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H)_御书屋

      成妈妈这几日可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提心吊胆的。她是个聪明的,能在深宫大院里活得平平稳稳,后来一家旧主获罪,也能逃脱火坑,免了晚年凄凉漂泊之苦。
    伺候了这些日子,李轸和楚楚之间什么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两人的关系她也猜得八九不离十。楚楚这样,她见过不少,刚开始仗着夫君的宠爱,还能过清净日子,时间长了,那股热乎劲儿一过,就该受苦了。
    可她家这男主子并非薄情寡义之人,对奶奶言听计从,两人之间,他倒是付出且患得患失的那一方。这样恩爱的主人家,于她也就意味着太平日子。
    倒是那突然冒出来的后院的孕妇,叫她有些乱了阵脚。她瞧着,小将军不是很想要孩子,房事过后,药从未断过。原来不是不想要孩子,是不想跟奶奶要孩子,依照两人禁忌的关系,有了孩子未必就是好事。
    奶奶那一日回去,在小将军面前并未表现出半点异样,她就怕往后真闹起来,不好收场。楚楚没事人一样,该串门还是串门,往十三奶奶屋里走动的很是勤快。
    十三奶奶肚子大了,并不是每回都出来见客,楚楚去了几次,也就不去了。面对成妈妈打探消息一样的劝慰,楚楚跟没听懂似的,她自然不会跟李轸闹,怎么回事儿,他还没交代清楚呢。
    楚楚歪在美人榻上,细读府里这一日的开支账本,成妈妈沏了茶上来,楚楚尝了一口,“这些小事妈妈何必亲自动手,交给下头的小丫头,你自去歇着。”
    成妈妈双手拢在袖子里,微微笑道:“小将军厚德,我有幸在奶奶身边伺候,心里是极感激的,趁还能动,多为奶奶做些事,我心里也舒坦。”
    楚楚笑了笑,摇摇头,由她去。成妈妈道:“说句大话,奶奶在我这里,与老奴亲生闺女无异。有些时候,有些话还是要说。”
    又来了,楚楚好笑,“妈妈为我着想,我心里自然感激。妈妈放心,我明白呢,不会胡乱闹的。”
    她与哥哥之间早已开诚布公、心意相通,他养个孕妇做什么她有何不明白。也并不是怀疑他在外面有人了,不过就是有一种被他瞒着的小矫情,还有他为他们的未来付出颇多的感动,怎么会胡乱怪他呢。
    外头有人进来,说是郑同知家里来人给奶奶请安,楚楚最后宽成妈妈的心,“快去请人进来。过两日我就跟大爷说清楚。”
    这前来的郑同知乃是郑家的远方亲戚,听说族亲的女儿嫁进了西北都护府这样的大户人家,辗转求见到楚楚跟前。楚楚见他家光明磊落,人也是极好相处的,与后院女眷渐渐走动起来。
    这一日乃是郑家老夫人八十岁的寿宴,提前一天请楚楚过去赴宴。李轸早得了通知,知道楚楚今日不在家,只是往日早回家已经成了习惯,处理好公务,慢慢踱步子进后院,自己躺去楚楚常睡的贵妃榻看书。
    因着李轸上一次对待金钏儿的狠辣手段传得两府皆知,吓破了丫头们的胆子,轻易不敢在他面前来露脸。时常在楚楚跟前说说笑笑,见到李轸却是有多远躲多远。
    两个大丫头跟着楚楚出门了,屋里还有两个二等丫头看家,李轸回来了,怎么着也不能晾着,硬着头皮上去敬茶。李轸环顾一眼空荡荡的屋子,觉得没趣儿极了。
    “这几日奶奶在家心情怎么样?”他随口问了一句。
    小丫头一顿,斟酌道:“挺好的,昨儿还跟我们打叶子牌来着,奶奶大方,输了钱就叫我们剥核桃给她吃,赢了钱却请咱们吃宝肴阁的点心。又跟我们说无事别围着她转,去学学针线,做做菜,谁学会了算谁的。琼玉姐姐想学算账,奶奶就指着成妈妈说‘这是个难得的师傅’,小丫头们都喜欢奶奶。”
    李轸嘴角扬起笑,轻哼出来的气音都带着与有荣焉的轻快。他的阿楚,世界无敌第一好,谁能不喜欢她呢,他每次回来屋里都热热闹闹、欢声笑语的,叫人放松。
    小丫头悄悄抬头看了一眼,见李轸面色柔和,心里松一口气,他家大爷喜欢听人说奶奶好话,已经是府里下人心照不宣的事。有时候犯个无伤大雅的小错,搬出奶奶来,大爷绝不会生气。
    李轸有一句每一句的问着,听到小丫头说楚楚前几日常去十三奶奶那里走动,无端拢了拢眉心。小丫头道:“杜妈妈跟冯妈妈会说话,前些时候奶奶叫人过来,聊得开心,赏了一大把钱呢。”
    “你说什么?”
