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毛_御书屋

      “不是这样吗。”
    “当然了。要插进去的。”傅钊宁一派理所当然。
    “插进……”傅年年张大眼睛,联想到跳蛋,捂着屁股,转身跑往浴室。
    傅钊宁截住她,伸手拦住她的腰,在妹妹耳边低问:“年年想去哪儿?”
    腿间的鼓起碰上傅年年捂臀的手爪。
    傅年年没注意,却知道逃脱无望,娇娇转头:“别插年年后面嘛。”
    “选择权只有一次。”
    “哥哥。”
    “不许撒娇。”
    哼。
    傅年年踩哥哥一脚,继续跑。
    傅钊宁把她抓回来,一手抓住她两只手腕,居高,压在墙壁上。
    嫩滑的臀部贴上冰凉瓷砖,兔子耳朵一抖。
    哥哥问:“宝贝,你在做什么呢。”
    傅年年眼睫毛一颤,差点掉泪。
    她太惨了。
    遇事不决先认错。
    峰回路转就在前。
    傅年年面容诚恳:“我错了,我不跑了。”
    她脑筋急转,思考对策,踮起脚,凑到哥哥耳边:“不弄好不好,年年给哥哥吃奶。”
    傅钊宁喉咙滚动:“哦?你不是一直说你没奶吗。”
    傅年年拿起哥哥的放在乳沟上。
    傅钊宁抽手,傅年年摁住,脑袋里只有她不要被插后面。记起哥哥说过喜欢白丝,曼声撒娇:“年年腿也很好摸。下面什么也没穿,可以帮哥哥夹肉棒——啊!”
    傅年年被打横抱起,傅钊宁走出浴室,把她丢在L型沙发上。
    他走路时抽出尾巴,此刻捏着兔子尾底端的珠子,手上仿佛盛开一朵绒球。傅钊宁做到她边上,打开妹妹的腿,将绒球往柔软花瓣按。
    细软绒毛扫过敏感的皮肤,越挨越近,几乎要扎进去。
    傅年年呻吟着流出水来。
    绒毛被打湿成一绺一绺。
    小骚货。
    傅钊宁火消不下去,想起傅年年的话,一句句全是催情药。
    他更用力,傅年年瘙痒难耐,不由直起背,断断续续叫了两声哥哥。
    傅年年要痒死了,思路一团乱,读不懂哥哥的想法,她退而求其次,口不择言:“前面、前面也可以的。”
    傅钊宁捉住她的腿根,倾身压上去,咬住妹妹嘴唇。
    傅年年唇形薄,和他的有几分像,小嘴又甜又软。
    半晌傅年年才被放开,张着小嘴喘气,胸乳快速起伏。感觉哥哥沿着脖颈亲下去,她忍不住猫似的叫。
    虽然她更喜欢温柔点的,可偶尔这样子,也很有感觉。
    花心被含住,淫水不要钱似的流。
    傅年年嗯嗯啊啊,扭着腰迎合。
    哥哥嘬了一口,起身上前,解开裤头。少女柔滑湿润的处女地与他的下体紧密的贴合,弄过一次的花唇十分自觉,性器挨近一磨,就乖乖地向两边张开,像是找到主人一般自发地吮吸。
    傅钊宁磨出来几道水,在她耳边咬牙:“这么不想插后面?”腰扭成那样。
    傅年年爽得掉泪,腿挂在他身上吟出一声嗯。
    退步也不是不可以。
    傅钊宁在妹妹耳边说什么,傅年年喘气,几乎没听清。把哥哥话里的意思弄明白,她面露犹豫,又听了几句,才点头。
    傅钊宁哄:“……宝贝,哥哥请你喝牛奶。”
    傅年年因为剧烈运动脸红。
    心里小声逼逼,什么牛奶呐,你又不是牛。
    傅钊宁坐起来,傅年年握着哥哥的手起身,磨蹭着,爬到哥哥身边。
    抬眼看了哥哥一眼,雪白的爪套扶住哥哥双腿,傅年年打量哥哥腿间的怪物。她低头,臀部翘得高高的,雪白的乳弧度诱人。小嘴张开,含住哥哥腿间沾满自己淫水的肉刃。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