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子船_御书屋

      陶艺晴近来担心得要命。
    看见好友与亲兄长亲吻,她震在原地,连好友什么时候离开视线的都不知道,只浑浑噩噩地记得傅钊宁搂住傅年年的亲昵。
    怎么会这样。
    年年她——
    不,年年不会做这种事。
    她了解傅年年的性格,傅年年在情感方面一直没开窍。那么,只会是傅钊宁,勾引了自己的妹妹。
    陶艺晴一阵恶寒。
    直到到家,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
    傅钊宁优秀、冷淡,谁不知道,喜欢他的女孩子那么多,为什么非对亲妹妹下手?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年年说过,她算是傅钊宁带大的,如果傅钊宁喜欢养成……
    陶艺晴浑身发冷。
    她想起了傅钊宁看傅年年的眼神,无数次被女孩子们羡慕的好哥哥的眼神,傅钊宁从头到尾,只对傅年年温柔啊。
    陶艺晴立刻就想给傅年年打电话,告诉好友,傅钊宁是个变态,远离他。
    傅年年却没接。
    此后好不容易联系上,傅年年说跟哥哥在一块。打电话过去,又是傅钊宁接的。
    陶艺晴不禁胡思乱想,她没有和傅年年联系的时候,电话挂断之后,傅钊宁会拉着傅年年做什么,抱还是亲。年年那么单纯,她什么也不知道。
    陶艺晴一直以为自己荤素不忌,她虽然才初中毕业,追星看剧飞得起,手机里存过的同人文、cp图和“老公”各个没有上千也有上百。她喜欢好看的脸,择偶标准是成熟与颜,有时她还会幻想有个大她十来岁的兄长疼爱她,或是有年长家教或老师和她来段禁忌的感情,可是此刻,陶艺晴觉得这种恋爱恶心至极。什么浪漫,什么包容,分明是年长者仗着经验优势诱骗小女孩,她和傅年年一个月前还是初中生!
    她不敢深思,也想不到那么深,暗道着冷静,略带不安地等傅钊宁离开。
    妈妈发现她不对劲,问她怎么回事,陶艺晴摇头,假称感觉要来姨妈了,身体不舒服。
    她和妈妈一直姐妹似的相处,可年年也是她的姐妹,这件事她要守口如瓶。
    这可难为陶艺晴,陶艺晴八卦且热衷分享,这辈子第一次兢兢业业地把守秘密,逐渐寝食难安,情绪起伏不定。
    她脸色日渐糟糕,却怎么也不肯说实话,陶妈妈和陶爸爸车轮战失败,私下里讨论,女儿到底是恋爱了还是失恋。
    陶艺晴则在房间里算日子,暴躁地想,快走吧,快走吧,等你傅钊宁离开了,无法时时刻刻对傅年年施加影响,我就和年年说。
    她不能坐视闺蜜被混账欺负。
    该死的,陶艺晴摸着痘,想起傅年年告诉过她,傅钊宁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人。
    人渣。
    傅年年为什么没告诉她那人渣什么时候走。
    等得嘴角都起泡了,手机震动,来电——是傅年年。
    ***
    陶艺晴接着电话,傅钊宁已到几万里的高空。
    解锁手机屏幕,傅年年的笑脸跳出来。
    眼睛晶光闪闪,仿佛藏着星。
    这是前几天拍的。
    那天傅年年穿着修身的吊带裙,又被他带到衣柜镜子前做爱。
    她扶着镜面,抬起臀,迎接他的插入。傅钊宁一面操,一面解开妹妹背后拉链,打开内衣扣,妹妹胸前一对乳挣出束缚。
    他摸了摸妹妹的胸,摸出一串娇吟,扣住妹妹的腰。
    傅年年小嘴张着,因为性爱,一双眼湿润而妩媚。
    “哥哥。”
    她转过头,单手撑着镜面,摇摇晃晃朝他伸出另一只手。
    手指白皙,指尖粉嫩,虚抓着空气。
    傅钊宁抬手,想要捉住,陡然因飞机遇到气流惊醒。
    拉下眼罩,手机没有开。
    他上飞机就睡着了,一切是梦。
    妹妹的手仿佛还在不远去。
    没抓到,有点可惜。
    不过,他现实里已经抓到她了。
    傅年年见到了陶艺晴。
