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蒙_御书屋

      傅年年被这转折惊到,而后习惯性回应。

    她的适应能力在某些诡异的方面出奇好。

    随后,后坠。

    只在一瞬间。

    她被压倒在床上。

    傅钊宁抚着妹妹的后颈,不许她乱动,也拒绝她神游。慢慢的,马尾被解开,傅钊宁手指插进云一般的乌发中。

    要是可以,他希望抽干傅年年的氧气,让她为他而活。

    但这不行,傅年年的心自由散漫,要是关住她,他们一定成仇。

    傅钊宁不干涉傅年年的爱好和交际。

    起先想着,谁发现端倪,阻止阻止他。

    到后来,有点舍不得她眸光变黯淡。

    为此,他不介意多冒些风险。虽然偶尔不可避免的不痛快,但找个理由从妹妹身上讨回来,也是有趣的。

    柔情蜜意仍有余韵,如蜻蜓点水,从颈间一路往下,他隔着衣服吻妹妹的锁骨、胸脯和腰腹,好似对待易碎的宝物。妹妹的腿攀附他的,他撑起身子,傅年年躺在自发散开的秋季外套上,呼吸节奏混乱。湿漉漉的眸子懵懂地看着他,头发散开,如水如绸。

    她看着哥哥,心尖在颤。

    今天的吻仿佛多了一种说不清的魔力。

    傅钊宁传递过来的过分温柔,令傅年年心化了大半,她不禁心弦稍动,漾出一种模糊而短暂的悸动。

    她茫然,看向傅钊宁的眼神,将情绪带了出来。

    傅钊宁呼吸微窒,这时候不做点什么,对不起他自己。

    刹那,悸动被生物本能覆盖并吞噬,傅年年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蠢蠢欲动的荷尔蒙,耳朵无意识泛粉。

    “……我感冒还没全好。”

    说完自己莫名其妙。都亲过了,这时候说,神经兮兮的。

    可哥哥的眼神实在危险。

    看得她身体微微发热。

    “嗯。”傅钊宁低头,回答难以捕捉。

    好痒。

    傅年年笑,又被勾起来,搂着傅钊宁脖子,咬他嘴唇和耳珠。

    她尚且不懂分辨亲情、情愫和情欲,却学会忠实于欲望。

    湿热缠绵,上衣被一寸一寸撩起,一直推到胸上。

    傅年年迷迷糊糊想,她今天穿的内衣好像是粉色的,边沿有小小的荷叶边。

    就感觉哥哥的手伸到她背后,解开了钩扣。

    胸前一下变得松快,傅年年没心思在意,胸罩被推高。

    等她转过弯,白花花的一对桃乳暴露在哥哥视线。

    直起身来的哥哥睥睨着她,抓住一只柔软,或轻或重地揉动。

    傅年年睁着雾蒙蒙的眼质问,你在干什么?

    傅钊宁迎着她眼神,有些醉了,笑:“这样不是更舒服么。”

    是……是这样吗?

    好像真是这样。

    微弱的羞耻心不知怎的加深了快感,她出奇地敏感起来,傅钊宁每一个动作,都像在掐揉拨弄她的神经末梢。

    特别是哥哥夹扯奶尖时,尖锐的疼带着酥麻,随血液烧遍全身。

    傅钊宁调笑:“年年这里怎么立起来了。”

    涨嘟嘟的,啄他的手。

    语气几多暧昧。

    傅年年黏腻地嗯啊一声:“……哥哥,轻点……”不知不觉把桃子的赤身论抛到脑后。

    那模样,和着那种嗓音,搔人痒处,轻轻撞动另一人脏腑。

    傅钊宁越看,越加强一个念头。

    循序渐进实在太慢了,或许他可以加快进度。

    傅年年不知,感受着被揉捏的快感,被玩弄的不停轻喘。傅钊宁转移阵地,心激烈跳着,手捏了捏少女白皙的腰,滑到妹妹的校服裤。

    呀,要做那个了吗……

    虽然羞人,但也很舒服。

    身下仿佛有点滴液体欲流。

    傅年年不敢轻举妄动,任凭长裤被脱下。可腿心还是有了点水痕。傅钊宁按上腿心深色,将那点水泽揉开。

    傅年年嗯嗯啊啊的,但很快,她发现不对。

    ——不动了。

    ——哥哥的手不知所踪。

    ——等等,为什么那层薄料离了体。

    傅年年挣出了欲河,迟疑地往腿那看。哥哥跪在床尾,注视着她,解开了裤子。

    解开了……裤子?!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