃不出他们的手心了

    阮绵绵合上书扔到一边,她再硬着头皮看下去,马上头顶就要秃成地中海了。

    结论,一个字俗

    两个字低俗

    三个字低俗庸俗媚俗

    一旁忍了好久的黎孃,将那本被阮绵绵盖在她头上的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揭了下来,“你妹的阮绵绵,那是三个字吗”

    阮绵绵露出一个悲哀的表情,“你不懂我这种站在顶端的人有多么寂寞,偶尔大智若愚也是为了娱乐你这种低俗的大众。”

    “我看你是不吐槽会死星人才对”

    黎孃不满地仰着鼻孔哼哼两声,十分鄙夷的白了她一眼,拾起手边的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拿在手里翻了翻,“我这本高辣言情文真的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吗好歹也出版了呢”

    阮绵绵十分真诚的请求她,“如果靠老爸出钱帮忙出版稳赔不赚那种严重阻碍国家gdp增长使得我国经济持恒不上导致小日本气焰更加嚣张钓鱼岛事件僵持不下的罪行也可以称之为出版的话,能不能帮我把我弟弟那篇小学四年级的作文顺便也给出了版了”

    “阮绵绵,你”黎孃叉着腰,虽然气势汹汹,但看起来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眼见她耳通红,随时处于暴走的边缘,阮绵绵接过那本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好心开口安慰她,“其实也不是太差,至少里面有的字我还是看进去了。”

    黎孃瞬间来了神,满脸泛红光,“真的”

    阮绵绵将她在文、工口漫画以及gv的长期浸之下养成的那双死鱼眼缓缓凑过去,“当然是真的,你看我这纯洁的小眼神。”

    黎孃脸皮抖了一抖,像是觉得惊悚,迅速继续刚才的话题,“快给我说说,是哪个地方”

    阮绵绵指着书中的某个字撅起嘴巴,“哔”

    黎孃垮下脸,“你妹”

    这回轮到阮绵绵白她一眼,“这么没有技术含量、h情节老套、对话苍白无激情、cp禁断不彻底、整晚姿势不超过三个、s光黄瓜就敷衍完事的三流水准文,你也好意思把我的闺名用在那个傻逼女主身上你对得起辛勤栽培你的党和人民你对得起含辛茹苦把你拉扯长大的父母和我吗”

    说完,又颇为感概的摇了摇头,“黎孃,作为一个站在你背后的女人,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段没有停顿甚至连气都不曾喘一个的通篇大论,彻底把黎孃唬在了那里,过了好半晌她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指着阮绵绵的脑门一阵口水四溅,眼里燃起熊熊火光。

    “你妹的阮绵绵老娘诅咒你现在就变成我书里的那个傻逼女主阮绵绵让那几个男人把你往死里虐虐完身再虐心虐完心再虐身虐的你月经不调尽人亡老娘要让你对老娘著作的吐槽付出代价”

    看着眼前黎孃那张因为激动而极度扭曲的脸,阮绵绵叹了一口气,这孩子,yy症候群又发作了,难不成黎孃还能代表月亮消灭她

    竟然还很傻很天真的诅咒她穿到文里,她还以为现实是晋江文呢,最近老有一堆人莫名其妙穿到文里当起了女主,还妄想立起贞节牌坊。

    刚吐槽完毕,霎时间,阮绵绵眼前白光一闪。

    像是度过了漫长的一个空窗期,大脑里空白一片,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脖子那里传来一种异样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每逢寒暑假回到家里,爸妈视如己出的那条哈士奇“卢卡斯”就会摇着尾巴扑上来,小别似新婚似的伸出舌头将口水都糊在她脸上一样。

    黏糊糊,湿湿热热的,还有点小恶心。

    而那时她妈都会靠在她爸怀里,抹了一把泪,甚感欣慰来上一句,“看到女儿儿子其乐融融,我顿时就觉得人生圆满了。”

    得这上演的不仅是人兽恋,还是血缘禁忌人兽恋。

    “卢卡斯,你再闹我就把隔壁家的阿花送走,让你永远失去下半身的福。”她翻了个身,推开附在自己颈边的卢卡斯。

    那种堪比挠痒痒的力度,不仅没有让卢卡斯离开,相反还舔得更带劲儿了。

    由轻柔的舔舐逐渐变成吮吸,似乎刚开始是害怕弄醒她,现在知道她醒了也就肆无忌惮了。

    等等吮吸一条狗还会吮吸

    卢卡斯又不是变形金刚里面的机器狗,这对于它来说太尼玛高难度了吧

    难不成卢卡斯卍解了

    阮绵绵一惊,猛地睁开眼,然后她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粉红色的大床上,正在吮吸她脖子