    突然就凶神恶煞的,小丫头吓了一跳,来不及回味自己哪里说错了话,“就、就是杜妈妈和冯妈妈……”
    那两个婆子,是他派去看着阮香莲的,她知道了。李轸浑身一寒,半晌说不出话来,小丫头觑了一眼,便见小将军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楚楚陪老寿星吃完寿面,因着她的缘故,屋里太太奶奶门齐聚一堂,聊得热火朝天。成妈妈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楚楚挑眉,“做什么?这边还没完呢……”
    郑家老太太打断她,“了不得,小将军亲自来接还拿乔,小丫头快些回去,我这老婆子有甚好瞧的。”
    李轸托人上来问安,又给老太太封了一份礼,这样的殊荣看重,老太太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赶着楚楚出去,郑家太太也忙道:“近几日忙忙乱乱的,得空了再请奶奶过来,倒时可不兴推辞。”
    楚楚这才带着成妈妈和一众丫鬟施施然出来,“大爷在哪里呢?”
    “郑老爷请大爷进屋入席,大爷推了,就在门前等着呢。”
    楚楚哦了一声,成妈妈恐她真跟大爷别扭,扯了一把她的袖子。楚楚立在台阶上,等李轸和郑老爷说完话,看他眼睛不住往这边看,还一本正经闲聊,就忍着好笑。
    郑小公子扫了李轸一眼,再看看他爹,不由扶额,在心里道:‘老爹,你再说下去,小将军脸就要黑了。’上前打断话头。
    马车赶到台阶下,李轸朝楚楚伸出手,嘴角抿着没看她,半晌手上还空空,眼睑不由轻颤了两下,漆黑的瞳孔朝她看过去。众人见小将军黑脸,面面相觑,静若寒蝉。
    楚楚扫过他眼底那一瞬间无措的委屈,将手放上去,李轸立马握住,牵着人上了马车。成妈妈带人上了后面的车子,便回府了。
    一路上楚楚半句话也没说,一进门就吩咐准备水要沐浴,李轸站在塌前,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受够了无视。琼玉一见大爷捞起帘子进来了,悄悄放下毛巾出去。
    楚楚等着人给她擦背,喊了一身琼玉,温热的帕子落在背上,抚过肌肤的手有些粗粝,睁开眼睛,眼里含笑,“你来干什么?”
    “干你。”他口不择言。
    楚楚瞪他一眼,哼着扭开身子,不一会儿水波微荡,有人进来了。被从后面成包围式抱住,楚楚脸上一红,“出去,丫头们会笑我的。”
    “她们不敢。”
    她们确实不敢,可她会不好意思,李轸下巴搁在楚楚肩上,手在温热的水下沿着平坦的小腹下滑,“你知道了?”
    “我不知道,我该知道什么?”被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她一缩。
    “我们马上就有孩子了。”他气息有些不稳了,湿热的嘴啄在羊脂玉般的肌肤上。
    楚楚哼了一声,眼睛变得雾蒙蒙的,“就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十三夫妻俩是不是都知道?”芸香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借此扔给她,所以不敢见她?
