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弗敦_御书屋

      傅年年中考一结束,估分觉得自己可以直升高中部,就抛开成绩收拾行囊。傅朝朝会被放到外婆家,她有自己的夏令营。两三天后,傅年年和哥哥登上飞往挪威的飞机。
    他们在奥斯陆着陆,转机飞博德,而后转渡轮前往罗弗敦群岛。
    傅钊宁在博得机场就提了预定好的车。
    傅年年收回瞥帅气北欧路人小哥的视线,问哥哥:“你有驾驶证?”
    “高考结束考的,挪威承认中国驾驶证。”
    是吗?傅年年脸微红。
    她以为哥哥每天除了跟她在一起滚来滚去,没做别的事。
    上了轮渡,她的心就不在哥哥身上。
    景仿佛大笔涂抹的水彩画,色泽纯净,色彩分明。天与海湛蓝,连绵起伏的岛链浮在海面上,灰色的山体顶端是纯白雪色。
    傅年年在露天甲板拍了几十张照片,心为之一清。她视线随渡轮移动,不禁生出前往仙境的感觉。
    轮船客舱最前方嵌着角度挺括的全景窗,她拉着哥哥回客舱,坐到一区域,一面观览沿途风景,一面拿着速写本记录。
    太好看了呜呜呜。
    渡轮过海的三个多小时,相机和笔就没有停下。
    她被大自然感动得不行,问哥哥:“我们住在哪?会住这儿的传统民居吗?”
    傅钊宁看着妹妹:“你猜?”
    傅年年踩他一脚:“坏死了。”
    “给你惊喜还不好吗?”
    傅年年没忍住勾起嘴角。
    傅钊宁亲了她一下。
    傅年年惊讶,这还是哥哥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在公众场合亲她。
    她眨了下眼睛,闭着眼任哥哥深入。
    不知情的看了,还以为这是对年轻小情侣。
    渡轮靠岸,傅钊宁开车载妹妹前往民宿。
    旅行有半个月,因为傅年年偏向游览异国自然风光,傅钊宁制定的游览地点没有城市。
    第一个歇脚地是临海的北欧风独栋,两层楼,背靠坡度平缓的大山,房前屋后是大片大片的茵茵绿地。别墅二层的小阁楼视野上佳,可以观星看海。傅钊宁在airbnb上看到,联系房东把房子买了下来。
    “我们住这?”
    傅年年自言自语,喜笑颜开,“好美,我喜欢这里!”
    车停稳,她解开安全带,催促哥哥:“快,我要拍照。”
    行李搬运欣赏风景这些都不重要,她精心搭配的衣服就是为了这一刻。
    傅年年围着房子摆拍了十来张,天气忽变,阴阴欲雨。
    兄妹俩把行李搬进房子——傅钊宁搬大件,傅年年提完小件在旁打气——赶在下雨前进了屋。
    天变得真快,一眨眼像世界末日似的。
    这时谁还能想到,散落在北极圈内的罗弗敦群岛,七月份,极昼早已开始,根本不会天黑。
    雨来势汹汹,淌在玻璃上。
    傅钊宁拉过妹妹的手:“上去吗,看看住的地方。”
    傅年年有些累,想了想:“你背我。”
    傅钊宁挑眉,蹲下,把妹妹背到背上。
    傅年年扬手:“出发!”
    “闭上眼。”
    “哦~”
    哥哥背着她走上楼梯,一步一步往二楼走。
    这条路真长,又好像很短。
    傅钊宁说:“到了。”
    傅年年睁开眼睛。
    楼上阻隔极少,布置着各种各样的小灯串,璀璨如星,恍若梦境。
    什么时候亮的。刚才在屋子外屋内根本没有光。她趴到哥哥背上想,哥哥一定偷偷藏了开关。
    傅年年吃吃笑。
    她喜欢亮闪闪的东西。
    拆穿就不好玩了,她支使哥哥走慢些,伸手握垂下的星星灯。
    走进卧房,窗帘是拉上的,床在中央。
    梦幻的纱从圆形吊顶流下,白与蓝灰两层,与缀在床幔上的星星灯串一起沿床的轮廓垂落,拂住地毯。
    傅年年小时候看电视,一度想要想要这种公主床,可是她和哥哥睡,哥哥不同意。
    没想到十五岁,她的梦想反而实现了。
    傅年年眼睛亮晶晶的:“哥哥,放我下去。”
    她要躺上去,打个滚,揪着纱摆拍。
    说干就干,傅钊宁拨开一片纱,傅年年跳下背上床,瞬间就破坏了铺在床面的花瓣堆成的形状。
    傅年年这才发现床面还有这东西。
    原来是什么呀,心?
    不重要。
    但好适合抓拍啊。
    她鸭子坐在床上,捧起两掌花瓣,酝酿着某些电影镜头的韵味,要将花吹起。
    哥哥贴过来。
    “做吗?”
    傅年年一愣。
    纱帐围出的空间仿佛变窄了,她心快速跳起来。
    傅钊宁环着妹妹的腰:“先做,再吃饭。”
    傅年年下意识心痒。
    密闭的卧室,几乎听不见外界风雨。大灯没开,灯串照耀下,只有床是亮的,纱幔垂下,仿佛隔出另一方小天地。
    ——刚好够就哥哥和她在。
    好像也适合打滚。
    傅年年颤声:“——现在吗?”
    “现在。”他在妹妹身后低声吐着秽语,“哥哥操进年年身体里,好不好。”
    傅年年面颊飞红,身下穴口,吐出零星情动的水液。
    感觉她身子发软,傅钊宁:“宝贝,想要吗?”
    傅年年轻轻倚向哥哥。
    她想要的。
    傅钊宁笑,抚着妹妹的手抬高,轻轻一吹。乱红飞舞,轻纱漫流,雪白的床面,傅年年被哥哥推到在软被上。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