    准确的说,正压在她身上吮吸她脖子的不是卢卡斯,而是一个黑头发的男人。

    他整张脸都埋进她的里,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

    难不成她这个爱看gv和工口动漫控正太的不河蟹腐宅女,真被社会主义的河蟹之风给河蟹了

    她还是个处,还没交过男朋友啊摔

    阮绵绵看着前不停蠕动的那颗黑色脑袋,万千关于他亲戚以及祖宗十八代的问候语,到了嘴边只化为一声“咳”

    男人没反应,继续着他的事业,埋头舔她的脖子,只是这回由吮吸变成了撕咬。

    阮绵绵吃痛,您老这是对我的脖子怨念有多深啊,非得咬断不可

    她气沉丹田,卯足了劲“咳咳咳咳咳”

    男人抬起脸来时,她还在剧烈的做着腔运动,以至于四溅的口水正好喷了男人一脸。

    他穿戴简洁,白色的袖扣和整洁干净的英式细条纹衬衫,恰到好处的显出他完美的身形。

    整张脸轮廓颇深,英俊中透露着几分野,野中透露着几分霸气侧漏。

    如果不是脸色那么黑,他这张脸可能会有观赏一点。

    阮绵绵暗自咽下口水,“您好,初次见面,我叫阮绵绵。”

    男人脸色依旧不大好看,无比娴熟准无误的从床单底下拿出一个粉红色的bra,擦了擦脸上的口水,仿佛他以前做过无数次这种动作。

    “我知道。”擦完脸,男人将bra扔到她脸上。

    阮绵绵将盖在脸上的bra拿了下来,看了一眼,d罩杯,好大,她梦里梦外都在追求的尺寸啊

    男人看她又哭又笑,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阮绵绵瞥见了,依依不舍放下bra,礼貌问候他,“这位先生,请问你妈贵姓”

    男人这回直接掐上了他的脖子,虽然是单手,但明显用上力。

    他面无表情警告阮绵绵,“你又想玩什么不想待会儿痛得嗷嗷直叫,现在最好给大哥老实一点”

    吓他不仅知道“阮绵绵”这个名字,竟然还自称“大哥”

    难不成他就是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中那个平日里待人接物成熟严谨极为绅士,一遇上女主就如同刀俎见了鱼,一秒钟变禽兽的s狂热饭大哥阮景天

    那她不是穿成书中那个傻逼女主坐等他人鱼么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穿越到第几章来了

    那张膜还在不在

    她不安的拿眼睛四处乱瞄,企图分散一下注意力,就看到那本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静静躺在床头,她拿起来翻了翻,正是黎孃那天带给她看的那本,上面还有黎孃苦练半月依旧是蚯蚓爬似的签名。

    她舔舔嘴看向阮景天,“大哥,你说句话。”

    阮景天一愣,“说什么”

    阮绵绵想了一会儿,“就说昨天发生过什么吧。”

    “昨天昨天你三哥不是刚出院么”语气明显不耐烦。

    阮绵绵转过身背对着阮经天,翻开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的目录,顿时眼前一亮,第六章三哥出院分的魔王回到家中几个大字赫然跃入她眼底。

    视线越过第六章,顺着下滑

    第七章破处妹妹快被玩坏了

    看着那个血淋淋的标题,阮绵绵颤抖着小手翻到了第七章。

    阮景天敲了几次门,等了很久,都没见妹妹有什么动静,耐心告罄的他索开了门。

    那一刹那,他误以为自己见到了沉睡着的天使。

    他还未满18岁的妹妹,正侧身躺在白色埃及棉中沉睡,黑色如同绸缎的长发铺在床上,漂亮的深黑色眼睛合着,淡粉的嘴唇微微嘟起,仿佛是在等待谁的亲吻。

    她身上的白色棉布短袖下摆已经因为睡姿被卷到了部以上,露出线条诱人的腰身和在冷空气中挺立的哔

    阮景天的呼吸骤然加重,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叫嚣着涌向他的大脑,现在的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把妹妹玩坏

