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会原谅我_御书屋

      结果没几分钟,姐姐进来。
    作为懂尊老爱幼的小孩,傅朝朝顶着莫大的压力问:“哥哥呢,走了?”
    傅年年冰山脸:“在外面。”
    她看着不到十分钟茶几上打开或空掉的零食袋子,脸色一黑:“刷牙,睡觉。”
    傅朝朝瑟瑟发抖,怀疑自己被兄长献祭了,好平息姐姐的怒火。
    傅年年深呼吸,和颜悦色:“不凶你,快刷牙睡觉。”
    傅朝朝欢呼:“我要和姐姐一起睡。”
    傅年年说好,手机调静音丢在客厅。和朝朝睡一个床,半夜却梦见傅钊宁。
    那是高三的时候,她住在学校外头的房子里,偷偷申请澳洲的大学,表面则假意为了能够和傅钊宁同一所大学努力。傅年年压力大,怎么也睡不好。哥哥回国看她,心疼得不得了。
    “你这样会把自己累垮。”
    傅年年撒娇:“我就要读你的学校。”
    傅钊宁眼神柔和,低下头亲她的嘴。傅年年又是厌恶又是喜欢,跟傅钊宁亲到床上。
    胸前皮肤被含住,傅年年推开他的头:“不行。”
    傅钊宁硬是要亲,亲过瘾了,伏在她胸前喘气,似叹似气:“宝贝长得这么慢……早知道我就不答应你。”
    他似乎已然忘了他们两年前的龃龉,成天以傅年年异地恋男友自居。揉着她的腰,傅钊宁在她耳边吹气:“哥哥帮你解压……”
    亲着她的脖子把她抱到腿上。
    傅年年不满哥哥拱来拱去,难受地扭动:“你又不是蛆。”
    傅钊宁堵住她的嘴。
    傅年年觉得有些厌烦,但身体依然表达着喜欢,不一会就伸腿缠住了他的腰,贴得严丝合缝。
    火热抵着穴口,傅年年嘤了一声,不想像哥哥被欲望控制,可是欲望上脑的时候好舒服,她研磨着,搂着他的肩膀和他缠绵。
    傅钊宁笑:“宝贝有瘾了吗?”
    傅年年娇吟,不一会儿又因为自己欲望冲脑抽抽搭搭哭泣,掐着傅钊宁要他滚。压力之下,她情绪化到了极点。
    手机提示音响个不停,傅年年离开他,抹了眼泪解锁手机。
    热闹的是她的学习打卡群。
    学霸们在群里讨论数学问题,她却和狗哥哥滚在一起,傅年年伤心了,一看那道题她不会做,她更伤心。
    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握住手机。
    他搂住她的腰,问:“你在为谁哭?”眼中仿佛淬着碎冰。
    “这个?”
    傅钊宁点开楚理清的头像。
    傅年年:“你神经病。”
    她最近越来越爱骂他了,傅钊宁冷笑:“上次那张合照里一直看着你的就是他吧,我妹妹真招人喜欢,让人念念不忘。”
    傅年年懒着理他,直接下床。傅钊宁逮住她,亲她翘起的臀部,越亲越重,滑向股沟,慢慢向前,含住前方的花蕊。
    傅年年扶着墙壁,小穴被哥哥含在嘴里,臀部高高撅起。她眼神迷离,体内的水全往身下的小口子流,难耐的喘气。
    傅钊宁松开她站起来,昂扬的性器烫在妹妹身后,傅年年轻呼,自发摇摆腰身,迎着他似有若无地撞击厮磨私处。
    悬垂的乳房,光滑的脊背,凹下的腰窝。
    傅钊宁握住妹妹的臀,看妹妹踩在他的脚上,如何款摆逢迎。
    他有时觉得她在骗他,但一看到她这样子,他就知道她也沉迷他的身体。
    妹妹慢慢步入高潮,水流了一地。傅钊宁搂住她的腰,覆在她身上,听到她吸着鼻子:“你这只狗。”
    亲密接触过分减压,她喉咙里都是哭音。
    傅钊宁眼神危险,傅年年临危不惧。
    她咬唇:“……我要和你一起洗澡。”
    拉起哥哥的手,握在自己胸上,傅年年眼波荡漾:“哥哥帮年年洗这里。”
    洗这里……
    三个字回音一样在脑中激荡,傅年年夜半梦醒,再难睡去。
    她就这么躺到天亮,第二天困得没法送傅朝朝上学,打电话要司机开车来接傅朝朝,再送去学校。
    等司机时,傅年年坐在沙发上几乎要瞌睡过去。傅朝朝说要走了,傅年年都没听见。朝朝决定自己下楼,临走时嘱咐姐姐记得吃早餐。她打开门,哥哥却提着早餐在外面。
    傅朝朝惊讶,哥哥难道在外待了一晚上?不对,呆一晚上哪里来的聚香坊包装的早点。他自己买的,还是秘书送的?
    “……哥哥你不刷牙吗?”
    傅钊宁:“……”
    “回家了一趟。”
    她就说。
    哥哥不可能姐姐房门外呆一晚上。
    “你姐姐呢?”
    “在里面,姐姐没睡好,完全没精神,都不送我上学。”
    傅钊宁:“你可以自己去。”
    径自绕过傅朝朝进了房子。
    傅朝朝气呼呼进电梯,坐上司机的车才发觉她把她哥放了进去。
    姐姐会原谅她吧……姐姐不会为了哥哥凶她的!
    傅朝朝忐忑地安慰自己,沙发上打盹的傅年年已经挣扎完一轮,被迫枕到傅钊宁身上。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