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刀肉生存法则_御书屋

      白鹿一脸担心,傅年年安慰她:“没关系,我哥哥是站在我这边的。”

    “……你表情不是这么说的。”

    傅年年大惊失色,捂住脸:“被看出来了吗。”

    并不完全算撒谎。一般情况下,哥哥站在她这边。

    这种算特殊。

    傅家要是有谁还管她学习,只有哥哥。

    祖父母曾经管过,见傅年年就傅钊宁在带,接手了傅年年的教育,想把她培养成第二个傅钊宁,十分严苛。

    傅年年受不了那个强度,祖母很失望,感叹她怎么什么都学不会。他们不想管她了,可爸爸妈妈忙,家长群里还是得祖父或祖母进去。于是他们叮嘱傅年年,随她在学校怎么胡闹,但不许传到他们耳朵里,不许被老师在群里通报批评,让他们面上无光。

    傅年年一度觉得自己很没用。

    爸爸妈妈知道后,就不要完美主义的祖父母管她了,对她格外放纵。

    祖父母也渐渐发现从前方式有问题,不想傅年年跟他们离心,一起放纵。

    傅钊宁并不赞同这样矫枉过正。

    尤其爸妈说的“买也能买进去,总会让她有书读,她不需要这么辛苦”之类的话。

    他问傅年年怎么想,傅年年那时说,她知道哥哥为她好,不想她被养废,她也不喜欢当废物,所以她一定会靠自己读上长雅高中部的。

    没说的是,经年累月听这些话,怎么不会受影响,傅年年的确绷不起心弦。她也知道班主任觉得她不是无可救药,希望她更努力一点,不要小小年纪就佛系随缘,可傅年年暂时不想改变。

    她乐观得很,反正,成绩维持在中游,靠自己进高中部就行了。

    可谁让她身边都是厉害的人,哥哥什么都好,白鹿学习优异,桃子擅长社交,其他小姐妹优点也很多,就连傅朝朝,那么小一个人,就能坚持练钢琴练跳舞,从不好累。

    如果他们注定成为光芒万丈的人,她就成为为他们鼓掌的人好了。

    不用纠结名列前茅。

    傅年年觉得挺稳,班主任和哥哥却总觉得她摇摇欲坠。

    这不,要被批评了。

    傅年年苦着脸,挨到第一节晚自习结束,她哥在教室外等她。

    “哥哥。”傅年年跑过去,元气笑容突袭。

    她哥面容高冷:“这两天好好学,周末再说。”

    啊。

    傅年年大失败。

    傅钊宁嘱咐了她两句就走了,傅年年不甘心,很想八爪鱼似的缠他身上撒娇三连,碍于场合不行。

    第二节晚自习铃响,她回到教室,怀疑傅钊宁是想周末跟她算账。

    ——我不能完。

    她决定这周出去玩。

    吃烤肉不错。

    摸出手机查烤肉店评分,屏幕弹出一条微信。

    点开。

    【傅年年,想跑吗?】

    傅年年差点把手机摔下去。

    但傅年年在傅钊宁面前,总有点有恃无恐的心态。

    忐忑到放学,她释然了。

    说到底,她之所以胆战心惊,不过是因为被重要的人寄予了厚望,又明确知晓自己无法实现他们的期望,不禁羞愧,自惭形秽。

    傅年年,这样可不行,要多想一想积极的事情。

    能做好自己就好了啊。

    世事难两全,我……

    我做滚刀肉。

    傅年年微微脸红,井井有条收拾书包。

    告诫自己不要觉得有羞耻心,心想,哥哥能把她怎么样吗?

    哥哥罚她扎辫子在祖父母管她之前,自从祖父母那事后,长辈们根本不骂她罚她了,哥哥也很少训斥她。

    所以,哥哥不会把她怎么样。

    最多批评一顿。

    一顿批评罢了,还能怎么样?肯定不会的。

    她难得把要背的资料带回家,挽着陶艺晴的手,回家前美滋滋买一手烤肉串。

    对,再给朝朝带一手。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