    “十三媳妇不知道,十三叫瞒着。”他指尖四处点火,一根手指顺着温热的水流探进小肉洞里,立马便被甬道咬住,紧得他嘶了一声。
    楚楚被突然的进入搅乱了思绪,像猫一样哼道:“别动,我还没问完。”
    而李轸只想快点跳过瞒着她导致她生气这一环节,使尽浑身解数撩拨,楚楚很快便沦陷了,脑子里乱的全是他的亲吻。两只手把住浴桶边沿,双腿乱蹬想站起来。
    李轸箍住楚楚的腰,已经精神起来的肉棒在水波中不住点头,慢慢抽出手指,指尖轻轻分开肥腴饱满的阴阜。龟头很快探到肉肉的小洞口。
    楚楚抿住嘴唇,双乳高耸椒尖肿胀,蜂腰轻扭,粉白的大腿不由一下绷紧。因为就着后入的姿势,肉棒突然全根没入,两个人顿时齐齐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吟。
    鲜嫩的小穴仿佛吃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不由疯狂蠕动吧唧吧唧嚼弄戳进来的大东西,一股刺激的热流在五脏六腑炸开。楚楚勉强攀住浴桶边沿,很快便是狂风暴雨般的抽插,电闪雷鸣,一阵接着一阵欲浪迎头打来。
    小穴里潮湿润滑,肉肉的内壁、红艳艳的软肉,艰难的吞吐肉棒。直挺尖爽的龟头独眼圆睁,棒茎青筋鼓涨、肉刺挺拔,在温柔销魂的小穴里如鱼得水,每一次前冲后退都快如迅雷。
    这一场一开始便大开大合的情事,让楚楚很快攀上高峰,身体里不可忽略的刺激让她浑身发抖、身心激荡。急不可耐的亲吻刺得她百爪挠心,乳房被规律又有力道的揉捏,让她筋骨发麻。
    永无尽头的肏干,细细的电流爬过全身,浑身的肌肤酸软无比,体内的血液奔涌狂热,小穴里越积越多的刺激转为酥麻,欲望的浪潮攫取了全身力气。热汗将头发黏在脸上,小穴无力承受着强烈的冲刺,抽插的速度在不断加快,抽插的肉棒在不断深入,她只觉得肉棒像一根火柱,在小穴里熊熊燃烧,烧得浑身发热,口干舌燥。
    楚楚再没力气了,哼哼唧唧伏在桶边上,热水已经凉了,一浪一浪拍出桶外,一地狼藉。最后,楚楚娇喘吁吁,春潮澎湃,身子一颤一颤的,甬道剧烈收缩搅紧。
    知道她又要到了,李轸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开始最后的狂抽猛送,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最后一下重重抵在小穴深处,火山爆发般射出一大股浓稠滚烫的精液。
    擦干净两人的身子,他将人轻轻抱去床上。肉棒还顶着花心,小穴紧紧挟着肉棒,被紧致的小穴里满满的精液淫水浸泡、滋润着,享受妹妹高潮后被美穴吮吸的幸福。
    楚楚慢慢缓过来,轻轻阖着眼睛,窝在哥哥怀里不想动弹,忍着倦意问他,“那个人是谁?”
    都这样累了,还记挂着那事,看来不告诉她是睡不成的,李轸扶着妹妹头发,轻蹭着说,“从扬州来的,十三弟看上养在外面。本来只是当个玩物,倒是有几分心机,趁着府里怀孕缠着十三,换了药自己也怀上了。”
    “你怎么想到把她弄过来的?”楚楚的手搭在哥哥侧脸上,捏着他的耳垂,玩得很开心。
    李羡搞大了外室的肚子,家里又是个母老虎,吓的魂飞魄散,他从小就知道有麻烦找七哥,这次也不例外。恰好李轸需要个孩子,得来全不费工夫,装模作样教训了李羡一顿,帮忙收拾烂摊子。
    李羡自己也不好意思极了,意识到这次是真给七哥添了大麻烦。七哥太好了,明明愁眉不展,还不肯李家的子孙流落在外,竟然想到帮他背锅养孩子,他以后一定对七哥言听计从。
    李羡不知道李轸怎么对楚楚说的,反正他心惊肉跳了一阵子。阮香莲乖乖进了李轸府里,半点风声没传出来。他一边放心,一边觉得愧对七嫂。
    楚楚不知道自家哥哥有多腹黑,从来称了意得了好处还叫旁人感恩戴德,也就理解不了李羡愧疚不敢见她的狼狈。她也算明白了,李轸不会让她冒险生孩子。她想要孩子,十个八个他都能弄得来,何苦折腾。
