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钊宁_御书屋

      陶艺晴:“姐妹,你嘴巴都没停过。”
    傅年年辣出眼泪:“因为太好吃了。”
    她看向负责点外卖的陆一鸣:“绝世好店,给大佬比心。”
    陆一鸣:“我们要不要再点几份螺蛳粉?”
    众人纷纷抗拒:“不了,吃完这里休息下。”
    安利失败的陆一鸣冷笑,看破了他们。
    别墅里八个人,陶艺晴和白鹿傅年年初中起认识,其他五个是她的高中朋友,有男有女。比如陆一鸣,傅年年高二的同桌,班上的学习委员,讲题讲得特别棒。
    ——从高中起,傅年年的交际圈就开始跨性别发展。
    如今,八个人里大半有对象,但都没有带家属。吃完花甲粉,他们换了个房间,瘫在懒人沙发上打游戏。
    傅年年出了名的手残,被王者五人队拒绝,加入了欢乐斗地主三人局。
    她太忙了,手机里游戏少,除了放置游戏就是这个。
    打开手机,才发现傅朝朝给她发了微信。
    [姐,你回国了?今天回家吗?]
    傅年年吃火锅时发了个朋友圈。
    朝朝这条,是朝朝自己要发的,还是傅钊宁要她发的?
    傅年年可有可无地思考了下,回:过几天回,这几天和朋友玩。
    她的聚会行程已经排满半个月,为此傅年年特意做了日程表。
    大家已经说起闲话,因为共同朋友多,话题不禁往从前的同学绕。
    一人说:“有次楚理清还问起傅鱼。”
    鱼是傅年年的外号,因为年年有鱼,后来朋友们干脆把傅年年叫做傅鱼。
    陶艺晴一面越塔杀人一面八卦:“他问什么。”
    “联系方式。我问鱼给不给,鱼说不给,所以我就没告诉他。”
    极限一换二,等待复活,陶艺晴抽空看傅年年:“你也瞒了我太多了事了吧。”
    地主傅年年刚巧输了把欢乐豆:“不是什么大事……嗷怎么办我要破产了。白鹿,你们好狠。”
    白鹿:“淡定,平常心。你以后都不理楚理清了?”
    楚理清本来也在这个圈子里,他喜欢傅年年,高考后表白被拒。他秉持喜欢就做不成朋友的态度,一直不肯放弃,弄得傅年年很是尴尬。
    因而大家都识趣地不把两人聚堆。
    傅年年一想到楚理清就头疼。她高三就发觉他喜欢她,可是他不说出口,她也只能保持距离。但傅钊宁看聚会合照就看出来了,傅年年差点翻车。
    都上大学了,为什么还不放弃。
    她不喜欢楚理清那款的,他的长相气质好似低配版傅钊宁。
    傅年年:“还能怎么办,我真的不喜欢他。”
    这样玩了个通宵,睡到下午,一群人把剩余材料做了部队锅,各回各家。
    陶艺晴、陆一鸣和傅年年顺路,桃子开车送他们回家。
    傅年年下车,去后备箱拿了行李,和两个朋友告别。桃子的车开出数十米,又倒回来。车窗落下,陆一鸣说:“你包落下了。”眉眼温和。
    傅年年道谢接过,推着行李箱进了家门。
    穿过玄关,走进客厅,看文件的傅钊宁取下金丝边眼镜,浑身透着淡漠:“过几天回家?傅年年,撒谎不好。”
    傅年年头皮一麻,观察了一阵,放下心:“我不想遇见他。”
    她的哥哥真的人格分裂了,主人格是从前那个戏精变态,副人格是眼前这个冷漠精英,近似于小时候那个哥哥。
    他是优秀完美的继承人,尊敬长辈,友爱妹妹,独占傅钊宁幼年时光的回忆,没有丝毫乱伦的记忆。
    ——
    主人格:不记得怎么和妹妹开始的,拥有中后期乱伦记忆。
    副人格:记得和妹妹的亲嘴的事,不记得后面的发展。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