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_御书屋

      裴钰卧床静养,一切事务全权交给莫捷。
    莫捷与他同朝为政多时,对此自是没什么障碍,只是早出晚归累了些。
    不知不觉月余,裴琢给了她一剂副滋补的方子,莫捷虽收下来,内心却不怎么信得过,便拿去给裴钰看。
    “没什么问题。”裴钰看完后淡淡地道,“比我之前写的那副药确实要好一些……”
    “那裴琢还算有良心,我这就吩咐人按照这个给你煎药。”莫捷仔细将药方收好,刚要起身,又忍不住摸了摸裴钰的脸,“你怎么瘦这么多,每天有好好吃饭吗?”
    裴钰把头偏过去躲开她的触碰:“我没事。”
    “那……你先休息,我下午还有事要忙。”莫捷收回手来,笑笑说。
    “嗯。”裴钰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其实他身体上的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元气大伤,武功废了大半,短时内也恢复不了。
    裴钰蜷缩起虚弱的身体,柔软的被褥却怎么都不适——他承认自己就是嫉妒裴琢,泠泠是个心思通透的姑娘,温柔体贴,无微不至,偏偏他心尖上的女人恰恰相反,连他生气了都察觉不出……
    裴钰想着想着又苦笑出来,心道许是本就不在意罢了,否则也不会月余都没想起来看他几次,只余他一人日日思念,反正她最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他。
    他知道的,从一开始就心知肚明,可每每想起依旧止不住地胸口阵阵抽痛——他清楚如何引她坠入感情,知晓如何攻心为上,同时也明白,这一切终究是他在强求罢了。
    就像风筝一样,饶是他再怎么知晓如何控制那根线,松开之后,那风筝也还是不会回到他手中。
    裴钰胡思乱想了整日,又心不在焉地翻了会儿书,然后在天暗下来的时候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人在脱他里衣。
    裴钰自梦中惊醒,抿着薄唇不悦地按住她的手:“你做什么?”
    “哄你。”莫捷说得格外坦白。
    裴钰一时被她两个字堵得说不出话,顿了顿才冷声道:“我要休息了。”
    莫捷在他背后扑哧一声笑出来:“你啊,真是越活越矫揉造作了,快给姐姐看看,是不是又委屈哭了。”
    “我才没有!”裴钰回头目光炯炯地瞪她。
    莫捷又笑,趁机亲在他唇上,在他温热的口齿间几番吸吮蹂躏,裴钰恼火得不行,可他此时哪里反抗得了,只得任她亲得两颊泛红,气喘吁吁。
    “你又闹什么别扭,我听宫女说你每天都吃不下多少东西。”莫捷伏在他胸口,轻而易举地把此时武功极弱的他压制得无法动弹,“瞧你郁郁寡欢的模样,哪还有十五岁时狂妄嚣张影子。”
    “我身体虚弱,自是吃不下多少东西。”裴钰动了动双腿,烦闷道,“你放开我。”
    “嗯?难道不是相思成疾才胃口不佳?”莫捷的表情像逗猫似的悠闲,“年龄越大越小孩子脾气。”
    裴钰彻底被激怒了,也不管自己此时内力在她面前孱弱得像个婴儿,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她。
    莫捷没料到素来心思深沉的裴钰会用蛮力硬来,又怕伤了他,只得退让几分,任他翻身而上。
    于是,两个人像完全不会武功的孩子打架似的在床上折腾了半个时辰,莫捷终是不敌他无赖,双腿牵制他时被他直接扒了裤子舔起了穴,酥麻的快感令她整个身子都软了,一边呻吟一边被他双手掰着臀肉舔了个够,紧接着又被他强制着掀起一条腿,把彻底暴露出的小嫩穴彻底狠狠操弄了一番,因为有一阵子没有双修练穴,莫捷敏感得不停泄出蜜液,每被他操入时的囊袋拍打都发出汁液四溅的水声。
    “裴钰……啊……好舒服,喜欢被小钰强奸。”莫捷抱着他呻吟着嚷道。
    “……我哪有那个本事,你现在随手捏死我。明明你情我愿别给我扣强奸的帽子。”裴钰听了极为不爽。
    “那我就不用武功嘛,力气不如你大所以被你强奸咯。小穴最近都好湿,每晚都好想被小钰的大肉棒用力插入,骚穴好想要被小钰肏干…想要被小钰闯进寝殿内,撕了衣服抓着奶子大力奸淫…”莫捷一边说一边亢奋地达到了高潮。
    她难得舍弃体统体面放开来,裴钰反倒臊得满脸羞红,也没心情配合她奇怪的癖好,愤懑道:“你……你想我,就只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莫捷在几番高潮的余韵中飘飘欲仙:“也不是啊……你以前说……我不会喜欢上不如自己的人,你说得对。”
    裴钰的动作骤然一僵。
    “但这些天我想了很久,发现你是不同的,无论变成怎样我都喜欢。”莫捷看着他明亮的眼睛,笑道,“你任性了这么长时间,不就是想听这个?”
    “才不是。”裴钰嘴硬,心满意足地趴在她丰满的胸脯上吸吮她的乳头,身下还没有停歇地操弄着汁水淋漓的小穴。
    “是不是放开手会比较开心?”莫捷问道,“你以前总是怕我不喜欢你了,事事都想要压我一头,最后我不服气,你也不甘心。”
    “嗯。”裴钰确实释怀,紧扣着她的腰在她体内痛快淋漓地全部射了出来。
    “我心里念着你的。”莫捷用手指绕着他的长发,“但我不像泠泠那么会照顾人,一忙起来又顾不上,本想夜里睡在一起,可又觉得那样肯定会忍不住交欢,一来你身体虚弱,二来我大概还是不如你精力旺盛吧,总之还是得克制……所以,你不要别扭,乖乖养身体,嗯?”
    “真的?”裴钰得寸进尺,“那我若是阉割了自己,姐姐还喜欢我吗?”
    “……”莫捷一脸匪夷所思瞪他。
    “哼。”
    “你阉了自己试试啊。”莫捷挑衅地看着他。
    “你以为我不敢?”裴钰挑眉,“我们可以看看是你舍不得还是我舍不得,阉了自己正好可以练绝世武功。”
    “喂……哪有你这种男人。”莫捷气结,“你那样的话,我……我就不要你了!”
    “姐姐还说不是就只喜欢被我操而已。”裴钰得了便宜卖乖。
    “你真是无理取闹……你干脆把自己阉了,再把四肢砍成残废,然后每次都问一遍我还喜不喜欢你好了。”莫捷愤愤道,“明明那么心思玲珑的一个人,偏偏在这种事情上钻牛角尖,非得每天都要我告诉你一遍我喜欢你你才放心,谁喜欢每天说那么多酸溜溜的情话啊。”
    “我也觉得自己患得患失很好笑,但……我第一次在这样完全没有掌控感的状态。”裴钰轻轻叹了口气,抱着她道,“失去什么我都无所谓,唯独失去你…我会好怕。”
    “都老夫老妻了,儿子都不小了,还这样。”莫捷亲了亲他光洁的额头,“是我把你变成了这样一个会为七情六欲烦恼的凡人吧,想想还挺过意不去的。”
    “每天都想被姐姐亲亲。”裴钰撒娇。
    “亲亲你就安心了?”
    “嗯。”
    “那好。”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