    他关上门,扯下自己的领带捆住阮绵绵娇嫩纤细的手腕。

    哔本着构造21世纪河蟹社会的原则,以下省略一千字

    然后,大哥的小兄弟疲惫后,就是一系列的道具和捆绑系隆重登场,弄得女主又是喊痛又是喊舒服,期间被折磨得晕过去好几次。

    大哥走后,进来给她送粥的腹黑二哥一看她那副瘫在床上嗷嗷待宰的模样,又扑上去把她颠鸾倒凤温柔的”安慰”了几个回合。

    洗澡的时候三哥又闯入,然后一边嘴上唾弃着她这个贱女人生下的野种,一边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疼爱

    这整一个论文女主的辛酸史:欲女是怎样炼成的是在千万次的哔中炼成的论文啊

    要说这女主的生命力真心比小强还顽强,被鬼畜大哥破了处,竟然还能坚强的迎接二哥三哥,她的哔怎么也不会坏掉,而且后来被更多的男人和道具用过还能保持婴儿般的粉红色,而且依旧紧致如初。

    泥垢了这都是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bug啊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都得华丽丽的升级为黑木耳啊

    还好她醒来的够早,没有像书中的傻逼女主在睡梦中被人哔都不知道,痛醒了才看到那在她哔里的哔,反抗未遂,只能被动承受。

    然后,下一秒她的庆幸就被阮经天的一句话给彻底击碎了,连片碎蛋壳都看不到。

    大哥捏了一把她以前必须靠海绵垫才能勉强上位成a杯现在华丽丽升级为d杯的,说,“起来还没有我手掌大,该找个男人多揉揉了,不如大哥帮帮你”

    我嘞个擦你丫的绝壁是睁眼说瞎话啊都快赶上菠萝d杯了,还说没你手掌大你这手掌该有多大啊

    通常,面对这种情况,大多数自认为聪明其实蠢得无药可救的2b文女主都会找这么一个借口,“大哥,我现在刚好是每个月的那么几天。”

    然后,大哥就会一把扒掉她的底裤,将手伸入她的哔中求证,之后当然是受到更凶猛的凌虐。

    阮绵绵想到这梗,突然一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上次的前车之鉴,阮景天这次有了防备,在阮绵绵口中的毒喷到他脸上之前,迅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弹开两米远,只是远距离看着阮绵绵这个污染源,表情僵硬,“你这是”

    阮绵绵乌黑的眼珠一转,本来压下去的咳嗽又被她惟妙惟肖的模仿的更加猛烈,“大哥,我感染了禽流感,快点将我送去隔离”

    抬头瞥见阮景天脸色越来越臭,又连忙改口,“要不将你隔离了也行”

    闻言,阮景天凤眼微眯,疾步上前又将她狠狠压在了身下,“就算得了禽流感,也要等我玩坏后再送去隔离”

    阮绵绵猝不及防被人当成人沙包这么一压,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要被挤出来了。

    听了阮景天的话,更是让她风中凌乱,她张张嘴,“可是大哥,如果你不幸被我传染英年早逝了,作为你最忠实的铁杆妹妹,我只有去自挂东南枝这一条出路了”

    “有大哥在,怎么舍得让你挂东南枝”阮景天拍了拍她因为捉急而憋红的小脸,顿了一会儿,又说,“大哥只会将你挂床头。”

    阮绵绵倒抽一口气,作死说,“那不科学,大哥应该在我之前就已经扑街了呀”

    阮景天压制住她不安分的双腿,额头青筋直暴,语气发狠,“就算我真下地狱了,也要拉着你一起”

    阮绵绵内牛满面,这大哥比书中还要抖s啊

    阮绵绵心里捉急,这么cj的设定,怎么没有英雄赶来将她这个美女从野兽身下解救出来呢

    她想好了,第一个前来解救她的人,她决定以身相许

    五秒后,房门外果然传来“叩叩”的敲门声

    作者有话要说:被发站内信了,要求修文,不然给锁,就出来了那么一长串哔,第一章也改得面目全非了

    、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

    五秒后,房门外果然传来“叩叩”的敲门声

    同时,一个男人低迷而又温柔的声线透着门板传进来,“绵绵,出来吃饭了。”

