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压在床上灌精(二更)_御书屋

      傅钊宁控住妹妹摇动的腰臀,嗓音危险:“你说什么。”
    “没什么嗯——”
    傅年年被整个提起来。湿淋淋的小穴离开肉棒,傅年年下意识地扭腰寻找,人被按着趴在床上,屁股被一双手抬高,高高撅起。
    不要突然出去……啊。
    性器抵住了穴口,傅年年不自觉晃动着小穴围着它画圆。
    她嘤嘤叫了声“主人”,傅钊宁沉腰把性器送入妹妹身体。
    被插入了。
    一抽一送便牵动起无数神经末梢,傅年年身心溢满愉悦,水液流得更为汹涌。
    傅钊宁呵一声,揉着她的臀说:“小母狗。”
    傅年年余怒被勾起,委屈:“年年不是狗。”
    傅钊宁从臀摸到腰:“母狗才会撅起屁股让人操。”
    肉棒尽根入尽根出,把透明液体捣成白沫。
    傅年年身体被打开,清晰地感觉到哥哥在她身体里进出,次次顶到令人酥麻酸爽的深处。
    而从傅钊宁的视角,妹妹花唇被操得外翻,像贪吃的小嘴,一张一合,吞吐他硕大粗长性器。
    努力。
    傅钊宁不由想到这个词。
    淫荡不自知的年年,在努力吞吃亲哥哥的性器。
    其实让年年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会比较好吧,这种乱伦的快感,真想和妹妹分享。
    最好长辈们就在门外,妹妹被他在屋里操得淫水横流,想叫又不敢。
    挪威的美景好像突然失去了魅力。
    不过妹妹的身体弥补一切。
    今天妹妹是他的小奴隶呢。
    称职的女仆就应该给主人当肉便器。
    时候到了,她眼迷离,浑身透着欲。傅钊宁低下身:“年年是什么?”
    “呜,你动。”
    “嗯?”
    “主人……啊……年年是主人的小母狗。”
    傅钊宁咬住她的耳朵:“好宝宝。跟主人念……”
    话音落耳,傅年年呜呜抗议,过了一阵,慢慢说出声:“小母狗……想吃主人的大肉棒……主人插得年年好舒服……年年……啊……年年是小骚货,最喜欢被哥哥操……啊啊啊啊!”骚话被抽插打断,她尖叫,小花穴被操得淫水滋滋叫,小屁股又疼又热。
    雪纺内衣似乎兜不住胸前雪白的肥奶子,晃动出莹白而淫靡的乳浪。
    那副可怜的模样,对傅钊宁来说是致命的毒药。
    他目光深邃地盯着妹妹,欲火愈演愈烈。
    察觉她要高潮,肉棒不要命地戳妹妹的小穴。傅年年慌张地扭动起了身子,而那根搅得她粘腻淫液的淫根把她操得呜呜直叫。
    小穴好累。
    最累的一个早上。
    房间充满哥哥的喘息声,还有她断断续续的呻吟求饶。
    傅年年被冲撞的词不成句:“主人……呜……慢点……你亲亲我……”
    傅钊宁却不管,只与她十指相扣,而下半身打桩一样,没有丝毫停下的迹象。
    抓着莹白的身体操了五六十下,傅钊宁施力,傅年年被压在床上。最后猛烈一击,傅年年突然反应过来哥哥没退出去。
    傅钊宁卡着时间拉动颈带跟妹妹接了个缠缠绵绵的吻,一股股精液射出,傅年年呼吸不畅,又被烫得脑子发懵,灌得饱饱的小腹微鼓。
    她脑袋都是空的。
    不知过了多久,唇分来,哥哥缓缓将肉棒拔出。啵的一声,里面淫靡的液体咕咕咕地流淌下来,带着没有消散的被灌精的快感。
    傅年年小屁股微颤,怎么可以,哥哥怎么能射进去。
    ——
    本来想写情趣婚纱,又有点想让妹妹长大后穿这种婚纱诱惑哥哥或者穿真婚纱跟哥哥做,于是变成了女仆装。全文不会有真正的sm顶多打擦边,哥哥最爱用身体身体力行的疼爱妹妹。
    你们看过泰剧《人生波动》吗,抛弃三观设定极其带感,女明星女主意外杀死律师男主女友,男主调查真相结果爱上女主伤害女主,女主决定跟男主一刀两断,断绝关系前女主肉偿???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