    经历过张姨娘和李纤纤,再跟哥哥一对比,她对孩子的执念已经没那么深了。楚楚依偎进李轸怀里,撒娇抱怨,“连成妈妈都以为你对我腻了,看上旁人了呢。我不舒服,你是我的。你要是有了旁人,这就是咱们最后一次。”
    李轸一声不吭,揽着她的腰,大腿挤进她腿中心,缓慢而有力的挺了一下腰,生龙活虎的大东西瞬间就没入进去。楚楚被入的哼了一声,抬头看见他危险黑黝黝的眼神,求饶已经来不及了。
    不一会儿,咯吱咯吱快要散架的床后便传出压抑呜咽的痛呼,呼吸又快又急,“哥哥、哥哥……绕了我,我乱说的……不敢了,啊……轻点……呜呜……太深了唔……”
    回应她的只有延绵不绝的啪啪声和怎么也要不够的撞击,在暴风雨般铺天盖地的情事中,楚楚迷迷糊糊听见李轸低吼,“阿楚,不准丢下我,你是我求来的,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想离开,除非我死……”
    死……楚楚一激灵,清醒了几分。抱紧哥哥厚实有力的肩背,双腿夹住他精瘦的腰杆,全身心的朝他敞开,眼神糜艳,双颊赤红,小声道:“哥哥,你要只爱我,更爱我,最爱我,一只爱我。”
    “好。”他扣住她手腕,十指相交。
    在十三奶奶传出生下一对龙凤胎之后,楚楚府里也传出好消息,阮香莲生下一个六斤重的胖儿子。楚楚高兴坏了,李轸看她那样高兴,走到一边唤去接生婆。面无表情的吩咐了一句话。
    接生婆点点头准备,虽然觉得产妇有些可怜,但也得罪不起将军府。刚准备动手,被看完孩子的将军夫人拦住。
    楚楚找到李轸,不满得问他,“哥哥要做什么?”
    李轸温柔得抚摸她的头发,“孩子的母亲只能是你,没人会跟你抢,他长大也只能记住你的恩情。”
    楚楚能理解哥哥的想法,却不赞同他的做法,“我想养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个用来取乐、寄托感情的工具。我想好好养他,等他长大了交给他为人处世的道理,能引导他走正道,他自然会感激我,将我当成他的母亲,但这也不可能取代亲生母亲在他心里的地位。哥哥,有朝一日,他知道为了得到他,我们杀了他的母亲,要如何自处,怎么面对我们?”
    李轸蹙眉,“那就别让他知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楚楚无奈。
    “她教不出来好人,留着她对你不好。”万一辛苦养的受了蛊惑,阿楚会伤心,这是他不允许的。
    “那你把他们送走吧,我现在也不是很想要孩子。哥哥是我最重要的人,那孩子有他亲生母亲在,才能跟咱们坦坦荡荡的相处,我也就不用费尽心思笼络他,才能更好的照顾哥哥。”她笑眯眯地说。
    有那么个人全身心的依赖妹妹,他自然不会舒服,李轸开心妹妹时时刻刻最看重他,嘴上还要别扭一下,“既然你这样想,以后不要后悔,那、那就依你。”
    李沐自懂事起就知道自己有两个母亲,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夫人,一个是独自一人住在府外的阮夫人。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只有一个母亲,他却有两个,奶娘告诫他不能问,只有李夫人才是他母亲,外头的那个不是。
    李沐闷闷地,他知道,外头的那个才是他亲生母亲。
    这个问题困惑了他许久,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问出来,却从两个娘那里得到不一样的答案。阮夫人歇斯底里,骂他薄情寡义的父亲,骂他攀高枝嫌弃亲生母亲,用她的话说李家没一个好人。
    李沐难受极了,哭着跑到李娘亲跟前,李娘亲却温柔的仿佛他在做梦。她告诉他,他也只有一个母亲,那便是阮夫人,她只是太喜欢他,而他们又很有缘,所以她也想成为他母亲。
    她不会逼他喊娘,却总是把他抱在膝头,教他读书认字,找特别有文采的大儒为他启蒙。
