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精

      崩坏的黄土地上一辆越野车正在疾行,轮胎碾过时扬起漫天飞沙。
    车上有三个人,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开着车,手还在微微打颤,这是刚刚和怪物激烈战斗下留下的后遗症。
    他旁边一个约莫17、8岁的棕红发的男孩正在一边处理手臂上的伤口一边骂骂咧咧。
    后座坐着一个表情惊恐不安的女孩,她刚刚差点被一只巨型蚯蚓吃进肚子里,还缓不过神来。
    前座的男孩还在骂骂咧咧:“晴哥,就为了救这个累赘真的值得吗?她看起来一点战斗能力也没有,老王他们为了救她还被怪物困在那个废弃钢铁厂里。”
    男孩骂得毫不避讳,还通过车内的后视镜瞪了她两眼。
    楚沫被骂得有些委屈,她秀美的五官皱成一团,又忍不住想哭了。她想念秦哥他们了……况且她又快到了每日的“进食时间”,谁能帮帮她呢?
    开车的青年叫许嘉晴,他看着女孩蜷成一团微微颤抖的可怜模样,制止道:“好了别说了,这次行动也是临时安排的,既然上级让我们去营救她,一定有他的道理。况且组织已经增派人手前去解救老王他们了,别太担心。”许嘉晴拍了拍祁燃的大腿,安抚着他。
    许嘉晴想起了上级出发前交代他的,将一个手环从车前座的收纳箱里拿出来递给后座的楚沫。
    “麻烦请你带上这个,我们好实时监测你的身体情况。”
    这个手环将会把楚沫当前的身体健康状况和情绪波动传回组织,便于掌握重点关注人员的情况。
    楚沫伸出小手从许嘉晴手中接过手环,柔嫩的双手应该是从来没有战斗过,肤如凝脂,划过许嘉晴的手时带来了丝丝颤栗。许嘉晴有点不自然的收回手,想忘记心中那种奇怪的触感。
    “你叫什么名字?”许嘉晴推了推眼镜,从后视镜里看向楚沫,他的眼神是不同于祁燃的温柔,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楚沫怯生生开口道:“我叫楚沫,楚是楚楚可怜的楚,沫是泡沫的沫。”
    “我叫许嘉晴,你可以叫我晴哥,这位是祁燃。”
    祁燃一声嗤笑,“晴哥你别跟别的女孩唠太多,小心黎姐知道了吃醋。”
    黎苒是许嘉晴的未婚妻也是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不同于楚沫,她是个干练飒爽的女人,也是祁燃最欣赏的那种女人,比眼前这个只会哭的蠢女人强多了。
    祁燃一边想着一边咧着坏笑说着些不着调的话。他知道晴哥是老好人,不过他们的任务是把这女人带到组织就行了,他不想听晴哥和这个差点害他们队伍全军覆没的女人扯些有的没的。
    瞥了一眼后视镜,这女人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他,别的男人或许吃这一套,对他可没用。
    “你这孩子……”许嘉晴暗暗叹气,祁燃是组织里出了名的暴脾气,有话直说爱憎分明,估计心里默默给楚沫记了一笔账,不打算给她好脸色呢。这家伙,真是一点不给女孩子面子。
    祁燃懒得听下去,他转头打开车载音响放起了音乐,电吉他伴随着炸裂的鼓点响起,摇滚乐声快震碎耳膜,祁燃伴随着鼓点开始勾起嘴角摇头晃脑,不复刚才的臭脸。
    许嘉晴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在这震耳欲聋的背景乐中只能无奈住嘴。
    他看向后视镜,突然发现楚沫重新将自己蜷成一团,她的手放在裙子上,满脸是汗表情痛苦。
    许嘉晴赶忙把音乐调到最低,问道:“楚沫,你怎么了?”
    那边祁燃脸更臭了,刚才一直好好的,等自己放音乐就变成这副模样,这女人不会是在演戏跟自己作对吧。
    楚沫一边颤抖,一边惶然想着:来了……差不多是这个时间了。
    她能感觉到自己下体开始分泌湿漉漉的淫液,将裙子和皮质车座都打湿,骚屄内壁不断绞紧,要是把她内裤褪下来就能发现幼嫩却风骚十足的穴肉一张一合,饥渴地想吞吐什么。
    肉棒,她想要大肉棒……楚沫的红唇被她咬得发白,夹紧双腿想缓解这种瘙痒,却发现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楚沫彻底撑不住了,她卧倒在车后座上,白腻的大腿露出来,猛烈地颤抖着。骚芯如洪水暴发似地止不住地流出淫液。
    许嘉晴将车停下来,对祁燃快速说道:“你快后座去看看怎么回事!”他们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楚沫送回基地,路上一分一秒都耽搁不得,他必须留在驾驶座继续驾车行驶。
    而末世到来,每个努力生存的人基本都学会了些紧急包扎的本领,许嘉晴看楚沫痛倒的模样,以为她多半是哪里受伤了他们没有注意到。
    祁燃瞪大双眼,这臭女人分明就是在戏耍他!这还用看吗?
    她能有什么事,为了保护她各个异能者一起围成牢固的阵型,拼尽全力也要保全她,就是因为她一级保护目标的身份。奋战的过程中可以说是一点灰也没让她粘上。
    祁燃忿忿不平,但还是被许嘉晴催促着下了车,从后座上车查看这麻烦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人意料的,这女人的体温惊人的高,离近了才发现她全身都是汗,像是刚从汗蒸房里出来一样,皮肤透着不正常的红润。
    等祁燃坐上了后座才发现旁边的座位上有一摊水渍,他皱了皱眉,还没搞明白这哪来的这么多水,就发现这女人突然靠了过来。
    一股热气传了过来,眨眼间在车的另一边蜷着的女人就到了身前,就像一只闻到了猎物的猎豹一样迅捷。他甚至没看清她的动作,就发现自己的裤带被一双灵巧的柔夷解开了。
    楚沫早已经忍到了极限,之前没和秦哥走散的时候每天都有秦哥苏哥程哥哥们给她轮流灌精,昨天秦哥他们带领的队伍突然遇到了意料之外的兽潮。
    一行人虽然在正面死死保护着她,却被不知道能力的精神系怪物,一只两层楼房高的蝙蝠王偷袭了,她还记得被蝙蝠王掳走前哥哥们绝望地怒喝。
    等她醒来就孤身一人不知道被掳到哪里去了,随身携带的通讯器也不翼而飞,她虽然体内有哥哥们每天射精留下的异能,但是末世以来她一直被保护地好好的,从来没有战斗过,自然也不知道怎么运用能力。
    还好她还没绝望多久,就有一队自称是正规军的组织找到了她。末世来临后异能者们报团取暖,建立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组织,楚沫隐隐约约听几个哥哥提到过这个组织,这个组织与他们建立的协会是竞争和互助并存的关系。毕竟身处末世,人类之间没有永远的竞争,面对天灾和怪物的袭击大家基本都有共存亡的意识。
    所以楚沫安心和他们走了,也成功被援救了,但是她还没高兴多久就要考虑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哥哥们不在身边了,谁来给她灌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