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_御书屋

      她怀疑自己要晕过去,哥哥接住了她。
    尚未满足的身体潺潺流着水液,傅年年不满地轻扭,眸子湿漉漉。
    傅钊宁轻语:“宝贝,别急。”
    手从下抚到上。
    “尝尝自己味道。”
    傅年年被哥哥含住口唇,搂着往床边走。
    呼吸艰难,脚步错乱,下意识解哥哥衣服。身体一晃,傅年年倒在床上,哥哥把她半揽起来,抓过枕头和被子垫在在她身后。
    傅年年不解,倚着软垫,张口欲问:“哥哥……”
    傅钊宁:“乖。”
    他将妹妹的裙摆再往上撩了些,整个人挤进妹妹腿间,傅年年不得不大大地分开双腿,两腿悬空,小巧白皙的足挨不到床。
    傅钊宁拉着妹妹的手解开裤头,好似遇到麻烦,一时半会解不开。
    傅年年不由顺势看。
    拉链顺滑而下。
    毫不费力地,她看见哥哥的膨大的肉棒,那么长,那么大,直挺挺地向上翘。
    ……怎么会是这种体积。
    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圆头顶住了肉缝,不紧不慢滑动,随时有可能插进去。
    花瓣微微颤动,小口小口吐着淫水。
    傅年年瞬间梦回第一次弄进去的时候。
    这怎么行,她要哭了,会痛死的。
    年年不玩了,她不要插。
    傅钊宁有所察觉,在傅年年动作之前已蓄势待发。
    “宝贝,看清楚哥哥怎么操你的。”
    话音落,巨大挤开穴口。
    傅年年颤得叫了一下,吓得闭上眼睛。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傅年年已经适应哥哥的插入,吓白了小脸也只感觉到身体被陡然挣来的不适。
    妹妹的小穴紧紧绞着性器,因为姿势原因,私处淫靡的景象都暴露在了灯光下。傅钊宁舒爽极了,视觉与身体的双重享受,令他迫不及待往深处探索。
    “年年,睁眼。”
    傅年年摇头,犹豫了一会儿,身体被撑得更开。傅年年小腿肚紧绷,察觉哥哥越来越慢,悄咪咪睁开半只眼睛。
    但见她身下水液横流,昂扬的肉柱没入一截,把她身体撑开一个圆洞。
    她不敢置信地伸手去摸,竟是真实存在的。
    这也能吞进去吗。
    “啊——”
    傅钊宁一个挺身,引得傅年年身子一动,更深地陷入后垫的枕被中。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刺激的画面挥之不去。
    穴肉不停地蠕动、收缩,整个人不知道敏感多少。
    傅钊宁乘势加快速度,傅年年一下子被玩得哭唧唧的,呻吟声飘满整个房间。
    快到里面来啊!在哥哥的轻重有序的击捣之下,傅年年愈发有种瘙痒难耐的快感,她扭着腰,甚至不满足哥哥只在浅处戳弄。
    “进来,再进来点。”
    傅钊宁气息不稳,握着妹妹的腿根在妹妹身体里碾:“不行啊,会很疼的。”
    傅年年呜呜:“年年不怕疼。”
    “宝贝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
    “哥哥,嗯,难受。”
    “乖宝贝,很快就好了。”
    你还有很多没学会呢。
    比如张着腿求哥哥操。
    毕业旅行前可以做到那地步吧。
    傅钊宁玩味地又贪婪地看着妹妹,脱下上衣,拉开妹妹旗袍右侧的拉链,把傅年年抱起,把衣服往下脱。
    圆润的肩头露出来,而后是手臂,再后少女上半身娇躯完全袒露。
    动作间肉棒滑出些许,傅年年不满地嘟囔“那里”。昂贵的旗袍松垮地圈在她腰间,傅钊宁吸了会妹妹嫩乳,抱着她换了位置,自己靠着枕被坐,长腿在床上舒展,而后把妹妹提到腰腹上。
    性器彻底退了出去,湿漉漉的小穴刹那压上男人腿间的庞然大物。
    傅年年烫得抱住哥哥,兄妹俩裸着上身肌肤相触,腻着汗液的乳肉挤着少年坚硬的胸膛。一个柔美白嫩,软得不可思议,一个肌肉薄薄,勃张着力量感,贴合刹那,
    纷纷舒服得叹出一口气。
    “来,蹭一蹭。”
    他包着妹妹的小臀,带动她前后摇动。软绵绵的小穴花瓣包着性器,极大幅度地磨蹭。
    傅年年舒服得轻哼,水液断断续续浇在性器上,又热又麻,却有效缓解了酥痒。
    就是时效有些短……
    “嗯……哥哥……再重一点……”
    骚成这样。
    果然,妹妹越淫荡他越喜欢啊。
    傅钊宁又带了她几次,或轻或重地磨,取悦她的同时,教导她怎么取悦他,眼珠黑得瘆人。
    感觉妹妹自发跟着他频率摆动腰肢,他笑,明知故问:“学会了吗?”
    压抑着喘息,声音格外低沉性感。
    ——
    毕业旅行正餐,在此之前都是变态哥哥的淫欲课堂,去掉剧情也就一两堂课了(我在说什么???)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