    李沐成长中有一段时间很迷茫,他真的很崇拜喜欢他的将军爹爹,他从小便是听着关于爹爹的赞颂长大的。可有时候他也很怕他讨厌他,他不明白爹爹为什么抛弃他亲娘,害他被嘲笑,在两个府里奔波长大。
    他的爹爹似乎很深情,只要在家就粘着李娘亲,两人一起下厨、一起修剪院子里的花草。他有一次甚至看到爹爹搂着李娘亲的腰撒娇,让她哄一哄他,他分明都留胡子了,还叫夫人哄。
    他讨厌爹爹的深情,因为他对李夫人的深情显得对阮夫人太残忍,对他也很残忍,他一度对将军爹爹又爱又怕。直到有一次他意外得知,原来他亲爹另有其人,他跑去看他的龙凤胎哥哥和姐姐,也没哪里更好,他爹怎么就因为他们不要他呢。
    李沐真的伤心了,因为被抛弃,因为恨错了人,那次他生了一场大病,李娘亲日夜不离的陪他。他轻轻握住她的手,在她温柔的声音里沉沉睡去。李沐不知道的是,在他睡着后,他的李娘亲就把将军爹爹教训了一顿,原因是真相透露的太早,害他生病。
    他的将军爹爹振振有词,小兔崽子从小看他眼神就不对,当他不知道为什么?身世这个东西,早知道了早超生,他凭什么在儿子眼里当大恶人,谁造得孽谁还去。
    当然最重要的他没说,阮香莲敢误导李沐认错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生出更不要命的心思,他得把萌芽趁早扼杀。
    李沐经过那一病,更加亲近楚楚,对李轸也向往崇拜大过惧怕。都收养他了,还能对他厌恶不成?他也大胆要求想跟着爹爹学武,李轸打量他一眼,哼了一声,第二天就给他扔进训练场,开始没日没夜的捶打了。
    李沐跟李轸越久,越受李轸影响,楚楚经常抱怨他们父子性子一样难琢磨。又一边给李沐擦汗一边埋怨李轸把儿子当狼崽子养,小小年纪带他去军营。
    李沐从小就喜欢待在楚楚身边,特别眷恋一家三口在一起时其乐融融的气氛。也深受父母的影响,在目睹了十三一家鸡飞狗跳的日常后,渴望能找一个与自己一生一世的姑娘。
    外头的人都以为他是李轸的私生子,只有少数人心知肚明怎么回事,都一致瞒着他。有的人怕伤害到他,有的人怕他纠缠上去,他都明白。
    祖母一直以为他是父亲的亲生儿子,父亲不在的时候总想为难母亲,他就暗暗护着母亲,不叫她见祖母的面。祖母总是挑拨他和母亲的关系,但他知道,父亲和生母半点关系都没有,他并没有被李娘亲霸占着,她甚至常劝他去看阮夫人,说她也可怜。
    她一点都不可怜,因为他的存在,父亲和母亲对她亲善的很,甚至为她准备了嫁妆。只要她乐意,她可以过上任何想过的日子,可是她不,她就是喜欢纠缠过去,甚至生了别样的心思。
    他十二岁那一年,阮夫人告诉他,她应该和他还有父亲生活在一起,她应该进府。李沐只觉得这个女人陌生,他绝对不是她的儿子。他表面上答应的爽快,却亲自将送命的药端给阮夫人,他很冷静。他的父母,不能被这样一个女人缠上,他来之不易的温暖家庭不能因为她毁掉,她不该存在。
    他越长大就越清楚明白,拥有那样温柔的母亲和轩昂的父亲,上天有多厚爱他。他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让他受益终生,李家对他的栽培付出,他永远都还不了。
    母亲总是觉得他不快乐,想尽办法让他敞开心扉,李沐却明白,他就是这样子了。他虽然深沉狠辣,心机却永远不会用在家人身上。
    直到郑家姨妈带着女儿来看望母亲,他和表妹见到彼此的第一面,就对对方产生了浓烈的好奇。他终于有了点十几岁少年的毛头小子样,竟然会脸红,母亲为了逗他,再三确认到底要不要表妹,李沐恼了,媳妇也就到手了。
    他看着父母十年如一日的相亲相爱,两个人互把对方当小孩子宠着哄着,身世的阴霾终于从心头移开。他本不该快乐,因为靠近温暖,也终于会发光,暖到他每一个重要的人。
    ~
    完结啦,没番外,别期待。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