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_御书屋

      什么东西蹦了出来,傅年年啊地一声捂住眼睛。

    腿被擒住,滚热在腿间熨烫。

    傅年年腿一抖。

    是性器官吧,不,就是啊。虽然没看到,那个部位只能是那个。

    傅年年心里,手操作正常,隔着衣服触碰正常,但这种部位肉贴肉肯定不正常。学校讲过,性器官能让人怀孕,可亲人之间是不能使怀孕的。

    她仿佛撞到了什么大秘密,头脑发蒙,睁开眼睛,翻身欲起往床头走。

    傅钊宁握住她的脚踝,把她捉回来。

    傅年年不知哪来的力气,挣开来继续往前爬。

    又被捉回来。

    傅钊宁在她后面,掐住她的腰,身下热烫的东西滑到了大腿内侧。

    傅年年直往前缩,腰臀躲来躲去,那东西却磁石一样。她语无伦次:“不行,哥哥,不行。”

    傅钊宁轻揉她的腰:“宝贝,腿夹紧。”

    傅年年不可避免地软了点身子,她摇头,告诉哥哥也是告诉自己:“不行,这样会生孩子的。我们不能干这种事。”

    傅钊宁手一顿,笑:“宝贝,怎么会呢。”

    他低下身,捏过妹妹的下巴:“哥哥会害你吗。”

    “可是,生理课都……”

    “贴着不会怀孕的,你们老师没讲过吗?”傅钊宁也是从初中读上来的,知道那偷工减料的生理课只会讲到程度,耐心安慰妹妹,“我们是兄妹,怎么会做那种事。”

    傅年年不禁信了一些,柔软处花瓣翕合:“……真的吗。”

    “哥哥从不骗你。而且,我每一门都是满分,怎么会记错。”

    啊……?

    是她学习太不认真吗……

    她还是觉得诡异,不自在扭了一扭,抱怨:“你别烫我。”

    傅钊宁不容拒绝地把热度贴紧妹妹的私处:“这也是没办法啊。”

    见傅年年犹犹豫豫,他丢出个大炸弹:“你也不小了,总要和哥哥做爱的。”

    “做、爱?”傅年年震惊,差点咬到舌头。

    她偶然听说过,男女朋友会做这个。

    傅钊宁语气不变:“年年大学要交男朋友,不练习怎么行。”

    什么?!

    桃子没说啊。

    傅年年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可哥哥年纪总比她们大一些,懂的也多……

    傅年年不由放松警惕。

    “年年,你长大了,有些事该知道。”傅钊宁压抑着兴奋循循善诱,“不能做到怀孕那步,但怀孕之前的步骤,得哥哥教你啊。”一面说一面调整妹妹的姿势。

    原来是这样?

    傅年年浑浑噩噩夹紧了哥哥的性器。

    傅钊宁道:“你都要初中毕业了,离上大学还有多久?高中学业这么忙,现在就得开始准备了。”

    傅年年思绪混乱,觉得身下的东西存在感越来越强。

    莫名觉得狰狞。

    “我、我不急的。”

    “可哥哥要出国了,以后也没什么时间教你。”

    傅年年思路被扭歪了:“那我去找爸爸教。”

    “啪。”

    哥哥猛地一撞,傅年年闷哼一声,向前一倾,私处被磨得发麻。

    “哥哥——”她声音带了哭腔,不懂为何被这么对待。

    傅钊宁有条不紊地后撤,速度和话音一样慢得磨人:“爸爸有妈妈,怎么能教你。”

    说完,又向前一送。

    “呜,轻点。”

    傅年年被撞出了水,自觉屁股都要红了。

    傅钊宁还从容地继续教:“有伴侣的亲人,就不能教了,这是约定俗成的。”

    傅年年承受着撞击,胸脯不由一荡。

    她憋回了找妈妈之类的话。

    “那也不用这么急啊。”傅年年呼吸不稳,看了眼身后的哥哥,陡然懂了什么,“我知道了,你想去国外交女朋友。”

    傅年年有点伤心。

    哥哥一定是趁找伴侣前给她补课。也不提前说一声,突然就开始。他肯定私下计划好了,时间都是掐准了。

    再过一年两年,他就不再最疼她了。

    “……嗯?你在乱想什么。”

    傅年年没有解释,抓来一个枕头抱着,头埋在枕头里。

    背脊塌成一道诱人弧线。

    过一天就少一天了,她侧着脸往后看,有点儿生气,又安慰自己,这也是人之常情。哥哥太喜欢做计划了,为什么大学的事现在就要规划。

    磨起来也好古怪,水液泛滥的速度比从前更快。

    摩擦间,疼和麻不断转变为酥痒。

    “嗯……都说了轻一点了。”

    “谁让你走神呢。”

    她想事情都不行吗。

    哥哥现在就变了。

    但他还是用从前一样好的语气哄她:“会比以前更舒服。”

    还能比以前更舒服?

    傅年年出神。

    很快她走不了神了,哥哥说得没有错。他有规律地抽送着,性器长驱直入,或滑开肉唇,或顶弄阴蒂,每次都带动一片水泽。

    她怎么会有这么多水。

    傅年年的确感到非同一般地舒服,但时间久了,却身体空虚,觉得自己快要被榨干,跪在床上膝盖也痛。身体却一点不听使唤,仿佛藏了失控的水龙头。

    滴滴答答,液体滴落。

    傅年年脑补着声音,咬着手指偷觑洇湿的床单。

    不知何时前推到顶的上衣堆积锁骨附近。

    胸被握在哥哥手里,一手一只。

    她甚至渴望哥哥再多出几根手指,填满下面的“空洞”。

    要死了要死了,她不要学了。

    哥哥不听,越来越快。

    傅年年受不住,被往前顶,又被抓回去。小嘴呻吟着,五指紧紧收拢,只想抓着什么。

    她紧紧抓住了枕头,抽空扒拉哥哥的手。

    哥哥却反客为主,把她小手包在内侧,一起揉握乳球。

    傅年年嗯嗯呜呜摇头,哥哥另一手却滑了下去,抵达滑溜溜的穴口,按压顶端充血的阴蒂。

    傅年年双目一空,在哥哥的节奏里,爱液自穴口喷洒,落得到处都是。

    还没喘匀,像被翻饼似的翻过来。

    肚子接住一堆黏糊糊的东西。

    ——

    想搞个大肉,失败了,不知不觉人渣度还超出初始设定∠(   ?   」∠)_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