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遇到变态即报警是对变态的尊重_御书屋

      傅年年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傅钊宁问:“这么早去哪儿?”
    眉眼和软得不像话。
    傅朝朝扁嘴:“去上学。”
    傅钊宁挑眉:“这个点上学?吃早饭了吗?”
    傅年年抓着傅朝朝:“朝朝,我们去外面吃。”
    傅钊宁说:“外面不安全,我在国外学经常自己做早餐,已经给你们做好了。”
    傅年年:“不用。”
    “你不饿,朝朝会饿啊。”傅钊宁走过来,“朝朝先去吃,年年,我们单独谈谈?”
    他越来越近,傅年年屏住呼吸,把妹妹往外一推:“朝朝,你先去餐厅。”
    傅朝朝困,小脑瓜却灵,察觉哥哥姐姐之间气氛诡异——他们吵架了?傅朝朝回头看了姐姐一眼,姐姐对她笑,傅朝朝想,他们会解决的,兴冲冲跑进餐厅。
    时间太早了,她要先趴在餐桌上打个盹。
    傅朝朝的脚步声进入餐厅,傅钊宁看着傅年年,眼神清和温柔。
    傅年年警惕,叫自己沉稳,但还是忍不住说:“不要这样看我。”
    “年年,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虽然做了那些事……”
    他伸手欲拉妹妹的手,傅年年躲开,傅钊宁抓住。
    傅年年挣不开,咬牙低声说:“傅钊宁,你都知道你做了什么,不觉得你这样变脸很可怕吗?!”
    “可怕?”
    傅钊宁笑容不变,眼神却变得锐利。
    他拉高她的手一扯,逼迫傅年年跟他贴近:“你觉得可怕,是因为想逃开我吗?”
    “你松开——唔。”
    傅年年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傅钊宁胆子这么大,傅朝朝就在餐厅,他还敢强吻她。
    她使劲推他,傅钊宁根本不理会,深深攫取她的氧气。
    终于松开,傅年年挥手要甩他一巴掌,傅钊宁拦住,看着妹妹恨不得杀他似的目光笑:“傅年年,你想躲开我,就得这样狠,之前走一步顾三步可不行。”他垂首耳语,“可是,你丢得开傅朝朝吗?”
    傅年年踢他一脚。
    傅钊宁受了,抱她入怀,轻轻说:“干脆今天就朝朝去上学好了,年年不要去,留下来陪哥哥。”
    傅年年浑身发抖。
    傅钊宁顺着她的头发:“怎么,年年想去上学吗?”
    傅年年不说话,她察觉哥哥并不是想关着她。竭力冷静,但声颤着:“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说了,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我要上学了。”她嗓音沙哑,“傅钊宁,别人会知道的呀。傅钊宁,他们都会知道的,你把我生活都毁了。”
    她越说越委屈,似乎在忍住哭腔。
    傅钊宁顺毛的手一顿,捧起妹妹的脸。傅年年没有掉眼泪,眼神却十足十的迷茫。
    “宝贝……”
    傅年年眼神一利:“不要叫我宝贝。”
    “那,年年。”傅钊宁说,“你觉得这招,对我还有用吗?”
    傅年年身子一僵。
    傅钊宁从上摸到下,感到妹妹的轻颤,轻声笑:“小宝贝,什么都反映身体上,嗯?”
    “千万别出声……”嘴唇越挨越近,傅年年怕得闭上眼睛,傅钊宁嗤一声,松开傅年年,退后几步坐回沙发上,面上挂着胜券在握的微笑。
    明明白白表露着“傅年年,你看,你根本斗不过我”。
    他的位置,随时可以再抓她一次。
    “年年,你乖乖的,哥哥是不会伤害你的。”
    威胁过后傅钊宁让步:“我们可以晚上再谈……”
    胡萝卜加大棒,他一向这样。
    但傅年年听着听着突然发现,哥哥似乎并没有考虑她会跑,他仅仅以为她会躲着他。
    这是个机会。
    傅年年依然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哥哥说什么她都不情不愿答应。先稳住傅钊宁,傍晚便毁约,她和傅朝朝住进了桃子家。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