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主人俏女仆(一更)_御书屋

      女仆年年上岗第一天就惨遭滑铁卢。
    她比哥哥起得晚。
    傅年年戴着发箍臂套,穿着所谓的女仆装,上身吊带文胸滚着丝制木耳边,胸罩正前方挖出桃心形,露出乳沟与小半乳球。前方有小围裙的裙子撩高,私处裸着,腿部被奶油白的腿环和长筒丝袜包裹。她咬着唇瓣趴跪在床上,粉嫩嫩的臀瓣露在空气中,被皮鞭打出轻微红痕。
    “主人……”
    傅年年颤着小屁股轻叫。
    她不敢叫哥哥了,一叫皮鞭又会落下来。
    又痛又麻,还有点小爽。其实刚开始只有疼,后来哥哥掌控住了力度,傅年年慢慢就流出水。
    哥哥到底藏了多少东西。
    她根本没看见打她屁股肉的这根皮鞭。
    也不喜欢被这么对待,却偏偏有反应。
    傅钊宁又打了下,冷笑:“我雇你的时候说过什么?”
    “要……叫主人起床。呀!”
    “只是起床?”
    傅年年扁嘴,羞答答吐露整句:“要用小穴。”
    傅钊宁停下鞭子:“这不就行了?”扯着颈带逼妹妹爬过来。
    “委屈?”
    “……没有。”
    “乖。我可是听人推荐才雇的你啊,小骚货做小保姆的时候天天叫人摸奶子,都传遍了呢。”
    “我不是……”他怎么能叫她小骚货,学校里骚都是骂人的。
    可是话才出口,哥哥手一转,鞭子把柄顶着她的花穴口重碾。
    傅年年呼痛,哥哥收了笑,冷漠地看着她:“别废话,过来。”
    知道啦,就是演连续剧嘛。
    傅年年含着泪跨开腿,拉开哥哥裤子拉链,放出性器,而后扶着哥哥的肩膀往下,摆腰令湿濡的穴口与他的狰狞巨物摩擦。
    傅钊宁用鞭子挑开围裙,见傅年年流水潺潺,不一会儿,滑得整根棒身都是她的淫液。
    “主人。”傅年年轻喘。
    “要说什么?”
    啊啊啊。
    她没有脸了。
    傅年年:“请使用年年的小穴。”
    她腾出手扶着肉棒,降下腰,肉棒圆硕的龟头撑开两片花唇,缓缓挤入花穴里。傅年年唔一声,敏感的龟头被温暖潮湿的花穴紧紧包裹。
    好痒。
    可是傅钊宁不动。
    肉穴紧紧绞着粗大的肉棒,傅年年只好自己想办法,试着将那物往里吞,却依旧卡着。她抬起臀部,把肉棒吐出来,再对准湿淋淋的穴口缓缓坐下去,几次之后,小嫩穴打开了,勃涨的肉棒一点点进入她的身体。
    “呜,太大了嗯……唔……”傅年年松手,咬着唇细细的低吟,将臀部往上抬起一点,又往下坐去,进三毫厘退一毫厘,小心翼翼的扩张着紧致的甬道。
    傅钊宁百无聊赖地抓着女仆妹妹的胸:“快些,还有一半在外面。”
    傅年年声音黏腻:“我已经很快了呀。”
    她伸出手指,揉了揉阴蒂,颤巍巍打开自己的阴唇,继续往下坐。
    缺乏前戏,流着甜水的肉洞吃力地咬着哥哥的性器,逐渐往下吞咽。
    对傅年年速度正好,对傅钊宁却无异于折磨。
    终于,他耐心告罄,撞击妹妹穴蕊,傅年年全身筋骨一震,小穴箍住肉棒根部。
    啊!
    哥哥怎么这么大,她平坦的腹部都鼓出了形状。
    “主、主人……”
    傅钊宁一脸找麻烦的表情:“这么慢,你真的受过专业训练?”
    这是什么设定。傅年年哽咽:“那你去找别人呀。”
    傅钊宁挑眉:“还敢顶嘴?”
    下一秒傅年年即被哥哥连续操了好几下。
    傅年年哽咽声断断续续飘了起来。
    把妹妹操软了,傅钊宁扶正妹妹的身体,自己躺在床上,笑:“来。”
    傅年年不肯。傅钊宁厉声又说了一遍,傅年年吸了吸鼻子,挪动屁股,用小穴吞吐肉棒。
    小臀抬起又落下,少女滴滴嗒嗒地淌着淫液。
    “主人,这样、这样可以吗?”
    “再快些。”男人沉着双眸,在大腿狠抽了一下。
    傅年年一呜,撑着哥哥的腹部,尽可能地加快速度。她捞起小短裙,可怜巴巴露出交合处,证明自己真的很努力。
    少女细腰盈盈,眉眼含春。
    夹吸肉棒的小穴羞成艳红色。
    白腻皮肤泛着旖旎的粉,不久出现薄薄的细汗。
    妹妹在努力吃他的肉棒,这种淫荡的场景,傅钊宁愈发兴奋,性器在妹妹身体里动。
    傅年年受不住,安抚着胀大的肉棒,身体软成泥,体内的东西仍烫的像烙铁。
    冰冷的鞭子轻戳阴蒂。
    短短一下,却泄掉了傅年年攒着的气。傅年年细声细气:“年年没力气了……”
    “就这么不经操?穴这么小,根本不会吸。”
    哥哥从没用这种口气对她说话。傅年年叛逆起来了,明明出力的是她,还要被骂。她小声愤慨:“分明是我在操你。”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