    ***
    她们见面的地点在公园。
    傅年年约见面,陶艺晴答应了,但为了找到合适地点,她煞费苦心。
    首先不能在家里,她妈妈是全职主妇,又对她最近的状态充满疑虑,傅年年过来,妈妈肯定会接着送点心送饮料送水果等方法接近。
    其次不能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她们要说的是大事,不能让人听到。
    这样饭店和娱乐场所的包厢什么的好像也不安全,她们这种人家,万一撞上监听呢。
    陶艺晴觉得自己要得被害妄想症了,思来想去,跟傅年年约在工作日人流不大,宁静又安全的城市公园。
    人工湖边,她见到阔别多日的姐妹。
    设想里,她见到傅年年就会捅破真相,对傅钊宁口诛笔伐,大说特说,可当傅年年超高兴地朝她招手,对她说好久不见,不好意思地说之前忘记回她信,陶艺晴看着傅年年的眼睛。
    无忧无虑,远比这夏日的湖水和天空澄明。
    陶艺晴忽然想哭,话梗在胸口。她小心翼翼地抱住好友,无助地叫了声“年年”。
    傅年年心一颤。
    桃子心情不好。
    傅年年不知道为什么。
    她和桃子几乎无话不谈,桃子今天却欲言又止。
    傅年年想尽办法逗桃子开心,桃子偶尔会笑,却依旧眼神忧伤。
    傅年年摸不着头脑。
    但她觉得先把朝朝带回去午睡再来找桃子是对的,要是她不在,桃子一个人悲伤,该有多伤心。
    两姐妹吃了冰淇淋,坐上游湖的脚踏鸭子船。
    船荡到湖心,桃子停顿。
    傅年年说:“想休息了吗。”
    “……嗯。”
    “那我给你讲笑话吧。从前有一个和尚——”
    “年年。”桃子打断她。
    傅年年转头,一副“你说吧,我听着”。
    陶艺晴又想哭了,尽力微微一笑。
    她前所未有地艰难发声:“你会和你哥哥亲嘴吗……那天,机场……我看见你和你哥哥……”
    傅年年脸通红。
    “你当时在吗……这是我和哥哥的秘密啦。”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很早,我已经忘记了。”想起桃子疑似喜欢哥哥,傅年年补充,“你千万车误会。”
    陶艺晴惊讶:“……你知道?”
    傅年年懵:“知道什么?”
    “你们是兄妹,亲嘴它……”
    傅年年疑惑:“不是很正常吗,关系好的哥哥妹妹都会亲呀。你别误会,我和哥哥只是普通的关系好。”
    陶艺晴听懂了,话更说不出口。
    傅年年以为,她喜欢傅钊宁吗?
    叫她不要误会,傅年年真的认为这件事是正常的啊。
    暴躁褪得一干二净,陶艺晴痛恨且无力。
    她的好朋友啊,多好的人,对她来说,说是全世界最好的也不为过,为什么却没有好报,要经历这种事,要被狗咬一口。
    陶艺晴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爱哭,眼泪涌上来,根本止不住。她看着傅年年,傅年年心头慌乱。
    猛然,傅年年觉得,桃子是为她伤心。
    那眼中的忧伤,也是因为她。
    那一定是极其严重的事,不然她的朋友为什么为她哭成这样。
    是关于,哥哥的?
    傅年年无端害怕。
    莫名地,她觉得湖水晃荡,她来到湖心,悬在湖床底下藏着的十字路口上空。
    “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
    “或者,瞒了我什么。”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桃子,你别吓我……”
    傅年年声音发颤。
    陶艺晴吸了吸鼻子,取出湿纸巾,擦掉眼泪,发狠地把用过的湿巾塞进包装袋,握住好友的手:“年年,你听我说——”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