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i_御书屋

      傅年年有些呆滞。
    傅钊宁轻笑:“这也是教学的一部分呀,年年……”他神色如常地在她耳边说着刚编的话,傅年年听得红了眼,看着哥哥,不要意思的答应下来。
    “哗啦啦——”
    花洒的水从喷头落下。
    傅年年站在门边,难得局促。
    傅钊宁捧着她的脸温温柔柔亲了几下,齿唇往下,咬妹妹的衣服扣子。
    皮肤一寸一寸袒露,奶糖图案的胸罩托着乳房。
    外衣脱下。
    傅年年皮肤白嫩细腻,锁骨分明,细腰盈盈一握,腹部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傅年年紧张的轻声呼吸。每次哥哥帮她洗澡,她不是没力气了,就是困得要命,这种情况,完全清醒着,由哥哥一件件地脱去她的衣服,好奇怪。
    傅钊宁手指沿着妹妹身侧曲线勾勒而过,插入裙与腰的缝隙,傅年年绷了下,裙子落地。
    哥哥俯下头,她口唇与他的共舞。
    呼吸交缠间,兄妹俩互相脱得一丝不挂,断断续续亲着,跌跌撞撞走入水中。
    傅年年接了一手洗发水,玩笑着盖到哥哥头上,两个人互相抹了一头,冲洗完才停下闹。傅钊宁的手在妹妹身上游走,沐浴乳滑过每一寸皮肤。他站到妹妹身后,托着丰满挺翘的乳桃,触之满手滑腻。沐浴乳匀开,搓揉成泡沫,白花花溢出指缝。
    傅年年撑着墙壁,湿淋淋的头发披着,忍不住嗯啊叫。
    “……哥哥,已经够干净了。”
    她皮肤都要搓红了。
    “里面还没洗……”傅钊宁熨着妹妹身体,滚烫的肉棒在她腿根摩擦。
    他若有似无地动了几下,傅年年的小臀已经按照他的提醒,在跟着他的节奏微微摇摆。
    “宝贝,脚打开。”
    硕大的性器在穴口浅戳,勾引甬道不住收缩。
    傅年年被顶得张开腿,肉棒挤进小穴口,沾着水,柱身出奇顺滑,湿热地抻平沿路阻挡的肉褶,挤出欲望的潮。
    傅年年一声轻哼,小穴口拼命吸着那发胀的热烫。
    她感受着哥哥缓缓推进,达到熟悉的深度,慢慢开始抽插。
    她嗯嗯啊啊低低呻吟,翘着臀任兄长的性器进出,腿间流下湿哒哒的蜜液。
    傅钊宁把她的腰又压低了点,仿佛要戳破那层膜。
    “疼。”
    “里面舒服吗。”
    “嗯……年年喜欢。”
    声音杂在水声里,越来越听不清。
    时间流逝,浴室门打开,傅年年依在哥哥怀里,裹着浴巾被抱出来。
    “哥哥,我要吹头发。”
    傅钊宁在桌前停下。
    “拿电脑。”
    傅年年不解,还是乖乖把笔记本电脑拿上。
    傅钊宁把妹妹放在腿上:“哥哥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呀?”
    “先开机。”
    他不肯透露,指挥傅年年打开一个文件夹,点开一个文件夹。
    吹风机打开。
    暖风拂过发丝睡裙,风速很低,响声不大。丝绸面料流动,不高不低的领口,显露水感十足的双乳撑出的勾人曲线。
    傅年年看他,这样也听不清啊。
    傅钊宁示意妹妹转头。
    傅年年看见弹出的字幕。
    剧情十分简单,不一会就看懂,独居的妹妹脸蛋漂亮,被人跟踪。她打电话给哥哥,哥哥来保护她,暂时和她住在一起,夜晚也在一起睡。
    两具躯体交叠,哥哥的手摸上妹妹大腿。
    吹风机恰好关了,扮演妹妹的女人啊地呻吟,哥哥的性器插入她身体内。
    镜头切换,一个特写。
    ——
    除夕快乐!!!在小品的疯狂摸鱼!提前祝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家庭美满。
    明天走亲戚,长辈非要去劝不动,所以要出门了。网不好,很有可能不更。希望去的地方更安全,几分钟前,晚上十点左右,刚写完,我知道我住的小区有个憨憨是疑似病例,拒绝就医,今晚逃离医院。业主群炸了。我疯狂口吐芬芳。远离憨皮,珍爱生命,真诚祝愿大家身边都是明白人,2020自己和家人健健康康并且平安!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