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一起洗澡吗_御书屋

      高考三天,学校做考场,初中部放假,傅年年迫不及待要和小姐妹逛街。
    哥哥想要她陪考,傅年年吐槽:“你又不是小孩子。”
    “我回来住。”
    “不行。”傅年年制止,“我查过了,考试前最好不要变环境,以前住哪,现在住哪,以前吃什么,现在吃什么。哥哥你就住在学校旁边的房子里,乖乖的,考完试我去接你。”
    “真的?”
    “真的。”
    于是傅钊宁高考,傅年年忙玩了三天,她好快乐。
    傅年年大半礼物都做完了,接哥哥前她和桃子逛街,互相猜送对方什么,两个人都没忍住透露了一点点,挽着手笑到肚子疼。
    下午四点半,她撑着阳伞,牵着从幼儿园接出来的傅朝朝,到了和哥哥越好的学校南门口。
    烈日当头,人山人海。
    傅年年拉着妹妹躲进奶茶店。
    五点,她们出来,没等几分钟就眼尖看见傅钊宁。
    “哥!”
    “哥哥!”
    傅年年招手,拉着招手的朝朝飞快跑过去,踮脚把阳伞盖在哥哥头上。
    傅钊宁接过阳伞,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傅朝朝。
    “朝朝怎么也过来了。”
    “接你之前顺便接了她,天气太热,早知道要朝朝先回去。”
    “手上提了这么多东西?”
    “接朝朝前跟桃子逛了下街。”
    傅钊宁倒想问问她接他是不是也是顺便。
    “有点重,哥哥你帮我提下。”
    傅钊宁“呵”一声,转身就走。
    ……他是不是没考好呀。
    傅年年观察着哥哥脸色,走了几步才发现走偏了路。不提就不提。她拉着哥哥和妹妹拐回正确路线:“咱们往那边走,路太堵了,车没停在这边。”
    回到家,气氛好了很多。但不能太刺激他,克制而收敛地用了晚餐,离开餐厅,傅年年问他:“心情好些了吗?”
    傅钊宁看出她的担忧,颇为享受,问:“怎么?”
    “我给你准备了party。”她关了灯,打开今天买的家用旋转彩灯音响。气氛一下就起来了,灯光炫目,五彩斑斓,仿佛星河流转,客厅活脱脱一个ktv包房。
    傅年年握拳做话筒,煞有其事地试音,说开幕词,早有准备的傅朝朝跑到厨房把提前藏好的蛋糕捧出来,傅年年和傅朝朝一起唱歌。
    彩带礼花筒响,两个妹妹一起说:“哥哥,毕业快乐。”
    ——是很快乐。
    才一下子蛋糕就变成了作战工具,兄妹三个围着彩灯握着拳鬼哭狼嚎,喝掉了五六罐可乐。
    傅朝朝去睡觉的时候,傅年年彻底忘了她觉得她哥没考好的猜测,脸上、头发上和衣服上黏着奶油。
    “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傅钊宁揩去妹妹头发上的奶油:“什么?”
    傅年年拉着哥哥进她房间。
    傅钊宁观赏了一段毕业祝贺视频,然后看见了妹妹做的手账。
    厚厚一本,画着各种各样的花边和手绘图案,贴着照片,有他的,他和她的双人照,还有三兄妹的合影,照片周围文字俏皮。
    最后一页,写着一句话——
    “年年最最的哥哥毕业了,希望他万事如意,前程似锦,天天都有好心情。要多回国看我呀。”
    旁边画着巴巴望着飞机的Q版小女孩。
    最喜欢……
    傅钊宁摩挲着这三个字,目光投到妹妹身上。
    他缓缓靠近,把妹妹圈在身前,舔掉她脸上的一点奶油。
    呼吸洒落,傅年年笑着躲:“热。”
    傅钊宁说:“洗个澡就不热了。”
    他松开妹妹,慢悠悠解开衬衫扣子,提出邀请:“要一起洗澡吗?”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