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为你下一场海洋雪

      觉醒为嚮导之后,你一直在猜想,最适合自己的哨兵会是怎么样的人。
    你知道自己太年轻,能力还不稳定,资质在同期的学徒之中也很普通,所以并不期望被选为出眾哨兵的搭档;即使如此,间下来时还是会感到骚动与期待。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嘟嚷着往后躺,很放松地双腿微微弯曲,漂在水际线上,像一隻很白的小浮尸,阳光洒在你透出水面的脸上,将淡金色的发丝照得闪闪发光,彷彿一团溶在水中的晨曦。我潜入水下,伸长脖子在你腰上一顶,你早知道我会恶作剧,身子一蜷用水母漂的方式原地转圈,拉住我直接坐到我背上。
    「阿司真是坏水怪。」
    你拍拍我的吻部,作势要堵住上面的出水孔,被我抢先一步地喷了一脸水。
    我不是水怪,是你的精神体现。
    「是精神体也是水怪啊,反正你都在,是什么有差别吗?」你说着,轻拍我的侧腹。我挺直背在湖上随意游动,特意漂得高一些,这样你可以少泡一点水、多晒一点太阳。
    「之后几天好像会变冷,就不能玩水了。」你拉着我的颈子亲暱地蹭,语气有些遗憾。
    不下水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
    「那还怎么一起戏弄路人呢?」
    真坏心。很多人都在说湖区闹鬼还有妖怪,要是惊动了长官不好喔。
    「嘻嘻,毕竟没什么人知道阿司的原型是尼斯湖水怪嘛。」
    你笑着望向远方,接着摆摆手,翻身入水。我记得这个手势的意思(其实你的心念一动我就能知道的),便也把自己往水里藏,背脊微微露出水面,颈子太长了实在没办法,但反正你正希望别人看见这个姿态。远方林间传来惊呼,慌张的脚步声往湖边过来,我刻意缓缓再游一圈,用水怪的方式乱七八糟地扭脖子,然后在来者抵达湖边前躲回你的精神领域。
    两个结伴的路人争执着到底是不是幻觉,你在芦苇丛后面嗤嗤偷笑,直到他们走远后才爬出湖。离水时有风吹皱湖面,春初的风很凉,你颤抖着连连打喷嚏,宛如波光瀲灩中一小株可怜兮兮的水草。
    靠我的鰭没有办法帮忙披毛巾,真遗憾。
    ?
    有一天你终于遇到了那个哨兵。
    视线相对就能感到灵魂的震颤,本能指引着你去接近他。
    那个人寡言内敛,像是舌下藏有全世界的秘密,你渴望着能挑探他的唇彷彿撬开海贝;你曾在湖中瞥见过他的身体,并对那之上的所有伤痕都好奇,心痒痒的,被小动物疯狂挠着一般,也彷彿自己已经变成小动物,随时要衝上去挠人家。
    不可以喔。
    「我知道的,就是想想而已。」
    你的爪子改往我身上乱抓,水怪的皮肤表层滑溜单调,一点也没有那位哨兵的吸引人,你抓了几下就意兴阑珊地撤手,连我主动凑过去让咬都不感兴趣。你说,如果终有一天被允许认识每一个伤痕的故事,那时候的自己将比童话里的一天拥有一个床边故事的国王还富有。
    完成训练课程,但却没有实战经验、也没有专属哨兵的菜鸟嚮导们,通常被安排在补给基地,轮流为暂时从前线撤下的哨兵进行精神梳理,直到技巧足够熟练才会被分派正式任务。已经拥有嚮导的哨兵自然不需要这种食堂杂烩般的梳导,你们每天面对的都是精疲力尽而且精神压抑的独身哨兵;因为彼此不曾磨合(结合),所以效果并不特别好,但总是聊胜于无,偶尔也会有谁跟谁看对眼而凑成对的状况,你觉得这其实都是组织的阴谋。
    「像是集体相亲。」你小小声补充,还呸一声。
    嚮导比哨兵稀有,即使是不出色的你,有时也会被哨兵「猎捕」。你觉得他们都是飢渴的单身汉,眼睛绿油油的,气味还很重,因此嫌弃得不得了,发现情况不妙时就会飞快逃跑。嚮导善于察觉人心的本能被应用得很好,至今都能安然躲过。相比之下你的那位哨兵先生那么稳重乾净,对象是他的话,就算被组织包办婚姻你也愿意。
    哦,双重标准。
    「是本能啊,非他不可啊。」
    这样的心意为什么需要证明呢,为什么非得因为经歷的夏日不够多而被小覷真心的燃度呢。你一边喃喃自语「难不成要把胸膛剖开才能证明吗」,一边不服气地揪衣领,揪着揪着不知道想到什么,自顾自地面红耳赤起来。
    真是个小色鬼。
    你羞窘不已,推卸给觉醒后遗症,但我们都知道那也许是结合热即将发作的癥状。
    春天来了啊。
    我这么一说就被满脸通红的你掐住脖子用力晃。
    呃呃呃精神体现可以触碰可以拥抱,不可以虐待呀。
    ?
