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水_御书屋

      郑嘉羽一进大学就单恋同社团的楚理清,倒追不久已知道他心里有人,多方打听后,她知道那个人叫傅年年,是楚理清的高中同学。如今,她如愿成了楚理清的女友,却明白楚理清并没有完全将傅年年忘怀,因而真正遇见这个情敌,郑嘉羽浑身冒着敌意。
    傅年年装作不知,等面上桌,楚理清却像完全没注意到女友的不对劲,拐弯抹角地问傅年年最近过得如何。
    而郑嘉羽对楚理清温柔体贴,不断用言语动作向傅年年传递独占欲。
    这饭还吃不吃了。
    傅年年颇觉倒胃口,面上还是要微笑。
    吃到一半,收到傅朝朝的消息,说老师生病,今晚的课取消了,想姐姐晚上请她吃好吃的。
    傅年年自然答应。
    她现在是在高中这边,而傅朝朝在小学,应该已经要放学了。傅年年问傅朝朝要她接,还是要让司机送来,傅朝朝没有回。
    郑嘉羽见傅年年一直看着手机,不满道:“老朋友见面,傅小姐却不停看手机,太不礼貌了吧。”
    楚理清皱眉,叫了声“嘉羽”。
    傅年年放下碗筷:“我吃好了,不打扰你们。”
    郑嘉羽嗓音柔柔:“我不过说一两句,傅小姐脾气真大。”
    饶是傅年年脾气好也不痛快,她笑容诚恳:“你高兴就好。”
    郑嘉羽一拳打在棉花上。
    不顾楚理清的挽留,败兴离开面馆。
    离开后才看到傅朝朝的微信,说司机送她来,姐姐快发个定位。
    傅年年心气舒坦了些,找家咖啡店坐着,一个小时后看见傅朝朝。
    姐妹俩隔着十来米就张开双臂跑过去拥抱,活像在拍偶像剧。
    傅年年抱起她:“让姐姐看看我们家小猪重了没。”
    傅朝朝脸鼓成包子:“我不是小猪。”
    “你想吃什么?”
    “肉!”
    于是傅年年牵着傅朝朝去吃烤肉。
    傅朝朝握着姐姐的手,纠结良久,语重心长:“姐姐,你是不是又跟哥哥吵架了?”
    傅钊宁又跟小孩子说了什么?!
    “没有啊。”傅年年笑。
    “可是你每次搬出去,都是和哥哥吵架。你和哥哥到底怎么了嘛?”
    “……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
    傅朝朝撇嘴,神色落寞:“你们都不一起带我出去玩了。以前,每次我放学、放假,我们三个都在一起的,家长会也是你们一起帮我开。现在十天半个月也难得见你们一次,爸妈也不在,家里都是我一个。”
    傅年年心一疼,傅朝朝说:“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吗?”
    傅年年叹气:“哥哥姐姐有自己的事啊。”
    傅朝朝不甘心:“我就不重要吗,就一点时间也没有吗。”她可是傅年年带大的,深谙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傅年年没有答话。
    傅朝朝年纪小,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一心想让哥哥姐姐和好如初。
    她带傅朝朝进了店子,把菜单递给妹妹。妹妹点了餐,吃的时候却一副食不知味的样子。
    傅年年妥协:“姐姐单独带你出去玩不行吗?”
    傅朝朝摇头。
    “哥哥也要一起。”
    傅年年:“那没商量。”
    傅朝朝缠了好久,然而姐姐心硬如铁,不肯退让。傅朝朝人小鬼大地感慨:“你们又不是闹离婚的夫妻,聚一起怎么就这么困难。”
    傅年年差点炸毛:“不要乱说。”
    除非必要,她是绝对不会跟傅钊宁的同框。
    她告诫妹妹不要出馊主意,傅朝朝无奈点头:“姐姐至少跟哥哥说下少给我布置点作业嘛,他好严格。所有老师都不敢给我放水,我偶尔也想轻松一下。”
    傅朝朝大吐苦水。傅朝朝以前从没说过这个,她不是怕累的孩子,甚至有些要强,但从小不太敢跟傅钊宁交流,前段日子不小心着凉,在医务室吊水一下午都没敢跟傅钊宁说。
    傅年年越听眉头越皱越紧,心里有团火在烧。他是瞎子吗,那天朝朝提前放学回家,脸色肯定不好,他居然看不出来。傅年年破天荒当场打电话给傅钊宁。
    傅朝朝目瞪口呆,原来这才是让哥哥姐姐联系的正确方式吗,先让她受苦,再把哥哥祭天。
    她胡思乱想着,傅年年做手势让傅朝朝先吃,走到一个能看见傅朝朝的角落。
    电话接通,傅年年开门见山:“傅钊宁,你怎么带的朝朝!”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