    在阮家那三兄弟之中,唯一会对阮绵绵这么和颜悦色说话的,也就只有她那个二哥阮景年了。

    哦,刚才忘了附加一条,第一个前来解救她的人以身相许,阮家三兄弟除外。

    阮绵绵暗自啐了一口,来谁不好,偏偏来披着羊皮的腹黑二哥

    显然大哥阮景天也是这么想的,他死死捂住阮绵绵的嘴不让她说话,以眼神恶狠狠警告她,“你要是敢吱声,我现在就办了你”

    光说不做非好汉,为了证实自己是个说到做到的人,阮景天还将手指伸到她的睡裙下面,用中指勾住内裤边,其余四指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在她大腿上揩油。

    废话,就算你不提醒我,我也不会让二哥进来啊

    尼玛到时候前是狼后是虎,那还不得被吃的连渣渣都不剩啊

    不对,还剩一条被撕破的内裤,食动物们对那种既麻烦又挡不住春光的小布料一般没什么耐心的

    阮绵绵识趣的猛点头保持沉默,急于表明自己其实是站在大哥这一边的立场。

    门外的阮景年久久得不到回应,又伸出手指敲了敲,声音有些担心,“绵绵,今天的甜点有你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快点出来吃”

    说起这草莓蛋糕,在这种文里出现频率丝毫不亚于按摩,表面上看上去是甜品,实则是最邪恶的情趣道具。

    在这篇可惜没有,陪我到最后中,阮绵绵的三个哥哥疼爱她的足迹遍及卧室、阳台、浴室、泳池、书房、健身房

    整个别墅处处都留下了他们爱的种子,更何况那个用来吃东西的餐桌。

    往往他们吃着吃着,这嘴和手就吃到女主身上去了,尤其这草莓蛋糕,是每章饭桌剧场必不可少的道具啊

    原因只因为阮绵绵这小白花萝莉十分热爱甜品,尤其是这草莓蛋糕,但每次她都没有那个口福,全被三个哥哥们吃了。

    至于草莓和蛋糕用于何处,哥哥们究竟是怎么吃的,大家心照不宣,阮绵绵笑而不语。

    偶尔哥哥会施舍给她一点油喂到她嘴里,不过那些都是从她身上刮下来的,是哥哥们吃剩的。

    而草莓,每次喂到她嘴边,都成了水淋淋的,阮绵绵猜应该是哥哥们怕她嫌脏,特意拿去洗了的。作者:╯‵′╯︵┻━┻谁信

    阮绵绵正处在无限yy中,突然被人狠狠掐了一把大腿,因为嘴被大哥捂住,一声哀嚎还没出口就被堵了回去,消失在无形中。

    低头一看,白花花的大腿内侧,被阮景天掐了的地方都紫了一大块,果然抖s什么的最苦哇伊了

    阮景天冷冷出声,“打发走那只狐狸”

    “唔唔唔”阮绵绵无声抗议,既然让我打发人走,您老好歹也松手啊

    阮景天意识到这点,松开手后,阮绵绵急速呼吸了几口空气,因为剧烈运动而上下起伏的d杯落入阮景天眼中,他眼神一黯,表情越来越意味深长。

    阮绵绵赶紧捂住,瞪大眼睛眨了眨,“大哥,你都不用戴眼镜的吗”

    不然怎么能一秒钟变鬼畜

    “大哥眼神好得很,就算处在万千人群之中,大哥也能一眼看到你。”

    然后狠狠的她么

    这不科学

    鬼畜眼镜中佐伯桑只有戴了眼镜,才会完成小受的逆袭,把御堂君压在身下狠狠疼爱呢

    这位大哥只要阮绵绵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瞬间就能从衣冠楚楚的商业英进化成抖s禽兽,本就不用借助道具什么的。

    阮绵绵愤然,黎孃这丫头哪里是给他开了金手指,这压就是金鸭掌啊

    见她分神,阮景天又将她的另一条腿掐了一下,“给你五秒钟,快点打发他走”

    “嗷呜”阮绵绵痛得叫出声,马上又换来门外那人更加急切的敲门声,“绵绵,你怎么了快开门让二哥好好看看”

    大哥的手还揪着她的内裤边不放,像是随时都会一把拉下来,阮绵绵内牛满面,“二二哥,我换身衣服,马上就出来”

    听到阮绵绵的声音,门外的人勾起薄唇邪佞一笑,继续用一副好哥哥的嗓音继续关心她,“小懒虫,二哥等你下来”