    许多人觉得你的情感只是青少年浅薄的悸动,是朝雾与冬阳,转瞬即逝。
    他显然也这么认为,不怎么理会总在附近探头探脑的你,并紧闭精神壁垒,不接受一丝触探。
    但你不管,顺从己心地热烈追求人家。一早发现第一朵结了白绒的蒲公英,小心翼翼地将它折了下来,护在掌心中想献给他,就像是更多你曾试图与他分享的、那些微不足道却美妙的小风景──顏色特别亮丽的喜鹊鸟羽、形状端整的青枫叶、观赏双轮彩虹的绝佳地点、一大捧白雪般柔软的油桐花瓣。许许多多的。那些对你而言如此美好的景致,你希望比那些都更美好的人也能喜欢。
    可惜这次他还是没有接受,虽然愿意因为你的呼唤而停下脚步听你说话,也回了话,那语言却不柔软,冷然尖锐,如同碎裂的花雕玻璃。
    嚮导们的情感天生敏感纤细,这样天赐的赋予此时是完全的双面刃,你被难以驾驭的情绪淹没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心中汹涌澎湃却不被认可的心意。避开眾人走到湖边,你凝视那枝毛茸茸的蒲公英,噘起嘴却没吹,看了几眼后扔向湖心,白色的绒毛迎风飘散,像是讨求拥抱的小小的手们。我试着咬开落在你头上的几小朵,似乎不小心扯痛了你,你皱着脸呜呜呜地哭成一团。被晦涩的情绪影响,我原本浅绿的肤色也变成黯淡的灰,跟天际满布的乌云同样的色调。
    ?
    终于有一天轮到你帮忙他进行精神梳理。
    其实是偷查过基地给个别单身哨兵安排的诊疗行程,发现他被排在这一天,才跟朋友偷偷调了班;他们知道你的心意,对这位气质冷淡而且行事低调的年长哨兵也兴趣缺缺,因此乐意顺水推舟。你搭着结合眾人心意的这条小船,紧张焦虑地等在治疗室,嫌弃着黏呼呼的自己,可又不想放弃。
    他见到你时一愣,你有点怕人掉头就走,好在虽然面无表情,他还是依指示坐上躺椅。
    你过度紧张而咬到好几次舌头,声线僵硬得分岔,糗得不行,一点也没能展现出预想中的可靠风范,他对此毫无反应真是最好的反应了──你想,一边展开精神领域,试探地寻找、交叠他的。听说肢体上的接触能加速引导,但偷偷拂过对方黑发的那瞬间,你发现自己激动得难以呼吸,强烈的情感衝击差点让人迷失自我,好不容易才得以设下足够自保的屏障。你不敢再踰矩。
    他对这所有都没有回应,无动于衷地闭着眼。
    你在心中默背各种守则,藉由没有温度的知识冷却自己翻江倒海的心,他无畏(并且无谓)的态度其实是变相的不催促,你决定将之擅自解读为他冷漠的温柔,并感激不已。
    小房间里充盈着淡淡的白噪音,在背景音的潮水声中,你的心灵景象中心也缓缓显现──那是一座暖阳下的湖,橙金色的光洒在涟漪间,像镶着宝石的裙襬在飞舞、像墙头探出的树枝结了苹果。闪亮的湖波与潮音结合,往常设在他周遭的屏蔽也消溶出一个小小的空洞,在他允许下你顺着水流进入对方的世界线,越漂越远,漂过日落月升,直到水色染成深邃的黑蓝,抵达海中央。
    而他仍不在那。
    你在连星光都不存在的沉静夜海中,轻声呼唤,声音碎在海波中,无人回应。
    他允许你进入他的世界,却不愿意相见。
    你感到受伤,但这样心揪而沉的感觉也不是第一次了,你觉得自己还承受得住,鼓起勇气面对广袤而陌生的海,不服输地揽着我,鑽入海中。海水的密度和味道与湖水不同,光度也越来越稀,穿越透光层继续往下,你朝深海潜行,逐渐被黑厚的水层包围,再不见光。这种水深在现实世界并不利于人类存活,但在精神世界,只要不退缩,就能一直一直往深处潜。你凭直觉游荡在幽暗的漆黑之中,遇不见你与我之外的存在,静默着的深层海流压得你难以呼吸。
    而且觉得恐惧。
    ──这就是长年孤独而没有嚮导指引的哨兵会变成的样子吗?
