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这次,我是真的可以放心的把你交出

      王轩的效率很高,据可靠线报表示小秘书已经收到律师函跟起诉书了。
    出版社办了说明记者会,江于渊从几天前就跟王轩不知道在讨论什么,看起来憋了一肚子坏水。
    「下午的记者会我跟王轩去就好,你今天不是也要跟嫂子去陪若渝考试吗?」
    虞曦阳对于江于渊突然一夜把他妹拐走,而且他妹还在江于渊家住了一个晚上感到非常的不爽。
    当我跟虞曦阳说其实是我先说喜欢江于渊的,虞曦阳放话要跟江于渊断绝兄弟关係。
    江于渊最近很努力在修补他跟虞曦阳的友谊小船。
    从讨好木槿洛开始。
    听到江于渊叫她嫂子,木槿洛开心得跟什么一样。
    「有什么毛病?」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很可惜你不会懂。」木槿洛拍拍我的肩,向我略表她的安慰。
    「有一个医生男朋友的感觉你也不会懂。」
    木槿洛目瞪口呆的表情我很满意,我就知道虞曦阳没有跟木槿洛说。
    他生气都来不及了。
    去学校的路上,我感觉木槿洛用杀气腾腾的眼神从后座盯着我。
    「你干嘛了?槿洛一直盯着你。」
    若渝的考场正好跟剧组最近拍摄的地点顺路,所以今天也可以搭文嘉月的顺风车,结束之后再一起去吃好吃的犒赏辛苦三年的若渝。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隻手机突然从后面出现抵在我脖子上。
    「我猜跟我哥有关係。」
    文嘉月也跟着意味深长的点头,「我想也是。」
    「好好复习,好好开车!」一个两个跟着木槿洛瞎起鬨,真的是。
    车上恢復安静,但窃笑的暗流不停流窜。
    像有人拿羽毛不停的搔痒,让我想笑,为了不让笑意太过明显,我转头看外面不停后退的景色。
    有点得意,有点窃喜,有点幸福。
    被木槿洛抓来当学校的志工,也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我最喜欢观察同学们进考场前的表情。
    他们像战士,有的干劲十足、有的从容就义、有的看起来委靡不振。
    等大家都离开休息室,木槿洛拿着手机凑过来,「记者会直播,快点!」
    早上这个人还在跟我赌气咧。
    记者会准时开始,虽然画质有点糊,但我能一眼看见江于渊。
    好像我总能在人群中发现江于渊在哪里,我不会走丢,他也能看见我,我不会一个人。
    先是我们出版社的大老闆做了个开场,然后是王轩针对事件做出说明,接着是记者提问。
    「江于渊去干嘛的?当花瓶?」
    「表达我的声音。」
    「那你干嘛不自己去。」
    「我来帮忙当志工啊!」
    木槿洛语带可惜的把注意力转回直播,「我本来想看你舌战群儒。」
    舌战群儒这种事情,江于渊更擅长吧。
    喔不,他不是舌战,他是单方面辗压。
    比如现在直播来到尾声,江于渊终于肯拿起手边的麦克风。
    「首先,身为宿一老师的男朋友,我想说的是,我是来给她撑腰的,不是来主持公道的。」
    「因为这次事件带给宿一老师不小的创伤所以今天无法到现场,宿一老师请我向书粉们说,我很快就会恢復的,期待我的新作品吧!」
    「还创伤咧,你一点都没有受伤的样子。」木槿洛以不屑的眼神鄙视我。
    「受创伤的可能是李允棠吧,这个记者会一开,股价不知道要跌多少。」
    我可是把这几年的所有事情都交代给王轩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平常在公司是怎么做人的,我只是请之前的一个祕书室的姐姐帮我看能不能找几个人录影片当成堂供证,短短两天,收穫一堆人的影片支援。
    「刚刚那段话,等于江于渊无条件站在你这边,背后是整个济淮医院跟相关產业欸!」
    木槿洛对我做了个封喉的凶狠表情,「完胜李允棠。」
    「这次,我是真的可以放心的把你交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