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已经到了我们不得不合作的时候

      顾宁悠的脚步顿了顿,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巡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和一旁的男人四目相对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叫住她的人,竟然真的是裴司远!
    她和裴司远上次见面还是她试图将江遥从他身边带走的那一天,时隔几个月再次相见,他和她记忆中没什么两样,眉目如旧,面色沉静,目光淡漠,就好像她是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裴司远表现得这般冷静,顾宁悠心里却震惊又慌乱,这和她之前见到谢应舟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她和谢应舟虽然曾经决裂过,但毕竟曾是握手言和过的朋友,可裴司远却是一个恨她入骨的疯子——
    再多的言语也无法形容裴司远出现在她眼前给她的冲击力,确认了叫住她的人真的是裴司远的这一刻,顾宁悠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的流动都几乎停滞。
    回过神来以后,顾宁悠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她故意装作没听见,正打算趁裴司远没说话时逃跑时,裴司远又一次出了声。
    “顾宁悠。”
    意识到今天他就是特意来找她,顾宁悠闭了闭眸,深呼吸一口气后转过身去,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像他一样云淡风轻:“有什么事吗?”
    “有些话想和你说。”裴司远的声音依旧平静,“不过这里不太方便。”
    顾宁悠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车,心中的警惕和不安又加重了几分:“就在这里说吧。”
    她和裴思远之间根本就没什么好谈的,就算有也只会牵扯到他和江遥的事上去,可是她自从出了国以后一直都老老实实的什么也没做,他会想和她说什么?
    “是很重要的事,在这里说不合适。”
    “……好吧。”裴司远大概也没有给她拒绝的权利,不如就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反正她既没有招他也没有惹他,他应该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已经作出了决定,到了要上车的时候顾宁悠心里还是有些胆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隐隐有种预感,这次她跟着他走了以后,她现有的平静生活一定将不复存在。
    再三犹豫过后,她还是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顾宁悠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过,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裴司远才停下了车。
    发现自己被带到了裴司远在漂亮国的私人别墅这里,顾宁悠心里有些懵,心里又萌生了想要逃跑的念头,想到她逃得过一次也逃不过第二次,还是跟在他身后往里走去。
    “坐吧。”
    “哦……”
    在沙发上坐下后,顾宁悠有些局促不安地问他:“你想和我说什么?”
    裴司远静默不言地望着她,过了几秒才开口:“看你的表现,你也发现了,是吗?”
    顾宁悠被他这莫名其妙的问题问的满腹疑惑,这里又没有别人,有什么话就不能直接说,非要这样拐来拐去的,什么发现不发现的……
    “你是指……”顾宁悠忽然又反应了过来,心中浮现出了一个猜测——难道裴司远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剧情?
    裴司远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测:“嗯,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跟你讨论这方面的事情。”
    “你……”顾宁悠想起了那场猝不及防地取消的婚礼,“是在跟江遥婚礼的那天发现的,还是……”
    还是在更早的时候?
    顾宁悠更倾向于这个她没有问出口的假设,连她都能发现这个世界的秘密,想来裴司远也会发现自己言行举止中的异样,他清醒的时间,也许会比她还要早很多。
    裴司远回答她:“很久以前,大约七八岁的时候。”
    已经做足了心里建设,听到裴司远的答案顾宁悠还是有些失言,只能感叹一句裴司远不愧是上天的亲儿子,思维的敏锐程度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所以……你其实一直都很清醒吗?”顾宁悠心里有太多问题想问,却不知该从何问起。
    “可以这么说,但还是有过很多违背本心的时刻,包括曾经那些种种的……伤害你的事情。”
    他的意思是,他过去对她做的那些事……都不是出自他的本意?
    顾宁悠从未设想过这样的可能性,这和她是个活在小说里的人一样足以颠覆她的一切认知,但想到她也曾经深受剧情的控制,这样的事实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我也一样,我以前对你做的那些事……也都不是我想那样。”这样看来,她和裴司远也算不上是站在对立面,反倒有着共同的敌人。
    “不过这段时间我已经没有再那样过了,今天……”顾宁悠似乎明白了裴司远来找她的原因,也终于敢鼓起勇气来直视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你也看到了,今天我见到你,没有再像过去那样神经质地只想扑到你身上,我想……我们大概都已经变成了正常人,你不用担心我以后还会来打扰你的生活。”
    说完这番话,顾宁悠心里也一阵轻松,她在见到裴司远以后并没有过去那种难以自控的感觉,想来她是真的不受剧情的控制了,以后也不用再做一个恶毒女配,可以彻底摆脱过去,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我也希望如此,但是世事总是不能如人所愿,现实总是比想象更加残酷。”喜悦的心情还没有维持多久,裴司远接下来说的这番话却如一盆冷水般浇在了她的心头。
    顾宁悠有些不能理解他想表达什么:“什么意思?”
    “现在,所有的一切并没有真正结束。”
    顾宁悠眉头一皱,没有大结局还不是因为他和江遥把婚礼给取消了?要是他和江遥老老实实结婚了,以后肯定就不会有什么变数了。
    顾宁悠抿了抿唇,还是没敢把自己心里不满直白地表露出来:“你和江遥再举行一次婚礼,应该就可以了吧。”
    裴司远摇了摇头:“婚礼不是一切的终点,这个方法行不通。”
    也就是说,婚礼取消这事也是他们被控制之下的结果,后面果然如她猜测的那样还有剧情?
    “顾宁悠。”正在顾宁悠思索的间隙,裴司远又叫了一次她的名字,语气分外郑重,“过去的一切虽然并非出自我的本意,但我对你造成了伤害却是事实,我一直欠你一句正式的道歉——对于曾经伤害了你和你的家人,我发自内心地跟你说一句对不起。”
    裴司远居然会跟她道歉?!
    顾宁悠有一瞬间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眼前的男人却还在继续:“之后我会给你应有的补偿,不论过去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可以暂时忘记那些恩怨,因为,现在已经到了我们不得不合作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