    阮绵绵含糊应了一声,等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她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觉得躲过了”阮景天在她上抓了一把,迫使她迅速回神。

    怎么会终极大boss还压在她身上呢

    “大哥,你能不能从我身上稍微下来那么一小会,有些重。”阮绵绵小心翼翼与老虎谋皮。

    “压着压着就习惯了,以后你就不会觉得重了。”阮景天测测笑出了声,“不然你以为我今天费尽心机把你压在床上是为了什么”

    阮绵绵瞬间石化。

    孤男寡女滚在床上能干些什么当然是做哔来哔去的事

    金瓶梅里,潘金莲和西门庆第一次偷情是在王婆家的床上

    色戒里,王佳芝成功引诱易先生还被他狠狠s的地点也是在床上

    未来日记里,由乃妹纸与废柴雪辉相爱想杀的头一晚也是在床上将那废柴攻了

    从以上血淋淋的案例可以总结出一点,每一段奸情的衍生,都是从床上培养起来的。

    床是一切罪恶的温床,它是人类堕落的起源,是将一个清纯的小白花妹妹调教成娃的养成道具。

    所以,首要任务是,珍爱贞,远离床铺

    阮绵绵又从石化状态中苏醒过来,“我们可以在床上可以吃吃火锅、斗斗地主什么的”

    话音还没落,阮景天冷冷一个刀眼扫过来,阮绵绵冻得一哆嗦,“或许大哥你更喜欢打麻将”

    说着,作势穿鞋下床,“二缺二,我去叫上二哥三哥一起。”

    “你给我回来”阮景天一声吼,阮绵绵抖三抖,还没穿上鞋子,就被阮景天大力拽了回去,他含住她的耳垂细细咬噬,“大哥比较想玩医生和护士的游戏。”

    这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四小姐,我是管家,二少爷和三少爷正在等您用餐。”

    作者:好像有人说过,除了阮家三兄弟,第一个前来解救她的人,她就以身相许

    阮绵绵一阵恶寒,可惜没有,陪我到最后描写那个管家可是一个五十岁拉皮耸脸的干瘦老头,被他给潜了,她宁愿现在就被大哥给哔了。

    好吧,就算她没节她也认了,老管家怎么也不行。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送客,“管家,你先去,我马上下来。”

    等门外管家离去,阮景天继续在她身上开垦,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业。

    出了这么多闹剧,他明显变得没有之前有耐心,扣子都懒得解直接撕开阮绵绵身上的真丝睡衣,长着两颗小樱桃的大包立刻暴露在他眼前,随着他的动作,还在风中摇曳了那么几下。

    看着眼前的美景,阮景天的一颗春心也开始跟着荡漾了,多么洁白无瑕的肌肤,多么可口的大菠萝,多么楚楚可怜的小眼神,真想立刻扑上去狠狠蹂躏一翻。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可是伸出的狼爪在距离目标小樱桃0003的地方,被门外的动静打断了。

    “汪汪汪”

    这是一只捉急的狗。

    “汪汪汪汪汪汪”

    这是一只不甘落后的狗。

    伴随着狗叫的,还有四只狗爪绕门的声音,“吱吱”的很刺耳闹心,间或还夹杂着撞门的闹腾动静。

    “杜蕾斯杰士邦不准再闹了”阮景天的欲火瞬间被一盆凉水浇熄了,怒火滔天起身开门,见到除开两条狗还有另外一人倚在门口,语气不善,“果然是你做的好事”

    作者有话要说:请一天假,因为明天要修我的另一篇文女配女主男主。如果rp大爆发,也许可能说不定会晚点更新

    、可惜不是,陪我到最后

    “杜蕾斯杰士邦不准再闹了”阮景天的欲火瞬间被一盆凉水浇熄了,怒火滔天起身开门,见到除开两条狗还有另外一人倚在门口,语气不善,“果然是你做的好事”

    面对阮景天的指控,阮景年双手抱倚着门槛轻笑,“大哥,不要那么激动,我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碰巧”阮景天显然不相信他的鬼话,眉头一拧,指着房门口悬着的那块骨头质问他,“这也是你碰巧挂上去的”

    “汪汪汪”杜蕾斯怒吼,放开那块骨头

    阮景年将身后站着的管家推了出来,笑意盈盈,“管家,大哥问你呢,那块骨头是不是你挂上去的”

    这二少爷笑里藏刀,大少爷也不是好惹的啊,管家顶着双重压力,一颗豆芽菜似的脑袋越压越低,额头都渗出了汗珠,“这”

    “好了好了大哥你就不要难为管家了。”阮景年乐呵呵打着圆场,再看向阮景天时,狭长的凤眼轱辘一转,光四溢,“话说回来,大哥怎么从绵绵的房间里出来了”

    这只死狐狸,倒会是借机转移话题兴师问罪

    他肖想那个四妹,难道其他人就不同他一样肖想四妹那饱满可口的大菠萝和肥美多汁的鲍鱼

    这个二弟不过是嫉妒他,故意想让他下不了台让他难堪。

    阮景天暗地咬牙,一个刀眼不着痕迹扫过去,“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先管好你自己”

    “大哥,你脸色怎么这么差”阮景年继续调侃,眼神里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是不是我打扰了大哥给绵绵辅导功课”

    “辅导功课”几个字,他刻意咬得特别重,果然如期在阮景天眼中看到了恨不得杀人的两团怒火。

    啧啧啧,经常发火也会导致肾虚啊肾虚的男人怎么能带给绵绵福

    大哥你还是赶紧退位让贤吧

    一旁的管家抹了把老汗,立刻上来充当和事老,“大少爷,二少爷,赶紧下楼吃饭吧,饭菜都要冷了。”

    阮景天十分狂霸拽的“哼”了一声,抬脚离去。

    “汪汪汪”杰士邦和杜蕾斯赶紧撒开腿子跟上,开饭咯,骨头神马的去shi吧

    八只爪子、四条腿

    阮景天侧耳倾听,唯独少了二弟那两只狐狸蹄子。

    他猛然一回头,果然发现阮景年一只小浪蹄子已经踏入阮绵绵的房中,脸上挂着奸计得逞的贱笑。

    于是他扯开喉咙喊,喊得脸红脖子,“阮景年,你去四妹房里干什么,给我滚下来吃饭”

    二弟神马的去吃翔吧,敢跟他抢女人的男人,他一概六亲不认

    “当然是继续大哥未完成的事业啊。”说着,他缓缓张开水润的薄唇,朝他做着唇语,“给她辅导功课”

    我屮艸芔茻阮景天狠狠比了个中指,瞧你那唇红齿白比女人还欠艹的荡样

    辅导你妹的功课啊

    不对不对,阮绵绵本来就是他妹。

    我屮艸芔茻真是个欠艹货你全家都是欠艹货

    好像也有什么地方不对

    见阮景年压不把他这个大哥放在眼里,肆无忌惮的将两只修长风骚的狐狸腿都纳入房中,阮景天一个箭步冲上去,拽住了他的后衣领子。

    阮景年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回头看他,眼神半眯,隐约有些愠怒,“大哥,你这是”

    果然还是肾虚了么

    肾虚是病,得治

    明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好医生,绝壁让你在医院最少住上个一年半载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你要是饿死了我怎么跟地下的父母交代走跟我下去吃饭”阮景天手上施力,不由分说拽着他下了楼。

    饿死你事小,找个破草席随便一卷就可以曝尸荒野了。

    可他家宝贝绵绵前后两个洞的第一次绝壁都要由他来破

    穿好衣服下楼时,餐厅里那两人正大眼瞪小眼互不服输。

    看着那两张六分相像气质却截然不同的英俊脸庞,阮绵绵感觉自己心跳加快,果然

    两攻相遇,必有一受

    鬼畜攻x腹黑受什么的最有爱了

    她这个灰现在下去打扰那两位“有情人”岂不是很不道德

    在古代可是要浸猪笼的作者:‵o′凸

    阮绵绵咬着袖子甩泪上楼,嘤嘤嘤,好舍不得错过现场的基情四。

    “四小姐,您下来了”还是管家怜悯她的一颗易碎的玻璃心,冒着浸猪笼的危险及时喊住了她。

    管家威武改明一定禀报大boss让他给你涨工资

    阮绵绵怀揣着一颗怒放的小心脏奔了过去,二哥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温柔模样,才朝她看过去一眼,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阮景天见他难得吃了噎,心里一阵暗爽,顺着阮绵绵的方位看过去,脸上的表情与阮景年如出一辙。

    “绵绵,你这是”

    两人张大嘴巴异口同声。

    阮绵绵身上穿着在这个炎热的八月酷暑不可能出现的长袖长裤,她裹了裹衣领,干笑两声,“突然有点冷呵呵”

    才不告诉你们这对好基友是为了遮住脖子上大哥留下的小草莓,顺便防患你们的色爪偷袭

    阮景年笑得好似一袭春风,朝她招招手,“到二哥怀里来,二哥身上暖和”

    对面大哥以眼神警告她,你敢靠近他就死定了

    “我看我还是坐这里吧。”阮绵绵走到长方形餐桌边,挑了一个离他们俩最远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坐下来。

    大哥吃味了,好口怕

    二哥,你还是洗白白了,乖乖到大哥怀里去吧

    阮绵绵觉得她那个二哥肯定是故意要陷害她与不义,挑拨她与大哥的关系,眼睁睁看着她和大哥相爱相杀,然后好去找第二攻。

    他十分不识趣的将屁股挪到阮绵绵身旁,狐狸爪抓起阮绵绵热出汗的双手握在手里搓着,边搓还边以人文主义神关怀她,“绵绵,你有没有暖和一点”

    暖和你妹啊再搓手就要化掉了啊

    你没看到对面大哥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啊你这个荡受

    她抽手,没成功,用力抽了抽,还是没抽出来

    那个罪魁祸首还看着她一脸贱笑,阮绵绵恨不得一巴掌直接抽他脑门上

    荡受什么的最讨厌了谁来代表月亮消灭他

    “二哥,我很暖和,不冷了。”尼玛都要热出痱子了啊

    阮绵绵讪笑两声,猛地一用力拽出企图拽出自己的手,可惜力道没控制好,因为惯整个人朝后仰去。

    意外的是,她没有与地板做个全方面的亲密接触,反而一个趔趄摔进了某个人的怀抱里。

    感激涕零仰头一看,对上的是大哥那张英气逼人的脸,阮绵绵两行眼泪流成了面条宽。

    我嘞个擦大哥什么时候也坐过来了

    男女比例二比一,一个腐女看搞基。

    她不要当夹在中间当灰啊,嘤嘤嘤

    “起来坐好,吃饭了。”大哥霸气侧漏的丢下这么一句,阮绵绵迅速从他怀里弹起来。

    她抬头扫了一眼桌上的食物,不仅没有蛋糕,更加连草莓的影都没看到。

    口的一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她叹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草莓蛋糕”

    吓竟然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二哥意味深长瞧她一眼,“绵绵不要担心,二哥让管家把草莓蛋糕放在冰箱冷藏了起来。”

    大哥破天荒的冷冷附和,吩咐管家:“宝贝想吃,那就现在拿出来吧”

    他们哪是想吃草莓蛋糕,完全是吃她啊

    “等等”阮绵绵心急喊道,等到在场三人都把视线放在她身上,她顶着压力四处眺望一圈,“三哥去哪儿了怎么没看到他出来吃饭”

    管家回应:“三少爷等得不耐烦,让司机送他去学校了。”

    “呵呵,是吗”阮绵绵干笑,“那我们等三哥回来一起吃好了。”

    二哥伸出狐狸爪在她腰间掐了两把,哂笑,“有大哥二哥陪你还觉得不够非得叫上你三哥一起”

    阮绵绵下意识扭了扭腰,伺机拍掉他的爪子,一脸纯真看着二人,“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请教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为了防止血浓于水的亲情被破坏,为了守护兄妹之间的和睦作为一家人,我们难道不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大哥二哥眼角抽了抽,后又了然相视一笑,“那也好。”

    这对好基友,肯定是又在脑补什么不河蟹的画面

    管家这时突然话,“三少爷说这个星期都不回了,晚上在学校宿舍留宿。”

    阮绵绵捂脸,我嘞个擦刚刚说要给管家涨工资的是谁我不认识她

    二哥的手继续在阮绵绵腰间逡巡游离,打磨光滑的指甲一路向南划过她的肚脐,越来越有往下一探丛林幽径之势,温热的气息都吐在了她敏感的耳廓上,“绵绵,不如我们先”

    “三哥与草莓蛋糕失之交臂,饿在他肚,痛在我心”阮绵绵腾地从座位上跳起来,握紧双拳,“作为一个体贴哥哥的好妹妹,我决定去学校给三哥送蛋糕”lt;ddgt;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