    ──冷冰冰的、充满窒息感、让人感觉如此失落。
    我听见你疑惑自问的心音。
    你恐惧着,却不由自主地持续深入,这位哨兵的心灵图景寂寞得让人悲伤,面对这样广大的荒芜你无所适从,只好努力地张开身躯,轻轻抱住在怀中流动不已的冰冷海水。你经歷的夏日不够多,但愿意把所有的热度都给他,燃烧自己也在所不惜。在你过度耽溺之前,我阻止了你。
    被我咬着衣领拖离深渊的途中,你似乎瞥见到他隐匿在深海中的精神体。
    那是一尾微光幽幽,面目黯淡的灯笼鱼变体。
    ?
    充满好奇心的青少年,富有行动力,而且毫不犹豫于犯错──换言之则是你悄悄窃阅过他的档案。资讯中心有阵子在进行资料管理,转移的是新驻进基地的人员资料,而那天刚好人手不足,不值班的人都被叫去支援,「因缘际会」在场的你,才能在被风吹乱的一叠文件中发现他的:
    小张大头照(表情跟本人一样兇而且禁慾)
    全名(相当朴素不过你喜欢那姓氏的发音)
    身高体重(精瘦的但你知道衣下身材很好)
    出生年月(一个有点遥远的蒲公英盛放季)
    擅长侦测类别。
    以及精神体现的模样。
    最后一项描述是威风凛凛的大翅鲸。
    而不是你亲眼所见的那隻生机微薄的深海鱼。
    你对自己的记忆力还算有信心,可是鲸鱼与灯笼鱼差别那么大,并不存在错看的可能,那么,为什么现实跟资料上的不一样呢?
    你纠结,却不敢直接去问对方;经过一次精神世界的重叠,与他的距离似乎拉近了,有一股縹緲的友善氛围隐约会在视线相交时浮现,虽然还是没什么互动,但那双黑眼里的温度浅而真实。你渴望再次进行连结,更深的、更双向的,但他不会允许,因此得要很控制自己才能压抑住鼓譟不已的精神触手。
    在这样的焦灼中,你不敢靠他太近。
    你不想让他觉得,允许自己拜访他的精神世界的这一善念,是一种浪费。
    儘管你迫切希望能建造出一个海底隧道,直通他的心底。
    ?
    这会是一个很长的隧道呢。
    「嗯……或者如果能为在深海中的他,下一场海洋雪(marinesnow),也很好的。」
    一大片雪花般白茫茫的生命碎屑,在漫长的下坠期间,终有几千万分之一的机会,能与他相遇的吧。想着那虚弱的深海灯笼鱼,你心疼不已,恨不得把全世界的食物与光都带给他、恨不得自己就是他的食物与光。
    ?
    你的导师看了那次精神疏导的纪录,抓着你严格批评了一番。
    你无话可说,因为就结果来说那确实是彻底的失败,不只迷失在他的海中,连对接的精神线都没找到,而且断开精神连结之后,还沉迷于海的图景中醒不过来,简直成事不足。明明应该为此羞愧不已,然而……
    你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从情绪的汪洋醒来时发现他居然守在身边,那样太过美好而朦胧的踏实感。
    没有把你扔着就走呢。
    还找了小薄被盖在你身上。
    发现你醒了,甚至流露出一瞬的放松神情。
    在你沮丧道歉时,总是回避着两人直接接触的他,主动伸手轻拍了你的脑袋,那手掌温暖厚实的触感让人泫然欲泣。这个人真的太好了。你想。冷冰冰的,却其实很温柔。
    被导师教训着却神游天外,你果不其然被骂得更惨。资深的嚮导导师神情严肃而担忧,说你遭遇的是很初期的「混沌」。你知道何谓混沌,那是嚮导被过量过密的情感淹没时,產生的情绪错乱;但你不明白,因为那海中几乎什么都没有。
    你的导师看着你懵懂不解的表情,不停叹气,磨磨蹭蹭地找出一张表格,放在桌上沉思了好一会,才拿起笔填表。
    那是一张执行哨兵与嚮导相容度分析的申请表。
    ?
    相容度越高,表示这对哨兵与嚮导越适合彼此,你希望那数字越高越好。
    「听说超过九十,就会由组织认定,让这一对哨兵嚮导结合呢。」
    你抱着我的脖子,贴在我身边小小声地说,脸颊红红的,因为幻想着许多美好的结果而眼神充满期盼,想得深了自己都受不了,激动地趴在长椅上踢腿。
    如果数值不高怎么办呢?
    我问你,你似乎完全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愣了一下,「可是,我对他有那么强烈的直觉与预感啊……怎么会不相合呢?」你吶吶地说,埋在我怀里摇了摇头,细软的金发垂在我浅绿色的胸前,宛如深林中的几丝晨光。
    我以长长的颈子缠住你一圈,将下巴搁在你的头上,张开前鰭抱住你。
    ?
    执行分析当天,你焦虑得吃不下饭,导师被卢烦了,好不容易才松口让你也在场观看。
    你跟着导师一起围在设施旁,看着萤幕上的数字绿光从零开始向上跳动。四十、五十、六十……攀升的数值彷彿直接牵系着你的心跳,脉搏也随之加快,升高着的数值让你开心不已,简直像谁许诺了的光明的成功率。
    跳出的数值高得让你差点落泪。
    等到绿字终于停止变动,你真的哭了出来。
    那数字让你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的低。
    明明一开始攀升得那么顺利,为什么最后却一口气降下来?你不懂,拉着导师的衣角急急追问,导师可能见多了这样的场景,悲伤却坚定地告诉你,因为你跟他,完全不适合彼此。完全。
    多残忍的宣告啊。你说。
    那我的本能我的预感我的直觉,其实并不值一提吗?你问。
    也许设备故障了呢?你心存侥倖。
    导师的眼神说明了一切,但你不愿相信,哭着跑出办公室,想去找他,才知道他已经结束整顿,一大早就跟着其他队友再次前往战线,并没有留下一点隻字片语(虽然本来也不该奢望的,你难掩失落地说)。
    ?
    无数的夏季过去,无数的蒲公英盛放,无数的白绒花散落。
    你锻鍊出成熟的嚮导技巧、浮躁的心性被繁多的训练轧得稳重、不再与我一起装水怪吓人、成为导师收了小毛头学徒。也有了相知相惜的哨兵。
    你的哨兵不爱说话,但常常让他的精神体现为你歌唱,悠长低柔的鲸歌非常美,像是他难得低回的情语。
    看着他的鲸,你会想到,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经为了一个人无比狂热,盲眼傻瓜似的,彷彿全宇宙只有这么一件要紧事,嚣张得不得了、缠人得不得了;得不到那人,则宛如天地崩毁。但你还是,努力将自己拾起,并坚强地走到现在。那一度破裂的心的碎片,是不是终究成为海洋雪中的一片了呢──你曾经向我提问过的这个问题,如今是否已有能让心平静的解答?
    回首凝望过往,你会看到什么?
