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三)

      韩念存是被饿醒的,他们一路上都没有正经吃饭,就走走停停休息的时候买点路边摊贩的零食。
    林云烁不知道怎么精神就这么好,他靠着床头坐着,韩念存一醒他就发现了,然后看了一眼手机,说道:“恭喜,六点了,我们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
    “啊?!”韩念存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起来,“你怎么不叫我?”
    林云烁好看的眸子似乎闪了闪:“我叫了呀,你没有醒。”
    韩念存抓了抓头发,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哲学思想,转头看向林云烁:“我饿了,你呢?”
    “你说呢?”林云烁幽幽道,“你再不醒我要饿死了。”
    韩念存赶紧穿上鞋袜,幸好虽然因为游人不会一般不会逗留到这么晚,但是宾馆里还是有基本的泡面之类的速食,而且这时她早上带的三明治也起到了用场。
    宾馆的老板告诉他们热水在门外,韩念存披着林云烁的校服,两人拿着泡面走了出去,刚一出去,就被所见之景震撼。
    韩念存其实很难想象人类不向往夕阳,不向往晚霞,不向往触及不到但是震撼人类的那些与人无关的美好的东西。
    她说她在云中,于是她在云中看了日落,那是模糊的,被云层覆盖着的,夕阳的光氤氲着雾气,一层一层把天空染成金粉色,仿佛整个人都笼罩在迷幻的画风之中,一戳即破的梦幻。
    “你们快点泡面啊,等会儿到八点就停热水了,要是洗澡的话得抓紧。”
    果然是一戳即破。
    两人没有交流刚刚的所想,却同时笑了起来。
    “我给你泡吧,别烫了手。”林云烁拧了一下水龙头,发现出水很是粗犷,韩念存也没有跟他客气,就把泡面递给了他。
    这个时间没有了游客,只剩下他们两个,坐在露台上,泡面的味道幽幽地围绕着二人混着潮湿的空气充斥着鼻腔。
    “平时没觉得泡面这么好吃啊。”韩念存一边吃一边说着,险些被烫了嘴。
    一瓶水递到她面前,她欣喜接过:“你什么时候买的?”
    “我带的啊,还剩一瓶,我刚才看到这边卖的水是农天山泉,没敢买。”
    韩念存差点笑喷出来。
    说笑着把泡面吃完,夕阳也彻底落下,夜幕降临,寒气有些重了,想不到山顶的夜晚这么冷,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
    “快去洗澡吧,不然一会儿没有热水了。”林云烁拍拍她的头。
    除了快没有热水了,而且确实有些冷了,韩念存一溜烟地就跑进了屋里,她洗得飞快,虽然这边断热水断得早,不过温度倒是挺高,她洗完后就钻进了被子,喊着林云烁叫他也去洗澡。
    “你也太快了吧?”林云烁惊讶地进来,看到已经好整以暇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的韩念存。
    “我怕没热水啊!”
    伴随着韩念存碎碎念似的还不是担心你洗到一半水变凉,林云烁走进浴室,水流打湿了他的长发,服帖柔顺地贴着脸颊,赶走了山顶的冷潮。
    他系着浴巾出来,两人都没想到会在山顶过夜,自然也不可能带睡衣,但是实在有点嫌弃这小宾馆的卫生,韩念存和衣躺着。
    林云烁按了两下空调,至少想开一下除湿。
    “我刚刚已经试过了,坏的。”韩念存探头说道。
    成都地势低洼,一贯潮湿,林云烁早就习惯,不过山顶的夜晚湿冷的等级还是有些超乎他的想象,更别提对于韩念存这个北方人来说,所以她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不过被子的用处好像也不那么大,她嘀嘀咕咕抱怨着:“感觉这被子好像能拧出来水。”
    林云烁吹了吹头发,也穿上了衣服,还好两人穿的都是柔软易活动的衣服,就算睡觉也不算难受。
    “冷吗?”林云也坐在床边,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摸她的手。
    “冷倒是不算冷,就是没这么潮过。”
    确实,手还是温温。
    林云烁也钻进被子里,把她搂进怀里,两人贴近,感觉潮气散了一些。
    韩念存往他怀里靠了靠:“我小时候学了一个成语,叫做‘蜀犬吠日’,比喻人少见多怪,我知道是贬义词,来了成都才知道,原来这里真的不出太阳。”
    “后悔啦?”林云烁知道她因为报考了成都的大学和家里人冷战了一个暑假的事情。
    “倒也不是后悔,有得有失。”
    “刚来的一个月觉得到处都新奇,什么都好吃,又过一个月就开始烦闷,怎么天天阴天,看着豌杂面都吃不下去,然后又自己想开了,来都来了,我在北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气候,突然觉得有趣了。”
    “不后悔就行。”他又把韩念存搂得紧了一些。
    然后韩念存感觉到有硬硬的东西顶到她的小腹,她不安分地把手伸进了林云烁的裤子里,抓住了这个蠢蠢欲动的家伙。
    “别乱摸。”林云烁腾出一只手按住了她,
    “不做吗?”韩念存抬头看他,他也刚好低头,屋中昏暗,看不清少年的脸庞。
    “有点冷,睡觉。”
    他把作乱的小手捏了出来。
    “但是我不困啊。”这个睡了一下午的人说道。
    “我困。”
    林云烁抬手按在了她的脸上,强行帮她闭上了眼。
    韩念存: