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丸_御书屋

      一个早餐吃了好久,傅年年的胸部黏糊糊的。
    她以为这样结束了,哥哥把葡萄塞进她下面,一颗一颗,肉棒插进来,说要用她的小穴榨汁。
    他还喝!
    傅年年要疯了,被翻来覆去玩了大半天,吃完午饭昏睡过去,晚上醒来又被捞起来做。傅年年脑子里的弦差点崩断,差点以为她真是哥哥的小性奴。
    午夜十二点一过,哥哥终于恢复正常。
    兄妹俩坐在地毯上,衣服也没穿,赤身裸体地吃着面包、罐头等速食食品。
    饿了。
    好累。
    傅年年吃完三个面包圈,活了过来。她又一个小面包的包装袋,指责哥哥:“要不是我带了零食,我们就饿死了。”
    傅钊宁看着她笑。
    “你还笑。”
    “我不笑。”
    把所有零食解决完,傅钊宁搂着一丝不挂的妹妹:“先喝药,然后洗澡睡觉。”
    傅年年树袋熊似的挂在哥哥身上。
    “真的有用吗?”她有些后怕,“你今天一直射在我身体里。”
    “年年太可爱,哥哥忍不住。”
    傅钊宁解释着,单手抱着妹妹软腰,另一只手倒水。
    半硬的肉棒随着动作,戳傅年年屁股。
    傅年年轻轻啊一声:“你还来。”
    “别怕,不来了。”
    他放下傅年年,看着她咕噜咕噜喝药,腮帮子鼓得像金鱼,不禁摸她的脸颊。
    傅年年把药吞下去,瞪他。
    “我差点喷出来了。”
    傅钊宁轻嘲:“喝这么多口水。”
    “你懂什么,药很难吞的。”
    傅年年是吞药困难户,自己买药只买冲剂,十五岁了还怕胶囊药丸。
    傅钊宁一怔,彻底醒过神来,心疼了一下。
    “年年……”
    他摩挲妹妹的脸:“对不起。”
    傅年年捧着水杯瞅他。
    长发蜿蜒而下,皮肤白得不像话。
    她笑:“原谅你啦。”傅年年严肃着小脸,眼神真诚,“就只有这一次哦,因为你是哥哥我才喝这种药的。”
    傅钊宁剩下的话就没法说出来了。
    该怎么告诉她,他买的药有短效的,也有这种紧急长效的,他最终还是让她吃了对身体危害最大的那种。
    又该怎么告诉她,世界上有种东西叫避孕套,她完全不用服用任何药。可是他屈从了欲望,想毫束缚地占有她的身体。
    傅钊宁偶尔还会有把妹妹弄到怀孕的念头,那念头如附骨之蛆,让他一想就血液沸腾。
    可是不行。
    畸形的几率太大,他不能让傅年年为了他流产。
    把妹妹绑在身边,已经足够自私,他不能彻底失去人性。
    傅年年却不知道,她以为他做什么都为她好。
    那么,不要让她知道就好了。
    傅钊宁心里升起这个念头。
    “不会了。”
    傅钊宁对妹妹承诺:“以后不会让你吃药。”
    他抱着妹妹:“睡醒我们不待在房子里,坐船峡湾玩,你想玩多久玩多久。”
    他描述着天亮后的日程,傅年年心生向往。
    既是转移注意,也是补偿。
    室内温度适宜,相拥的身体暖洋洋。
    傅年年开心极了,可几个月后回想起这一幕,只觉得身体发冷。
    怎么有人能披着温柔皮囊,如此熟练地做尽伤害人的事。
    他没有心的,他只会拿着物质,哄骗、引诱与补偿。
    她最相信的人啊。
    没有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傅钊宁想,以后射在体外吧。
    至于其中掺杂的污秽,愿它沉没在时光中,愿你永远不知晓。
    ——
    本周第一更。要上班了,今天唯一一天熬夜,觉得明天没时间写,发完清空脑袋睡觉。以后不会在凌晨更,还是固定在晚上八点,更新文案频率,保二争四。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