    「我看到──」
    ──第一次执行正式任务那天,在天际翻捲的红云。
    ──第无数次打破他人的心灵屏障,剥落散裂彷如水晶碎片的心屑。
    靠精神力成功操控敌机那次,你获得不少哨兵的刮目相看,却难以真心喜悦,那是有人真的经由你的手彻底殞落的瞬间,你无法不去凝视下坠着的惨白机翼。第一次察觉争战的不可逆、第一次质疑受训的意义、第一次憎恨自己的天赋。
    马上联想到的是不美好也不安详的时刻,真可惜。
    「美好而安详的、只有嚮导才能体会的时刻,也是有的。」
    请告诉我。
    「阿司真是好奇宝宝。」
    告诉我吧。身为精神体现,虽然能读懂你的思绪,却不明白那样的心情。
    「……是终于找到了想拥有我、也想被我拥有的哨兵,的时候。」
    有别于过去那个生机蓬勃而衝动的少年,你对多年后的再一次悸动显得更谨慎,不自觉地想到少年期的第一次动心,而更加顾虑;住进你心里的人实在太稀少,而之前那次又太失败,你总忍不住要拿他们互相比较。
    跟很久很久以前一样,你的哨兵也给了你强烈的预感(但这次你不再执意听从难以捉摸的直觉);也是你会欣赏的外表与体态(比之前喜欢的对象还要更成熟结实一点)。
    跟很久很久以前不一样的是,他会低头专心倾听你的话语,黑眸幽幽的倒映着你金发的光(你受宠若惊于他的认真以待);你们的配对指数高得谁看见都会惊讶(以前也帮你做过分析的导师,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他会不时回头寻找你的身影,然后微扬唇角,一副知道你常常偷看他似的(哨兵的感官敏锐得让人无所遁形);他还送过你一些小东西,例如漂亮的鸟羽、緋红的枫叶、雨后彩虹的倒影,以及很俗套的四叶草(你笑他一把年纪了怎么送的东西这么孩子气,他则坚定地回一句「因为你喜欢」,然后又塞给你一大把蒲公英);一起守火而昏昏欲睡的夜晚,他在柴堆的轻响中叙说过几则惊险跌宕的故事(你后来在他身上找到相符的轨跡与刀痕,才知道那都是真的);为他进行的精神疏导,轻而易举并且事半功倍,那不只是因为你们高度贴合的相性(更多的是他无条件的信赖,虽然你不懂他为何能如此信任,但你愿不负所託);他的精神体现乘载了他所有的浪漫,特别喜欢绕着你唱歌跳舞(然后你又笑他,说他是个老闷骚)。
    他热烈地追求了你。
    他一遍遍地亲吻你。
    他倾尽了能给的所有温柔。
    你对这些全都难以抗拒,除了握住他伸过来的手,再无其他办法。
    他的海充满了光,七彩的鱼与珊瑚在盛光的浅海里美得像诗。他说那是你给的光。
    你跟他在一起,几乎又总是在笑了。
    除了某个例外,在你偷偷决定停用结合热抑制剂的那天。
    「啊……提到这个就很难为情啊……」你低笑出声,带着羞涩却喜悦的味道,那笑声让我联想到阳光下闪着虹彩的湖水涟漪。你当时早已成年,本能却长期被压制,一朝停药,信息素来势汹汹得差点把整栋宿舍楼都炸了,你也没想到会发作得那么猛烈,躲在小房间里将自己上锁,直到他闻讯奔来并把门外不怀好意的其他哨兵都赶走,才惊恐地打开门。
    「他那时候表情真的很恐怖,神情超级狰狞地把门反锁,精神图景啪地劈脸盖过来,然后我就看见他的海化成一大片海啸,兇巴巴往我身上扑,非常有压迫感,差点就要哭了。」
    我记得是真的哭了。
    不过马上被你切断了精神共感,所以我并不知道那之后的细节。
    能再次现身时,看见的已经是你和他纠缠着睡死在彼此怀里的画面。你眼角都哭红了。
    这真的是个好的回忆吗?
    「是的呀,再好不过了。」
    在我的请求下,你用分享宝物的口吻述说了后面的故事:
    「灰蓝色的海啸在碰到我时突然变成磷虾般的粉红色,像是水中盛开的樱花,柔软又漂亮。一点也不恐怖了。水流过我的身边,笼在耳际的都是沉沉的心跳声,好像有谁在不停地说着悄悄话。」
    「我抱住那水流──总觉得非这么做不可,而且印象中很久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但那海却不如印象中冷漠,带着他的体温也回抱过来,炙热无比。身体感觉很怪异,但除了痛又不是不舒服,被他与他的海抱着时,我听清了那些悄悄话,所以,嗯,高兴得哭了。」
    「这个悄悄话是我跟他之间的秘密,即使是阿司也不能告诉。」
    嗯──真小气。
    你笑着不说话,我从你的回忆看见你的湖缓缓与广袤而阳光普照的海连在一起,有懒懒的海浪在拍打,金色的光线洒在其间,像是你的发。
    最后终于和彼此眷属之人心灵相通,是什么感觉呢?
    「是被一整个海洋包覆的、庞大的安全感。」你说。「那真的再好不过了。」你又说。
    ?
    回首凝望过往,你还看到什么呢?
    「我还看到──」
    「──被倾倒的房柱砸中的他,以及被他护在怀里、几乎毫发无伤的我。」
    「即使哨兵的自癒力强悍,就算很快能恢復如初,只能看着他流血而无能为力的心痛感,我不想再体会了。」
    「我打定主意要成为能守护他的嚮导。肉搏战我帮不上什么忙,但精神空间里,我要为他敞开一片坦途,而那如果意味着必须让更多人从我的精神控制下殞落,我也义无反顾。」
    你成功了吗?
    「……我成功了吗?」你复述我的提问,想了很久还是不晓得该怎么回答,表情空白。
    我游向你,抵着你的额头,与你分享我的记忆──在一次突击失败的任务中,你确实以强大的精神力压制了反击的敌军,那能量比你之前所有的发挥都剽悍,藉此才争取到时间让队友撤离,然而那实非你所能承受的强度(这是个太过轻淡的说法)。
    你失去自保能力,走都走不稳,随时要昏厥倒地,在成为其他人(他)的负累之前,你选择从海崖跳下──跳得太坚决,他连伸手挽救的机会都没有──你的躯体在海面砸起白色泡沫,黑海像是深不可测的怪兽,一口将你的身影彻底吞没。
    一入海就失去意识的你没有挣扎,下沉着,下沉着,下沉着。
    你许过的愿成真了,你成为了海洋雪。
    你没能听见他心灵破碎时的惨叫。
    你没能目睹他的大翅鲸如何剥裂变形。
    你没能察觉那尾在海底逡巡不已的灯笼鱼的本相。
    在破损的精神景观中,过去与现在的时序早已错乱,你在与他共鸣的精神世界中,再一次相遇于少年期,重复着初恋的经歷而结局却截然不同──你没能读懂这些昭示错误与不祥的预兆──所以我来了。在暗无天日的幽暗的海中,你看着我,你本不应看得见我,但这里是精神世界,所以你琥珀色的眼眸与柔亮的金发在我眼中一览无遗。
    ……你睡得太久啦。
    我说,并轻轻咬了咬你的头发。发隙的搔痒感让你微微抽动指尖,有谁迅速地握住你的手,那温暖厚实的触感让你泫然欲泣。
    该醒啦,你这小懒虫,与他共度的未来不是再好不过了吗?别一个人搞自闭呀。
    漆黑的海中没有光,水路漫漫,识不清前行方向,不过没什么好怕的,我就在这里,我会陪着你,我会驮起你,带你向上浮游。循着光的隧道,海色最终会渐渐变亮,你很快能再次置身于那片暖呼呼的浅洋,那里有鲜艷的鱼群、繽纷的珊瑚、大片漂舞如雪的蒲公英。你相信灯笼鱼也能唱出鲸歌吗?让我带你去听。
    「阿司明明是水怪,尼斯湖水怪是淡水种吧?怎么能在海底游嘛……」
    甦醒过来的你声音非常沙哑,说话内容彷彿梦中囈语,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睁大双眼望着你的神情傻极了,你朝他微微一笑,被他如痴如狂的力道抓进怀里时只能虚虚地软倒。
    牵好他的手,以后别再迷路囉,如果真的那么不小心,就呼唤我吧,我一直都在。我不是水怪,是你的精神体现。
    是你的精神嚮导(mind-gui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